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退婚夜!我撕了战神王爷的衣服 > 第1486章 原来,真是你的死穴

第1486章 原来,真是你的死穴(1/1)

目录
好书推荐: 重生八零辣妻当家 重生归来 空之战 斗罗大陆之霸王降世 快穿团宠:她又美又飒 盛宠王妃之如星如月 曲嫣薄司晏 这个法师太无敌了 刀剑挽天倾 弃女成凰:夫君太难缠

退婚夜!我撕了战神王爷的衣服第1486章 原来,真是你的死穴

煜王要走了,难道,玄王爷就真的眼睁睁,看着煜王离开?楚令扬想要过去阻拦,却被侍卫挡了下来。这里除了玄王爷,还真是没人能轻易跨国煜王的精锐之师。皇家禁军还没有赶到,这时候打起来,楚令扬也不占优势。但是,玄王是怎么回事?煜王受着伤,扯着缰绳,高大的身躯有些摇晃。等他坐稳之后,立即就要离开。风夜玄往前一步。蓝帆竟忽然一跃而起,一掌朝着风夜玄袭去:“玄王爷,本座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敢对本座动手!”风夜玄脚步一错,轻易躲开。蓝帆立即再来一掌,风夜玄也不过是躲开而已,并没有还手。那头,煜王已经上了马,要策马离开了。楚令扬无法靠近。风夜玄要追过去,蓝帆立即就缠了过来。楚令扬看着煜王离开,急得满头大汗:“玄王爷,不可以让煜王离开皇城!”风夜玄想追,蓝帆竟忽然一掌朝着自己的肩头送过去。风夜玄眸色一沉,立即将步伐收住,转身,一掌落在蓝帆的身上。但他这一掌,掌力控制得恰恰好,并没有伤到蓝帆,却只是阻止了他自残。可令人没想到的是,蓝帆这一掌被风夜玄拦下之后,掌风根本就没有散去。竟然顺着余力,一掌朝风夜玄袭去。玄王爷其实是可以躲过这一掌的,可他若是躲开,蓝帆势必会被自己的掌力波及受伤。所以这一掌,最后竟结结实实落在了风夜玄的胸膛上。看到风夜玄的唇角滑落一缕血丝,蓝帆眼底,透着一层愉悦的光芒。“原来,玄王爷的死穴,真是她。”早就知道,楚千漓在风夜玄的心里,很重要。他只是没有想到,竟然重要到这地步。这下,真是好玩了。蓝帆手腕一转,手中竟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他只是含笑看了风夜玄一眼,便忽然刀尖一转,一刀朝着自己的心门刺去。不远处的楚令扬已经看懂了蓝帆的套路。这一刀,是为了风夜玄而准备的!“玄王爷,不可!”果然,风夜玄眼底一急,在蓝帆刀尖对准自己心门的时候,便一跃而起要去阻拦。楚令扬急了:“玄王爷,当心啊!”风夜玄不是不知道蓝帆真正的目的,可他不能冒这个险!他若不救,这一刀,便会刺中楚千漓!蓝帆死不足惜,但他自残,楚千漓会跟他一起受伤。他不能不管!果然,在风夜玄阻拦蓝帆那一刻,蓝帆手中的刀子立即一转,刀口朝着风夜玄刺去。幸亏玄王爷身手敏捷,这一刀,原本是对着他心门的,他在半空一个旋身躲开。刀风没有落在风夜玄心门上,却还是在他手臂上,嘶的一声留下一道猩红的口子。楚令扬已经放弃煜王,此时此刻,风夜玄的性命更加重要!所以,在风夜玄被蓝帆的刀子刺中那一刻,楚令扬一跃而起,一剑刺向蓝帆。继续这样下去,风夜玄一定会被蓝帆重伤,甚至,连命都会葬送。唯一解救的办法,就是,杀了蓝帆!///. 煜王要走了,难道,玄王爷就真的眼睁睁,看着煜王离开?楚令扬想要过去阻拦,却被侍卫挡了下来。这里除了玄王爷,还真是没人能轻易跨国煜王的精锐之师。