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错爱新欢:误入妻途 > 第170章:大结局

第170章:大结局(1/1)

目录
好书推荐: 暗宠[娱乐圈] 飞禽走兽系统陈嘉 连城许小冉 炮灰女配靠治病火遍全球 我家郡主惹不起 我妈是大佬 老王不在,开荒去了 天价代孕:总裁的小小新娘 无敌天医 龙啸都市

错爱新欢:误入妻途第170章:大结局

“哦,是吗?”教授温和的笑笑,“其实你们都应该乐观点,毕竟有人昏迷了十多年还会醒来的,再等等吧。”

白晓是听说过托马斯教授的,白千羽最后的遗体就是透过托马斯教授经手的,所以白晓显得有些激动。

教授一听这么女子这么说,当即有些发怔,他带着他们回了办公室,对他们说:“不好意思,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找下资料。”

本来都已经被封存的档案是无法启封的,可是教授还是顶住了压力将白千羽的病例档案拿了回来。

白晓看了,完全无法置信:“不,这不可能,为什么千羽也会生病,而且……”生的还是跟知予一样的病……

教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淡然的开口:“只有一个解释,她们有血缘。”

她们有血缘?千羽和知予有血缘?那千羽和自己呢?白晓迷失了。久久无法回神。

蓝浩天带着她离开医院,可是白晓却无法开口。她有很多认知被模糊了,被推翻了。她忍不住给杨美芳打电话。

杨美芳接到白晓的电话,同样怔愣了许久。

“姑姑,你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白晓的声音尖锐了起来。

杨美芳深吸了一口气,那些害怕的,抵触的,一直想遗忘的,似乎又开始鲜活起来。

“对不起,晓晓,是姑姑对不起你们……”杨美芳按着有些发疼的眼角,“知予,现在怎么样了?”

白晓摔了电话,有些难以接受。

如果不是蓝浩天始终陪着她,她根本不知道还能走到哪里去。

千羽和知予才是姐妹。是一个妈妈生的,而自己跟千羽只不过是表姐妹,是爸爸可怜她才带回来的……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她四处奔波,可是换来的就是她们亲姐妹爱上同一个男人,然后都拿命去换?

前程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泛起无限的涟漪。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杨美芳的心头也空了,长期以来的心理压力突然在一瞬间得到释放,身体一下子就垮了。

当年的她,也是无奈。夏明翰其实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只不过那时候杨美芳和夏卓然已经生米煮成熟饭,夏明翰虽然生气,可是也不想毁了自己儿子的名声,唯有忍气吞声。

只不过没想到这一切会延续这么久。

苏沐文守着夏知予,又是一年。

时光仿佛不曾在他们之间游走。

章文慧和苏伯恩带着涵

涵来过几次,孩子很懂事,懂事的令人心疼。苏沐文几多愧疚,可是仍是没有办法,一次次的擦洗着夏知予的身子,一次次的替她翻身,始终毫无怨言。

只是有些时候,他还是会说:“傻女人啊,你到底打算睡到什么时候呢,万一我要是坚持不住了呢,怎么办……”

他是真的有些累了,揉了揉眉心,又觉得犯傻了。

将手边的东西收拾好,教授已经跟她说过几次,如果继续这样下去,那么回国也是一样的。

苏沐文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这一天对他来说是如此的难捱,毕竟,他不舍得。

可是他仍是不放心的对夏知予问:“知予,你想回家吗?如果你想,我们就回去,如果你不想,我就在这里陪着你。”他握着她的手,她的手是那么的透明,好像全部的毛细血管都看的一清二楚。

