首页 > 浪漫青春 > 首长老公很难缠 > 第275章:快要疯了

第275章:快要疯了(1/1)

目录
好书推荐: 杠上冰山总裁:情逢敌手 律师前妻很抢手 被渣男抛弃后小美人沦落街头 校花的神级保镖 唐斌林嫣然 猎户家的小娇娇 苏鹏林冰妍 莫惊云夏雨 离婚?想得美! 医道圣手周小波

首长老公很难缠第275章:快要疯了

不知道里面是怎样的情形!

哎呀!他快要疯了!

张雪凝见他如此焦躁,赶紧上前来安慰他:“子恩,你别紧张!会没事的!”

程子恩一手的冷汗,脸色发白好像是他在生孩子似地!

当然,如果可以,他也愿意替简俏承受这样的痛苦。

突然,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医生问:“产妇的丈夫来了没?”

程子恩一个箭步冲上前:“我是!我是!请问我太太怎么样了?”

“你。”医生看着他,“换衣服,然后跟我进来!你太太要求见你!”

程子恩紧张的不得了,换好衣服便疾步跨入产房。

简俏奋力的嘶吼声传来,这次并不顺利。因为孩子比较大,所以出来比较困难。

简俏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濡湿,伴随着一声大叫,整个人又虚软无力的靠在了床上,可是,孩子却还没有生下来。

程子恩心疼不已的摸着她的脸,不停的叫着她的名字,内心自责不已。

他发誓,这辈子都不愿意她再遭受这样的痛苦!

简俏摇着头,眼睛里都是泪水,做母亲的都是这样,好了伤疤忘了疼,她的指甲深深的掐进了程子恩的手背。

程子恩安慰她:“简俏,你要加油,坚持住,好不好,坚持住!”

医生也在一边喊:“对,就这样,再用力,好,再用点力气!”

又是一阵强烈的宫缩,简俏感觉整个人都要死去一般:“啊”

她紧握着程子恩的手,指节都历历泛白,伴随着这声撕心裂肺的嘶吼,医生的神情大为一震:“快,用力,孩子已经出来了,快,孩子的头已经出来了”

程子恩激动的喜极而泣,这是他第一次见证孩子的出生,这一次他再次为人父的喜悦,可是,却要紧的是,简俏没事!

他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吻,柔声鼓励道:“做得好,简俏,你成功了!”

随着孩子脱离母体,医生做一切善后工作,简俏累得一点力气都没有,她甚至连看孩子一眼的力气都没有,只是,她看到了程子恩眼中满满的不舍与心疼。

嘴角轻微的扯动了一下,头便往旁边一歪,失去了知觉。

在黑暗中醒来。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她微微蠕动了一下身体,便有人的声音传来:“简俏,你感觉怎么样?”床头的灯光被微微调亮了一些,她得以将整个房间打量

清楚。但是首先映入眼帘的,依然是那一张饱含担忧的脸。

恢复了一点力气的她终于扯出一个笑容,摇头:“我没事,孩子呢?”

“孩子很好,不过在婴儿室。过几天还能出来。”

“哦。”简俏点了点头,又问,“是男孩还是女孩?”

“是个男孩。”程子恩用力的握了握简俏的手。

这次,她无声的笑了,而且笑容很大。

一女一子,好事成双。

“辛苦你了。”程子恩再次温柔的亲了她一下,简俏摇摇头。

婚后的生活平静而幸福。他们在彼此的眼中找到了一辈子相守的归依,一切尽在不言中。

“你想吃点什么,我出去给你买。”

简俏摇头:“不用,我好累,我还想再睡会儿。”