皇家禁军还没有赶到,这时候打起来,楚令扬也不占优势。但是,玄王是怎么回事?煜王受着伤,扯着缰绳,高大的身躯有些摇晃。等他坐稳之后,立即就要离开。风夜玄往前一步。蓝帆竟忽然一跃而起,一掌朝着风夜玄袭去:“玄王爷,本座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敢对本座动手!”风夜玄脚步一错,轻易躲开。蓝帆立即再来一掌,风夜玄也不过是躲开而已,并没有还手。那头,煜王已经上了马,要策马离开了。楚令扬无法靠近。风夜玄要追过去,蓝帆立即就缠了过来。楚令扬看着煜王离开,急得满头大汗:“玄王爷,不可以让煜王离开皇城!”风夜玄想追,蓝帆竟忽然一掌朝着自己的肩头送过去。风夜玄眸色一沉,立即将步伐收住,转身,一掌落在蓝帆的身上。但他这一掌,掌力控制得恰恰好,并没有伤到蓝帆,却只是阻止了他自残。可令人没想到的是,蓝帆这一掌被风夜玄拦下之后,掌风根本就没有散去。竟然顺着余力,一掌朝风夜玄袭去。玄王爷其实是可以躲过这一掌的,可他若是躲开,蓝帆势必会被自己的掌力波及受伤。所以这一掌,最后竟结结实实落在了风夜玄的胸膛上。看到风夜玄的唇角滑落一缕血丝,蓝帆眼底,透着一层愉悦的光芒。“原来,玄王爷的死穴,真是她。”早就知道,楚千漓在风夜玄的心里,很重要。他只是没有想到,竟然重要到这地步。这下,真是好玩了。蓝帆手腕一转,手中竟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他只是含笑看了风夜玄一眼,便忽然刀尖一转,一刀朝着自己的心门刺去。不远处的楚令扬已经看懂了蓝帆的套路。这一刀,是为了风夜玄而准备的!“玄王爷,不可!”果然,风夜玄眼底一急,在蓝帆刀尖对准自己心门的时候,便一跃而起要去阻拦。楚令扬急了:“玄王爷,当心啊!”风夜玄不是不知道蓝帆真正的目的,可他不能冒这个险!他若不救,这一刀,便会刺中楚千漓!蓝帆死不足惜,但他自残,楚千漓会跟他一起受伤。他不能不管!果然,在风夜玄阻拦蓝帆那一刻,蓝帆手中的刀子立即一转,刀口朝着风夜玄刺去。幸亏玄王爷身手敏捷,这一刀,原本是对着他心门的,他在半空一个旋身躲开。刀风没有落在风夜玄心门上,却还是在他手臂上,嘶的一声留下一道猩红的口子。楚令扬已经放弃煜王,此时此刻,风夜玄的性命更加重要!所以,在风夜玄被蓝帆的刀子刺中那一刻,楚令扬一跃而起,一剑刺向蓝帆。继续这样下去,风夜玄一定会被蓝帆重伤,甚至,连命都会葬送。唯一解救的办法,就是,杀了蓝帆!///. 煜王要走了,难道,玄王爷就真的眼睁睁,看着煜王离开?楚令扬想要过去阻拦,却被侍卫挡了下来。这里除了玄王爷,还真是没人能轻易跨国煜王的精锐之师。皇家禁军还没有赶到,这时候打起来,楚令扬也不占优势。但是,玄王是怎么回事?煜王受着伤,扯着缰绳,高大的身躯有些摇晃。等他坐稳之后,立即就要离开。风夜玄往前一步。蓝帆竟忽然一跃而起,一掌朝着风夜玄袭去:“玄王爷,本座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敢对本座动手!”风夜玄脚步一错,轻易躲开。蓝帆立即再来一掌,风夜玄也不过是躲开而已,并没有还手。那头,煜王已经上了马,要策马离开了。楚令扬无法靠近。风夜玄要追过去,蓝帆立即就缠了过来。楚令扬看着煜王离开,急得满头大汗:“玄王爷,不可以让煜王离开皇城!”风夜玄想追,蓝帆竟忽然一掌朝着自己的肩头送过去。