依旧是毫无结果。苏沐文叹了一口气,放下她的手站了起来,恰在此时,她的手指轻微的动了一下。

苏沐文的脖子咔吧一声,有些僵硬的愣着。

半年后。

生活是一首无法改变的单曲,更是一趟无法回头的列车,可是途中风雨再强烈,终会守得云开见月明。

这一天,万里无云。

透过高高的云层,俯瞰窗外洁白的的云朵,她的脸上始终挂着清淡的笑意,可是脸上的激动却是难以言喻的。

坐在她旁边的男子,按了按她的手,饶有耐心的将她的衣服整理好,还帮她整了整脖子上的围巾。

“谢谢。”女子眉目温婉的笑着。

身边俊逸的男人对她笑了笑,又帮她盖了盖身上的毛毯。

下机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不过幸好有空姐帮忙,走特殊通道,轮椅并不难以前行。

从踏入机场的那一刻开始,她的心就没有消停过。激动伴随着无言的感动,一切纷杂的情绪都可以将她淹没。

“妈,妈妈……爸,爸爸……”刚刚踏出关口,就听到一道清越而干净的声音穿过层层人群而来。

一个胖墩墩的小男孩被人拖着骑在头上,也望的最远,看着里面走出来的人便嚷嚷开了。

久违的泪水就像是绝提的洪水,倾泻而出。

她的手指死死的掐住了身边的男人的,无法自持的想要站起来:“别激动,老婆,我们马上回家了。”他的眼中也有泪,只是被他深深的压抑住了。

“妈,妈妈……”孩子终于控制不住的冲下来朝里面的人身上扑过去。

身后跟着的老太太以及一大堆

壮观的人群彻底将机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知予,奶奶的知予,你们总算是回来了……”老太太双手合十,心里默念着阿弥陀佛。

苏沐文和夏知予离开的这两年,也是苏家最难挨的时光。

涵涵从一个一岁的孩子长成了现在三岁能跑能跳,可是他被教育的很好,没有认生,反而从夏知予和苏沐文一出现就紧紧围在他们身边,深怕他们再次跑掉似地。

又是新的一年了。

时光真快。这一个晚上,夏知予坐在轮椅上,膝盖上坐着她的儿子,因为神经未完全恢复,她还是需要依靠轮椅的。

可是她的苏醒,本身已经是一个医学奇迹。不论未来还有什么,苏沐文相信一切都会雨过天晴。

杨美芳终究还是没有等到夏知予的归来,夏知予心中也有无限遗憾。这种遗憾令她将所有的爱毫无保留的倾注到了涵涵的身上。只不过杨美芳在离开之前给夏知予写了一封信。

信到夏知予手上的时候,已经过了一年多时间,只是上面的字迹历历在目,并没有因为主人的离开而泛黄。

看着上面的内容,虽然早已知道,可是依然是震惊的,继而难受。

看着跟前的苏沐文,夏知予捏着手中的心,如果人生可以从来一次,她还会选择苏沐文吗?答案是肯定的。

她闭上了眼睛。

任凭感动与无奈在心头划过。

生活,不就是这样的相濡以沫吗?一辈子的不离不弃。

夏知予突然叫了一声:“老公,你过来一下。”

苏沐文正在整理衣服,听到她的叫唤走到她的跟前,夏知予却伸手抱住了他的腰:“明天,你陪我去个地方吧。”

她要让自己的姐姐看看,姐姐享受不到的幸福,她正在努力延续……她不想让那些遗憾错失了自己的幸福。

白晓也来了。

看着照片上依然恬淡安静的女子,白晓没有再失态的哭泣。

夏知予坐在轮椅上,静静的与白千羽对视着。

生命,就是爱的延续。虽然每一步都是那么艰难,可是她到底是颤悠悠的站了起来,对着白千羽深深的鞠了一个躬:“姐姐,谢谢你把他送到我的身边,谢谢……”

那一天,是值得被铭记的一天。我亲眼看到她的手指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的张开眼睛,我几乎喜极而泣,觉得眼前的世界都亮了。

在她昏迷的这几年时间里,我耗尽了所有的心力。如果她再不醒过来,我还会继续坚持,可不知道这份坚持能延续多久

奶奶老了,爸妈也日渐衰老,涵涵还小,我身上的担子很沉很沉,我从未与人说过我的那些过往,也从未奢望有人能分担我的痛苦,我唯一能倾诉的对象就是躺在床上昏迷的女人。我们日日夜夜守了差不多一千个夜晚,我始终坚信她能醒过来,哪怕还要继续等一个三年。

感谢上苍是眷顾我们的。感谢我们依然能够重聚。

那一天,我跑到医院的角落里,偷偷的哭了。那一刻,我哭得像一个孩子,我感谢无数的神明终于听到了我的祈祷,我感谢老天,终于将她还给我,我感谢每一个陪我们走过这段艰难岁月的人,我们终于可以回家。

