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言情 > 捣蛋小王妃 > 第一百五十二章结局

第一百五十二章结局(1/1)

目录
好书推荐: 都是月亮惹的祸 四月芳菲不如你 美女的贴身兵王 听说你是个刺客[全息] (综漫同人)[综]宗像,拔刀! 渣了就跑,我专业[快穿] 契约皇妃 冷面总裁别太坏 白尘不落 重生之妖娆帝后

捣蛋小王妃第一百五十二章结局

“依沫,依沫……”琼胤天猛的一拉,却还是没有挡住那飞来的刀子,看到唐依沫身上的血迹,一时间好像时间停顿了般。

“没事……”伤口有些疼,刚刚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现在唐依沫脑子都是晕乎乎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受伤了。

事情弄清楚后,两人没有久留,辞别了林家夫妇,先回了帝都。唐依沫说顺便就在帝都城里看看,却不知从哪里钻出一个手拿刀子的人,往唐依沫身上捅去,还好琼胤天眼明手快把唐依沫往旁边一拉,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女子动作太快,保护在身边的暗卫们来不及出手,不过在琼胤天一把拉开唐依沫的时候,暗卫们早就那人按住了。

琼胤天匆匆检查了下,的确只是小伤。因为这个事情,周围已经聚集起一批人来,琼胤天却是不管,上前踢了被暗卫们制住的女子一脚,“说,谁派你来的。”琼胤天以为这人实际上是来刺杀自己的。

那女子被踢得在地上滚了两圈,似乎早就不报生的希望,也不知有没有听到琼胤天的话,只是一个劲的骂,“唐依沫,你不得好死,我要杀你了……”

这声音有些熟悉,一听就知道是冲着唐依沫来的,这比知道是冲着自己来还让琼胤天火大,“快说,你到底是谁派来的。”琼胤天又踢了那人一脚。女子头发披散,衣服凌乱,看不出真面目。只是听那声音,十分疯狂,好像和嘴里的那人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唐依沫从琼胤天怀里转过身,忽然叫了一句,“依琪?”

琼胤天虽然没有怎么见过唐府里其他的女儿,却是知道名字的,“唐依琪?”他有些不可置信。

一个暗卫制住女子,掀开她面前的头发,露出一张鼻青脸肿的脸。

这个夏日因为唐依琪的事情,唐依沫迟迟没有去潇鸣山,她现在正坐在鸣凰宫院子旁边的树荫下乘凉。

琼胤天进来看到她悠闲的样子笑了笑,走进才发现人根本就没有睡着,“没有休息会儿?”

“已经坐了一会儿了。”把身子移了进去,留了个琼胤天可以坐下的地方,又轻声问道,“你把唐依琪怎么了?说了让你把她交给我处理就行

了。”

“不行,她这是行刺大琼皇后,岂能轻易放过她。”琼胤天在这件事上一点儿都不让步。

“那你要把她怎么办?”唐依沫斜睨了琼胤天一眼。

琼胤天很想说诛九族,最后还是算了,笑笑不说话。

唐依沫也不想问了,唐依沫不知道唐依琪为什么要那么做,她也知道琼胤天不会告诉她,因为不想她太多心。算了,她又不是圣母,难道还要放了想要自己命的人不成。现在提到唐府她都有着恍然隔世的感觉。似乎那已经是一件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就算你不想让我知道,我就一定不会知道么?听天由命也冲着琼胤天笑了笑,琼胤天拥着她躺在榻上。

“很热,让红绸再给你弄个榻出来。”唐依沫嫌弃道。

琼胤天装傻,“不热啊。”琼胤天直接忽略了额头的点点汗渍。

御花园的凉亭在夏日也比较凉爽,四面都有河水围着,凉意十足。唐依饶也有很久没有进宫来了,特别是最近两年生了孩子后。昨日听丈夫说皇后想她进宫一趟,才依稀觉得是好久没有见那人了。

“宫里的点心就是不一样,上次姐姐让我带了些回去,西西一个劲的说着好吃。”西西是唐依饶的孩子,如今已经两岁了。

“喜欢就多进宫陪陪本宫,少不了赏你些。”唐依沫说笑道。稍微说了些闲话,唐依沫忽然问,“依琪近来怎么样了?”