风夜玄眸色一沉,立即将步伐收住,转身,一掌落在蓝帆的身上。但他这一掌,掌力控制得恰恰好,并没有伤到蓝帆,却只是阻止了他自残。可令人没想到的是,蓝帆这一掌被风夜玄拦下之后,掌风根本就没有散去。竟然顺着余力,一掌朝风夜玄袭去。玄王爷其实是可以躲过这一掌的,可他若是躲开,蓝帆势必会被自己的掌力波及受伤。所以这一掌,最后竟结结实实落在了风夜玄的胸膛上。看到风夜玄的唇角滑落一缕血丝,蓝帆眼底,透着一层愉悦的光芒。“原来,玄王爷的死穴,真是她。”早就知道,楚千漓在风夜玄的心里,很重要。他只是没有想到,竟然重要到这地步。这下,真是好玩了。蓝帆手腕一转,手中竟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他只是含笑看了风夜玄一眼,便忽然刀尖一转,一刀朝着自己的心门刺去。不远处的楚令扬已经看懂了蓝帆的套路。这一刀,是为了风夜玄而准备的!“玄王爷,不可!”果然,风夜玄眼底一急,在蓝帆刀尖对准自己心门的时候,便一跃而起要去阻拦。楚令扬急了:“玄王爷,当心啊!”风夜玄不是不知道蓝帆真正的目的,可他不能冒这个险!他若不救,这一刀,便会刺中楚千漓!蓝帆死不足惜,但他自残,楚千漓会跟他一起受伤。他不能不管!果然,在风夜玄阻拦蓝帆那一刻,蓝帆手中的刀子立即一转,刀口朝着风夜玄刺去。幸亏玄王爷身手敏捷,这一刀,原本是对着他心门的,他在半空一个旋身躲开。刀风没有落在风夜玄心门上,却还是在他手臂上,嘶的一声留下一道猩红的口子。楚令扬已经放弃煜王,此时此刻,风夜玄的性命更加重要!所以,在风夜玄被蓝帆的刀子刺中那一刻,楚令扬一跃而起,一剑刺向蓝帆。继续这样下去,风夜玄一定会被蓝帆重伤,甚至,连命都会葬送。唯一解救的办法,就是,杀了蓝帆!///. 煜王要走了,难道,玄王爷就真的眼睁睁,看着煜王离开?楚令扬想要过去阻拦,却被侍卫挡了下来。这里除了玄王爷,还真是没人能轻易跨国煜王的精锐之师。皇家禁军还没有赶到,这时候打起来,楚令扬也不占优势。但是,玄王是怎么回事?煜王受着伤,扯着缰绳,高大的身躯有些摇晃。等他坐稳之后,立即就要离开。风夜玄往前一步。蓝帆竟忽然一跃而起,一掌朝着风夜玄袭去:“玄王爷,本座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敢对本座动手!”风夜玄脚步一错,轻易躲开。蓝帆立即再来一掌,风夜玄也不过是躲开而已,并没有还手。那头,煜王已经上了马,要策马离开了。楚令扬无法靠近。风夜玄要追过去,蓝帆立即就缠了过来。楚令扬看着煜王离开,急得满头大汗:“玄王爷,不可以让煜王离开皇城!”风夜玄想追,蓝帆竟忽然一掌朝着自己的肩头送过去。风夜玄眸色一沉,立即将步伐收住,转身,一掌落在蓝帆的身上。但他这一掌,掌力控制得恰恰好,并没有伤到蓝帆,却只是阻止了他自残。可令人没想到的是,蓝帆这一掌被风夜玄拦下之后,掌风根本就没有散去。竟然顺着余力,一掌朝风夜玄袭去。玄王爷其实是可以躲过这一掌的,可他若是躲开,蓝帆势必会被自己的掌力波及受伤。所以这一掌,最后竟结结实实落在了风夜玄的胸膛上。看到风夜玄的唇角滑落一缕血丝,蓝帆眼底,透着一层愉悦的光芒。“原来,玄王爷的死穴,真是她。”早就知道,楚千漓在风夜玄的心里,很重要。他只是没有想到,竟然重要到这地步。这下,真是好玩了。