“好,那你闭上眼睛休息吧,我再这里陪着你。”他的手,至始至终没有放开她的。无论是以前的特种兵,还是今天的公安局长。他欠简俏的,太多太多。

可是她从来没有抱怨过。

真正结婚两年了,她却无怨无悔的肩负着抚养孩子的重责,从未怨言。

看着她满脸的倦容。他既感动又心疼。

眺望着外头翻滚的海浪,整座沙滩呈现在迷离的灯光下,美得如梦似幻。

外头正在进行一场狂欢。从海景房内往外看,眼尖的看到一个人影从攒动的人头中一闪而过。

她的心微微一跳,快速的扯下自己身上的披肩,完美无缺的身材顿时展露无余。

在穿梭的人群中,寻找着他的身影。

可惜,她失望了。刚刚还在的地方,早已被其他人挤掉。

不过有人上来邀请她跳舞,是热情的当地居民。她讶然的看着自己被拉到人群中央。很快就忘了刚才的不快,融入这场载歌载舞的氛围之中,跳的热情而投入,跳的忘乎所以。

她白皙的几乎如羊脂般细腻而富有光泽,扭动着如水蛇一般的腰身,她脸上闪着灵动的光芒。

他其中并未走远,混迹在人群中,将她的身影瞧得一清二楚。当然也知道,她刚才在寻找他。

长达六年的分别,竟以这样的方式在相遇,不是不意外的。他开始用一个成熟男人的眼光来审视她。

如果那时候她比他成熟,他在她面前显得相对稚嫩,那么这六年的时间,足以让他将这一切追齐,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穿着一条及膝的游泳裤,他将手插在裤袋里,嘴角

淡哂,目光仿佛有穿透力一般凝聚在她的身上。

热舞的米谷也发现了这样赤裸裸直勾勾的注视,透过层层的人群,一眼就望进了他。他嘴角淡然的笑意,让她的心跳漏了两拍。

她见他转身欲走,微微挣开旁边的人群,扭动着自己的腰身,向他靠近。然后围着他跳舞。俊男美女,好一幅养眼的画面。

程岳波但看着米谷,她也丝毫不以为杵,跳的热情如火。然后,拉起了他的手,将他带入了这一场盛宴之中。

程岳波并不是放不开的人。加上周围舞动的人群,很快融入了其中。米谷笑靥如花。偶尔贴着程岳波的身体。他们相视而过,并没有负累,只是纯粹的享受这样放肆的夜晚,热情的舞蹈。

一曲完毕。米谷****,汗湿的头发粘在她白皙的脸上,她不拘小节的擦了擦,走到一边端了两杯酒过来,将其中一杯递给了他,然后看着他笑,笑得眉眼弯弯,笑得妩媚而澄澈。

程岳波轻轻抿了一口酒,与米谷相对站着。

她也喝了一口酒,才开口:“难道你看到我一点也不意外?”她如同尊贵的波斯猫眯起了眼睛,“还是,你也一直在寻找我?”

程岳波但笑不语,坦然的接受米谷的目光,透过玻璃杯中酒红色的液体,看世界仿佛都迷离了起来:“我不找你,你不是一样出现在我面前了?”

她突然哈哈大笑,笑声传出好远:“是啊,你不来找我,只好我自己过来找你了。”

他依旧保持着那种淡然的笑容,深沉的米谷都不认识了。

“你没话要说吗?”米谷问他。

程岳波放下透明的玻璃杯,望着远处翻飞的海浪:“这几年,你过的好吗?”

一瞬间,气氛变得融洽起来。她倚在他旁边的栏杆上,最后索性跳了上去,只是她矮,跳不上,程岳波便顺手托了她一把,然后她要邀请他来坐上来。

迎着海风,听着滔天的海浪,她开始讲述自己这几年的奋斗。

曾御冥的死,是一个天大的遗憾。他留下了那么多的摊子,米谷也想过离开,可是,他早就留下了遗嘱。曾御冥是相信米谷的,所以,米谷选择了留下。

虽然他涉及军火,可幸运的是那几年新开的公司并未与军火有任何的勾结,所以米谷接手的很顺利。

然而,他的死,总是一个巨大的冲击。她花了好大的

力气才将一切慢慢理顺。她一边说,还一边手舞足蹈的笑,她应该是有几分醉意了,所以才笑得流出了眼泪:“你知道吗?那些董事会的人根本不满我的领导,还处处跟我作对,好啊,他们跟我作对,我就狠狠的打压回去,哈哈,我真的是狠狠的打压回去的哦,你知道我怎么打压他们的吗?”

米谷的眼神似乎一瞬间迷离起来,程岳波望着她梨花带泪的脸,完全可以想象当时的情况有多惨烈,再怎么能干,她也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要有多坚强,才能顶得住那样的压力顽强的生存下来。

看着她,心尖上,微微有些泛疼。

“小心”一个不注意,她的手就脱离了栏杆,整个身体差点滑下去,幸亏程岳波及时拉了她一把。

她抬起头,整个人已经靠在了程岳波的肩上。陌生而强烈的男人气息传来。她的心瞬间迷醉了,舍不得离开。

他松手了,她也没有离开,就让她贪恋这一刻的温柔吧。表面有多风光,内心就有多脆弱。她真的累了,好累,好累。

她居然就这样睡着了?