唐依沫可不是个会关心唐府的人,虽然不知道唐依沫为什么会问唐依琪,唐依饶还是诚实道,“依琪前两年也嫁了个人,好像对方不怎么样,她现在也很少和我走动,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她过的有些不大好。最近见她那次还算几天前,见她鼻青脸肿的,看来是被她丈夫打了。”唐依饶眼神暗了暗,想到那天唐依琪的眼神,她有些担心,“娘娘,是不是依琪她出了什么事情啊?”

唐依沫心里已经有了底,原来是自己过的不好,所以恨在她身上了么,抿了口茶,神色如旧,说出的话却是让唐依饶都吓得不轻,“前几天本宫在帝都被她刺了一刀。”

唐依沫不会关心唐依琪的事情,原来是这么回事,唐依饶愣了一下,然后跪在唐依沫面前,不知道该说什么,求情么?

她对那个妹妹现在也没有几分情分了,怪不得那天她向自己打听唐依沫的行踪,原来是这么回事,“娘娘,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说你出宫了,但是,真是不知道……”深怕唐依沫误会一般,唐依饶急切解释,却被唐依沫扶起来。

“五妹这是做什么,本宫自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只是你问了,所以本宫才说的。”

唐依饶慢慢坐了起来,心里不安的很,唐家如今已经落魄了,父亲一直生着病,家里除了大哥还在关边,就没有人再在朝廷为官了,现在又搞出这件事情,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依琪的事情?”虽说不想管唐家,还是忍不住问了。

“陛下这次态度很坚决,不让本宫插手,不然本宫也不会什么都不知道了。”

唐依饶心里一惊,已经有了凉意,想要再说什么,阖动嘴唇,还是忍住了。

那天的事情在闹市发生,看到的人很多,而且还把京都府尹都惊动了,琼胤天根本就没想私了。唐家的人既然这么不安心,他不介意全部给除去,算是为唐依沫报以前的仇。他可不是个大气的人,就算唐依沫不在意,他却是在意。

于是,十天后,唐依饶刺杀帝王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帝都,把卧病在床的唐宗樊给吓的直接晕倒了。他这是造了什么孽,居然摊上那么一个孩子。

索性帝王没有大怒,只是杀了唐依琪一人而已,直到唐依饶死,唐依沫都没有听到从唐依琪嘴里吐出的恶毒的话。

在唐依琪死的那天,唐依沫一点儿反常都没有,她都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了,不然怎么会没有半点儿涟漪呢。

这件事情结束后,唐依沫又才了潇鸣山。

如今大琼国内富裕,可比如凉州幽州等地,特别的偏北的地方却是人烟稀少,政治不清,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林虚晏回来后特意想了一个办法,琼胤天亲自演讲,说什么大琼需要你们,边疆需要你们,于是一大群热血青年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纷纷请求去边疆。帝王深受感动,给了他们极大的待遇。于是,在装模作样中,不出几年,曾经的荒芜之地还真的充满了人烟,而大琼也真的在琼胤天晚期出现了一批人才。

那都是后世,且说今年的春节。今年春节可以说是琼胤天登机以来最为热闹的,武将最近几年增长的厉害,今年琼胤天恩赐天下,排的上号的武将将军们都有幸参加年宴,于是一排文,一排武的格局显得很突兀。不过琼胤天却是心情大好。

这种热闹的场合唐依沫不是很喜欢,露了个面,装装样子也就离开了。琼胤天回来后越发的顺着唐依沫了,这种事情也不勉强。只是嘱咐她夜里凉,注意些。还真的是有些老夫老妻的味道。

那面热闹非凡,这面冷冷清清,唐依沫不由笑了,那时候在唐府也是,那时候自己是羡慕的,现在却不稀罕了,人啊,果然是没有得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背后传来了一声呼唤,唐依沫以为听错了却还是回过了头,居然是唐骏尧。自母亲死后,她就没有再单独见过他了,有时候只是在这样的场合匆匆瞥了一眼,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唐依琪的事情来责骂自己狠心的?