蓝帆手腕一转,手中竟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他只是含笑看了风夜玄一眼,便忽然刀尖一转,一刀朝着自己的心门刺去。不远处的楚令扬已经看懂了蓝帆的套路。这一刀,是为了风夜玄而准备的!“玄王爷,不可!”果然,风夜玄眼底一急,在蓝帆刀尖对准自己心门的时候,便一跃而起要去阻拦。楚令扬急了:“玄王爷,当心啊!”风夜玄不是不知道蓝帆真正的目的,可他不能冒这个险!他若不救,这一刀,便会刺中楚千漓!蓝帆死不足惜,但他自残,楚千漓会跟他一起受伤。他不能不管!果然,在风夜玄阻拦蓝帆那一刻,蓝帆手中的刀子立即一转,刀口朝着风夜玄刺去。幸亏玄王爷身手敏捷,这一刀,原本是对着他心门的,他在半空一个旋身躲开。刀风没有落在风夜玄心门上,却还是在他手臂上,嘶的一声留下一道猩红的口子。楚令扬已经放弃煜王,此时此刻,风夜玄的性命更加重要!所以,在风夜玄被蓝帆的刀子刺中那一刻,楚令扬一跃而起,一剑刺向蓝帆。继续这样下去,风夜玄一定会被蓝帆重伤,甚至,连命都会葬送。唯一解救的办法,就是,杀了蓝帆!///. 煜王要走了,难道,玄王爷就真的眼睁睁,看着煜王离开?楚令扬想要过去阻拦,却被侍卫挡了下来。这里除了玄王爷,还真是没人能轻易跨国煜王的精锐之师。皇家禁军还没有赶到,这时候打起来,楚令扬也不占优势。但是,玄王是怎么回事?煜王受着伤,扯着缰绳,高大的身躯有些摇晃。等他坐稳之后,立即就要离开。风夜玄往前一步。蓝帆竟忽然一跃而起,一掌朝着风夜玄袭去:“玄王爷,本座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敢对本座动手!”风夜玄脚步一错,轻易躲开。蓝帆立即再来一掌,风夜玄也不过是躲开而已,并没有还手。那头,煜王已经上了马,要策马离开了。楚令扬无法靠近。风夜玄要追过去,蓝帆立即就缠了过来。楚令扬看着煜王离开,急得满头大汗:“玄王爷,不可以让煜王离开皇城!”风夜玄想追,蓝帆竟忽然一掌朝着自己的肩头送过去。风夜玄眸色一沉,立即将步伐收住,转身,一掌落在蓝帆的身上。但他这一掌,掌力控制得恰恰好,并没有伤到蓝帆,却只是阻止了他自残。可令人没想到的是,蓝帆这一掌被风夜玄拦下之后,掌风根本就没有散去。竟然顺着余力,一掌朝风夜玄袭去。玄王爷其实是可以躲过这一掌的,可他若是躲开,蓝帆势必会被自己的掌力波及受伤。所以这一掌,最后竟结结实实落在了风夜玄的胸膛上。看到风夜玄的唇角滑落一缕血丝,蓝帆眼底,透着一层愉悦的光芒。“原来,玄王爷的死穴,真是她。”早就知道,楚千漓在风夜玄的心里,很重要。他只是没有想到,竟然重要到这地步。这下,真是好玩了。蓝帆手腕一转,手中竟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他只是含笑看了风夜玄一眼,便忽然刀尖一转,一刀朝着自己的心门刺去。不远处的楚令扬已经看懂了蓝帆的套路。这一刀,是为了风夜玄而准备的!“玄王爷,不可!”果然,风夜玄眼底一急,在蓝帆刀尖对准自己心门的时候,便一跃而起要去阻拦。楚令扬急了:“玄王爷,当心啊!”风夜玄不是不知道蓝帆真正的目的,可他不能冒这个险!他若不救,这一刀,便会刺中楚千漓!蓝帆死不足惜,但他自残,楚千漓会跟他一起受伤。他不能不管!果然,在风夜玄阻拦蓝帆那一刻,蓝帆手中的刀子立即一转,刀口朝着风夜玄刺去。幸亏玄王爷身手敏捷,这一刀,原本是对着他心门的,他在半空一个旋身躲开。