程岳波望着她完美的侧脸在月光下呈现一种娇美而恬静的姿态都有些不敢置信。

可是,她真的睡着了。一点不设防的将自己完全交给了他。如果不是他托着她,早已经滑下去了。

她的心,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涛声依旧。他想起了那个干净纯洁的午后,年轻的他们还不愿过早的开始谈感情。于是,她在他的耳边说,程岳波,等我们三十岁,你未娶,我未嫁,到时候你就娶我吧。

这是当年她留在他耳边的那句誓言。

他当时是什么样的感受,玩笑震惊,亦或是毫无所觉?时间久的他都忘了。可是他一直没忘的,是她故作潇洒的转过身去,却独自擦干了眼泪。

不管前方的路有多崎岖,有多坎坷,她都必须义无反顾的去闯,去走,去征服,去完成她的使命。

三十岁。

如今的他们,已经二十九。他的心,肯为谁停留?

眼前浮现小洛那张纯净的脸庞,这些年,来来去去,在他身边长久的,只有小洛一个女孩子。

秘书说他,有严重的恋妹情节。他淡然的一笑而过,是因为他明白,在他的心底,小洛是想一辈子珍视的女孩子。

他待她如珠如宝,全然的疼爱着她,不带一丝的杂质。

么还有谁能让他停留呢?真的有这么一个女人吗?他自己都迷茫着。

第二天,她从宽大而舒服的床上醒来,盯着头顶的天花板,愣了愣,便发出一声银铃般的笑声。

从床上坐起,没有宿醉的头疼,只好安然熟睡之后的满足感。她惬意的挑了一身米白色的白纱裙,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飘逸而高挑。

她不施粉黛,依然美得干净澄澈。

来到约定好的地点。已经有人等在那里。她上前打招呼:“程总,早啊。”完全公式化的语气,仿佛全天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早。”他淡淡的点点头,品尝着手边的黑咖啡。

她在他面前坐下来,已经有侍者送上卡布奇诺。

她扬扬眉,他承认:“是我给你点的,你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她的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的表情,品啜了一口,与她惯常喝的咖啡味道不一样,可是,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他们默不作声的各自喝着咖啡,直到一杯见底,她才拿出准备好的文件递给他,这一次,他没有拒绝,接过来看了。在等待的过程中,米谷细致的打量眼前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棱角分明的脸,竟与程子恩那么相似。遗传,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不多时,他便将文件大致浏览了一番,米谷早就做好了准备。

虽然是为合作商,但却服务于不同的利益集团。

于是,一番****。

最后,米谷莞尔,噙着好看的红唇笑:“你认为我凭什么答应你这样苛刻的要求?”

“在商言商,你说呢?”程岳波的表情波澜不惊,他可真够狠的,毫无转圜的余地将价格压到了最低。

可是,米谷喜欢这样的挑战。

“好啊,说说看我答应你可以得到的好处。”

程岳波凑近她,薄唇中扯出一抹淡定的笑意:“你会答应的,不是吗?”

米谷笑得优雅而大方:“当然,不过我还有个条件。”

程岳波做了个请的动作,表示洗耳恭听。

“事成之后,陪我吃顿饭。”

“今天?”

“对,今天晚上。”

程岳波敛眉:“今天晚上不行。”

“为什么?”

“我有约了。”

“嗯?”米谷挑高了漂亮的柳叶眉,“女人?”

程岳波呵笑了一声:“算是吧。”

“哦”米谷拉长了声音,“那好吧,改天再约。”她大方的站起来,甩了甩手,“有消息电话联系。

(本章完)

书页 目录 没有了
新书推荐: 挚烈心声 白楼梦醒 墨爷的闪婚小甜妻 致命偏宠:偏执黎爷的心头宝 逐逃 续爱的惩罚:归来 重生后,我在冰山大佬怀里虐渣 带着空间穿成真千金 茁壮成长 拒婚后我嫁给了隔壁大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