教授找到了我,沉沉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知道这是鼓励,更是安慰,还是祝福。

“教授,谢谢,谢谢你!”如果不是教授这几年不离不弃的坚持,我想我也未必能走到今天。

教授的脸上也有飞扬的神采:“不,沐文,不应该感谢我,应该感谢你太太,是她的坚强才有了今天,我也应该感谢她,令我的医学能力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我回了病房,她睡着了。这次是睡着,而不是昏迷。伸手可触的肌肤给了我无限的念想,我禁不住再一次热泪盈眶,可是她那么瘦弱,我几乎不敢碰她。

我情不自禁的给每个人打电话,像个疯子一样昭告我的喜悦,可是大家都是宽容的,他们宽容了我这种无法自持的冲动行为。

奶奶在接到我电话之后就定了来这里的机票。阻止也阻止不了,索性就随她去了。

我再次回去的时候,她已经醒了,平静的躺在床上,笑容依旧虚弱而透明,但是却是有温度的,我像个孩子一样靠在她的床沿,她伸出手,放在我的头上。

然后,我睡着了。这一次,我是真的睡了,三年了,我从未睡的那么沉过。因为害怕她会出什么事情,所以我一向浅眠。可是这一次,我是真的可以睡了。

因为昏迷太长时间,而且脑部做过大的手术,所以她的身体状态大不如前,视线下降不少,而且连走路都有些困难。可是这些跟以前比起来算得了什么呢?

现在的每一天,我都充满了希望。

洛杉矶的环境很小,医疗水平也比国内强很多,所以我们仍是留在了洛杉矶康复。

她像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什么都要从头学起。而我就像是一个父亲,带领女儿重新学习。

我们的日子过得很平静,也很安宁。

她无数

次的跌倒,又无数次的站起来,这是对命运顽强的抗争。

我看的很心疼,可是也从来不心软。

她累得气喘吁吁,跪坐在地上疼的直掉眼泪,可是却倔强的咬着唇不肯轻易出声。我知道她也曾想放弃,可是走到今天,要放弃谈何容易。

我只好蹲下身,握着她的手,目光与她平视说:“知予,生命的每一个孕育都来之不易。千羽的离开已经成为我一生的遗憾,我不想继续同样的无奈,每一次新生必然伴随着痛苦的涅槃,所以坚强点,好不好。”

“千羽……她到底是为什么死的呢。”夏知予就坐在地上,呆呆的问着。

我从未如此坦诚的与人讨论过千羽的死,可是这一次,我说了:“她是因为跟你生了同样的病,受不了,所以自杀的。”

“那你们呢?你们又是怎么回事。”

“我们曾经是恋人,可是家里人反对我们在一起,千羽也同样心灰意冷,加上她的病,所以选择了自杀。”

我一直没告诉别人,其实她的病才是促使她走上这条路的罪魁祸首。白晓也同样不知情。所以一直将我当成眼中钉。

死者已逝,我也不想让千羽走的不安宁。只是没想到同样的事情会再一次发生。不过幸好,这一次,我赌赢了。我的妻子没有离开我。

“可她是我姐姐。”夏知予喃喃的叹了一口气,我的心里既感叹命运的神奇,也觉得生命无常,更应珍惜眼前人。

她的母亲曾经来过几次,不过因为知予始终没有好转,所以渐渐就不来了。对于过去的事情,我始终秉承,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日子还要继续,我们还应该往前看。

涵涵成了她的精神支柱。每一次视频聊天都会让她更加的努力。

所有的付出终会有回报。

半年后,教授终于批准我们可以离开。那一天,她笑的特别灿烂,还特地穿上了我买的新衣服,像个孩子似地归心似箭。

我离开洛杉矶的时候,有些失落,又有些兴奋。

这三年痛苦而漫长的等待,如今终于走到尽头。我心中充满感恩。

中国的故土,是我们日思夜想的梦想。

当重新踏上的那一刻,我们知道,我们真的回家了。

看着机场里一张张熟悉而热烈的脸孔,我无法用言语感谢他们这几年对我们的支持。

生活本该如此和谐而淡然。我低头看她,她正对我微笑。

阳光在她身后洒落一地的透明,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暖了。

本书完。

(本章完)

书页 目录 没有了
新书推荐: 挚烈心声 白楼梦醒 墨爷的闪婚小甜妻 致命偏宠:偏执黎爷的心头宝 逐逃 续爱的惩罚:归来 重生后,我在冰山大佬怀里虐渣 带着空间穿成真千金 茁壮成长 拒婚后我嫁给了隔壁大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