刀风没有落在风夜玄心门上,却还是在他手臂上,嘶的一声留下一道猩红的口子。楚令扬已经放弃煜王,此时此刻,风夜玄的性命更加重要!所以,在风夜玄被蓝帆的刀子刺中那一刻,楚令扬一跃而起,一剑刺向蓝帆。继续这样下去,风夜玄一定会被蓝帆重伤,甚至,连命都会葬送。唯一解救的办法,就是,杀了蓝帆!///. 煜王要走了,难道,玄王爷就真的眼睁睁,看着煜王离开?楚令扬想要过去阻拦,却被侍卫挡了下来。这里除了玄王爷,还真是没人能轻易跨国煜王的精锐之师。皇家禁军还没有赶到,这时候打起来,楚令扬也不占优势。但是,玄王是怎么回事?煜王受着伤,扯着缰绳,高大的身躯有些摇晃。等他坐稳之后,立即就要离开。风夜玄往前一步。蓝帆竟忽然一跃而起,一掌朝着风夜玄袭去:“玄王爷,本座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敢对本座动手!”风夜玄脚步一错,轻易躲开。蓝帆立即再来一掌,风夜玄也不过是躲开而已,并没有还手。那头,煜王已经上了马,要策马离开了。楚令扬无法靠近。风夜玄要追过去,蓝帆立即就缠了过来。楚令扬看着煜王离开,急得满头大汗:“玄王爷,不可以让煜王离开皇城!”风夜玄想追,蓝帆竟忽然一掌朝着自己的肩头送过去。风夜玄眸色一沉,立即将步伐收住,转身,一掌落在蓝帆的身上。但他这一掌,掌力控制得恰恰好,并没有伤到蓝帆,却只是阻止了他自残。可令人没想到的是,蓝帆这一掌被风夜玄拦下之后,掌风根本就没有散去。竟然顺着余力,一掌朝风夜玄袭去。玄王爷其实是可以躲过这一掌的,可他若是躲开,蓝帆势必会被自己的掌力波及受伤。所以这一掌,最后竟结结实实落在了风夜玄的胸膛上。看到风夜玄的唇角滑落一缕血丝,蓝帆眼底,透着一层愉悦的光芒。“原来,玄王爷的死穴,真是她。”早就知道,楚千漓在风夜玄的心里,很重要。他只是没有想到,竟然重要到这地步。这下,真是好玩了。蓝帆手腕一转,手中竟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他只是含笑看了风夜玄一眼,便忽然刀尖一转,一刀朝着自己的心门刺去。不远处的楚令扬已经看懂了蓝帆的套路。这一刀,是为了风夜玄而准备的!“玄王爷,不可!”果然,风夜玄眼底一急,在蓝帆刀尖对准自己心门的时候,便一跃而起要去阻拦。楚令扬急了:“玄王爷,当心啊!”风夜玄不是不知道蓝帆真正的目的,可他不能冒这个险!他若不救,这一刀,便会刺中楚千漓!蓝帆死不足惜,但他自残,楚千漓会跟他一起受伤。他不能不管!果然,在风夜玄阻拦蓝帆那一刻,蓝帆手中的刀子立即一转,刀口朝着风夜玄刺去。幸亏玄王爷身手敏捷,这一刀,原本是对着他心门的,他在半空一个旋身躲开。刀风没有落在风夜玄心门上,却还是在他手臂上,嘶的一声留下一道猩红的口子。楚令扬已经放弃煜王,此时此刻,风夜玄的性命更加重要!所以,在风夜玄被蓝帆的刀子刺中那一刻,楚令扬一跃而起,一剑刺向蓝帆。继续这样下去,风夜玄一定会被蓝帆重伤,甚至,连命都会葬送。唯一解救的办法,就是,杀了蓝帆!///. 煜王要走了,难道,玄王爷就真的眼睁睁,看着煜王离开?楚令扬想要过去阻拦,却被侍卫挡了下来。这里除了玄王爷,还真是没人能轻易跨国煜王的精锐之师。皇家禁军还没有赶到,这时候打起来,楚令扬也不占优势。但是,玄王是怎么回事?煜王受着伤,扯着缰绳,高大的身躯有些摇晃。等他坐稳之后,立即就要离开。风夜玄往前一步。