唐依沫缓步朝唐骏尧走过去,没有叫人,只是看着他。

唐骏尧看不懂自己这个妹妹了,现在更是觉得深沉,被人看着,即使上阵杀过敌的唐骏尧都有些不自在。

唐骏尧愣了半天,才想起要说些什么,还没有开口却被唐依沫抢先了。

“唐将军是来责备本宫没有救唐依琪的事情的么?如果是那样,没有什么好说的。”她不想和唐家有什么联系,要不是偶尔能看到唐家的人,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和唐家还有关联了。

唐骏尧愣了愣,笑的有些苦涩,唐依琪那件事情本就不对,帝王这样的处理已经是法外开恩了,他有什么好怨的。

苦笑了下,“依沫……”意识到自己的称呼,立马改口,“娘娘,父亲他不行了,想要见见你,你就去看看他吧。”唐骏尧一边说一边看着唐依沫的反应,见她连个眼神都没有变,知道是没有希望了,还想再劝一劝,想到了一些事情,说不出口,却又不甘心,脸纠结的很,“他毕竟还是你的父亲……”最后说了这句话,落寞的走了。

现在正是新年,帝都城里热闹的很,行人走亲访友,好不热闹,可唐府在这热闹中却显得格格不入,凄凉的很。

她还是不来吗?”苍老疲惫的声音透过凉凉的空气,有种无力的感觉。

“爹,放心吧,依沫会来的。”严肃的唐骏尧都不禁有了哄人的口气。

躺在床上的老人干咳一声,低低的笑了笑,有些苍凉又有些无奈,“罢了,她是不会原谅我的,我不配做父亲,也不是个好丈夫。”直到生病了,好像才有了时间去思考那些问题,想了几年,或许真的知道自己错了,却没有时间再改了。好好的一个家却被自己的疏忽弄成了这个样子。

唐骏尧心里也知道那不过是安慰的话,这能怪谁呢。唐骏尧跪在唐宗樊的床边,看着这个对自己好的父亲。

唐宗樊拉着长子的手,“骏尧,以后这个家就交给你了,要好好待你的弟弟,好好壮大唐家,爹没有本事,把这些都毁了。”

“知道,儿子知道……”

屋里忽然传来一阵低低的哭声,一直站在唐府门外的唐依沫居然有些动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走到这里来。

“想进去就进去吧,不过是几步路的距离。”琼胤天虽是这么说,却是牵着唐依沫走了进去。

唐宗樊和儿子交待完,不甘心的睁大眼睛看着门口,忽然看到了唐依沫的影子,微微笑了笑,他还想说什么,想对那人招招手,却是没有力气了。有什么东西全部都不见了,又似乎一下子全部都出现了。

一会儿屋子里爆发出哭声,站在门口的唐依沫身子一震,转身离开了。屋里跪着的人没有注意到有人来了又走了。

北风瑟瑟,吹得人好冷,琼胤天却是站在门外身子都没有动过。

那好久没有人住的宅院里,唐依沫低低的说着,“娘,你现在看到他了么?”

“娘,下辈子你不要再遇到他了……”

不知北风吹了多久,屋里的唐依沫才走了出来,看到院子里的琼胤天,笑了笑,好像阳光升起。她扑到琼胤天怀里,感受着对方的温度,“现在,我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不,你还有我。”琼胤天握着唐依沫的手放在他的心口处。

“下辈子我们还要遇上。”

唐依沫一愣,忽然了然的笑了,“即使我先走了,我也在投胎的地方等你。”

“好。”

风依然吹着,却暖和的很。

——完

(本章完)

书页 目录 没有了
新书推荐: 全民造物:创造诡秘 万界寻真路 这个领主沉迷基建 火炼真心 在崩坏出现的奥特曼 超神:开局入侵凯莎武器库 1号宠婚:预言娇妻,请受宠! 侠者墨客作品选 精灵入侵:我真的只想推广精灵 少女自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