蓝帆竟忽然一跃而起,一掌朝着风夜玄袭去:“玄王爷,本座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敢对本座动手!”风夜玄脚步一错,轻易躲开。蓝帆立即再来一掌,风夜玄也不过是躲开而已,并没有还手。那头,煜王已经上了马,要策马离开了。楚令扬无法靠近。风夜玄要追过去,蓝帆立即就缠了过来。楚令扬看着煜王离开,急得满头大汗:“玄王爷,不可以让煜王离开皇城!”风夜玄想追,蓝帆竟忽然一掌朝着自己的肩头送过去。风夜玄眸色一沉,立即将步伐收住,转身,一掌落在蓝帆的身上。但他这一掌,掌力控制得恰恰好,并没有伤到蓝帆,却只是阻止了他自残。可令人没想到的是,蓝帆这一掌被风夜玄拦下之后,掌风根本就没有散去。竟然顺着余力,一掌朝风夜玄袭去。玄王爷其实是可以躲过这一掌的,可他若是躲开,蓝帆势必会被自己的掌力波及受伤。所以这一掌,最后竟结结实实落在了风夜玄的胸膛上。看到风夜玄的唇角滑落一缕血丝,蓝帆眼底,透着一层愉悦的光芒。“原来,玄王爷的死穴,真是她。”早就知道,楚千漓在风夜玄的心里,很重要。他只是没有想到,竟然重要到这地步。这下,真是好玩了。蓝帆手腕一转,手中竟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他只是含笑看了风夜玄一眼,便忽然刀尖一转,一刀朝着自己的心门刺去。不远处的楚令扬已经看懂了蓝帆的套路。这一刀,是为了风夜玄而准备的!“玄王爷,不可!”果然,风夜玄眼底一急,在蓝帆刀尖对准自己心门的时候,便一跃而起要去阻拦。楚令扬急了:“玄王爷,当心啊!”风夜玄不是不知道蓝帆真正的目的,可他不能冒这个险!他若不救,这一刀,便会刺中楚千漓!蓝帆死不足惜,但他自残,楚千漓会跟他一起受伤。他不能不管!果然,在风夜玄阻拦蓝帆那一刻,蓝帆手中的刀子立即一转,刀口朝着风夜玄刺去。幸亏玄王爷身手敏捷,这一刀,原本是对着他心门的,他在半空一个旋身躲开。刀风没有落在风夜玄心门上,却还是在他手臂上,嘶的一声留下一道猩红的口子。楚令扬已经放弃煜王,此时此刻,风夜玄的性命更加重要!所以,在风夜玄被蓝帆的刀子刺中那一刻,楚令扬一跃而起,一剑刺向蓝帆。继续这样下去,风夜玄一定会被蓝帆重伤,甚至,连命都会葬送。唯一解救的办法,就是,杀了蓝帆!///. 煜王要走了,难道,玄王爷就真的眼睁睁,看着煜王离开?楚令扬想要过去阻拦,却被侍卫挡了下来。这里除了玄王爷,还真是没人能轻易跨国煜王的精锐之师。皇家禁军还没有赶到,这时候打起来,楚令扬也不占优势。但是,玄王是怎么回事?煜王受着伤,扯着缰绳,高大的身躯有些摇晃。等他坐稳之后,立即就要离开。风夜玄往前一步。蓝帆竟忽然一跃而起,一掌朝着风夜玄袭去:“玄王爷,本座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敢对本座动手!”风夜玄脚步一错,轻易躲开。蓝帆立即再来一掌,风夜玄也不过是躲开而已,并没有还手。那头,煜王已经上了马,要策马离开了。楚令扬无法靠近。风夜玄要追过去,蓝帆立即就缠了过来。楚令扬看着煜王离开,急得满头大汗:“玄王爷,不可以让煜王离开皇城!”风夜玄想追,蓝帆竟忽然一掌朝着自己的肩头送过去。风夜玄眸色一沉,立即将步伐收住,转身,一掌落在蓝帆的身上。但他这一掌,掌力控制得恰恰好,并没有伤到蓝帆,却只是阻止了他自残。可令人没想到的是,蓝帆这一掌被风夜玄拦下之后,掌风根本就没有散去。竟然顺着余力,一掌朝风夜玄袭去。玄王爷其实是可以躲过这一掌的,可他若是躲开,蓝帆势必会被自己的掌力波及受伤。所以这一掌,最后竟结结实实落在了风夜玄的胸膛上。看到风夜玄的唇角滑落一缕血丝,蓝帆眼底,透着一层愉悦的光芒。“原来,玄王爷的死穴,真是她。”早就知道,楚千漓在风夜玄的心里,很重要。他只是没有想到,竟然重要到这地步。这下,真是好玩了。蓝帆手腕一转,手中竟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他只是含笑看了风夜玄一眼,便忽然刀尖一转,一刀朝着自己的心门刺去。不远处的楚令扬已经看懂了蓝帆的套路。这一刀,是为了风夜玄而准备的!“玄王爷,不可!”果然,风夜玄眼底一急,在蓝帆刀尖对准自己心门的时候,便一跃而起要去阻拦。楚令扬急了:“玄王爷,当心啊!”风夜玄不是不知道蓝帆真正的目的,可他不能冒这个险!他若不救,这一刀,便会刺中楚千漓!蓝帆死不足惜,但他自残,楚千漓会跟他一起受伤。他不能不管!果然,在风夜玄阻拦蓝帆那一刻,蓝帆手中的刀子立即一转,刀口朝着风夜玄刺去。幸亏玄王爷身手敏捷,这一刀,原本是对着他心门的,他在半空一个旋身躲开。刀风没有落在风夜玄心门上,却还是在他手臂上,嘶的一声留下一道猩红的口子。楚令扬已经放弃煜王,此时此刻,风夜玄的性命更加重要!所以,在风夜玄被蓝帆的刀子刺中那一刻,楚令扬一跃而起,一剑刺向蓝帆。继续这样下去,风夜玄一定会被蓝帆重伤,甚至,连命都会葬送。唯一解救的办法,就是,杀了蓝帆!///. 煜王要走了,难道,玄王爷就真的眼睁睁,看着煜王离开?楚令扬想要过去阻拦,却被侍卫挡了下来。这里除了玄王爷,还真是没人能轻易跨国煜王的精锐之师。皇家禁军还没有赶到,这时候打起来,楚令扬也不占优势。但是,玄王是怎么回事?煜王受着伤,扯着缰绳,高大的身躯有些摇晃。等他坐稳之后,立即就要离开。风夜玄往前一步。蓝帆竟忽然一跃而起,一掌朝着风夜玄袭去:“玄王爷,本座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敢对本座动手!”风夜玄脚步一错,轻易躲开。蓝帆立即再来一掌,风夜玄也不过是躲开而已,并没有还手。那头,煜王已经上了马,要策马离开了。楚令扬无法靠近。风夜玄要追过去,蓝帆立即就缠了过来。楚令扬看着煜王离开,急得满头大汗:“玄王爷,不可以让煜王离开皇城!”风夜玄想追,蓝帆竟忽然一掌朝着自己的肩头送过去。风夜玄眸色一沉,立即将步伐收住,转身,一掌落在蓝帆的身上。但他这一掌,掌力控制得恰恰好,并没有伤到蓝帆,却只是阻止了他自残。可令人没想到的是,蓝帆这一掌被风夜玄拦下之后,掌风根本就没有散去。竟然顺着余力,一掌朝风夜玄袭去。玄王爷其实是可以躲过这一掌的,可他若是躲开,蓝帆势必会被自己的掌力波及受伤。所以这一掌,最后竟结结实实落在了风夜玄的胸膛上。看到风夜玄的唇角滑落一缕血丝,蓝帆眼底,透着一层愉悦的光芒。“原来,玄王爷的死穴,真是她。”早就知道,楚千漓在风夜玄的心里,很重要。他只是没有想到,竟然重要到这地步。这下,真是好玩了。蓝帆手腕一转,手中竟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他只是含笑看了风夜玄一眼,便忽然刀尖一转,一刀朝着自己的心门刺去。不远处的楚令扬已经看懂了蓝帆的套路。这一刀,是为了风夜玄而准备的!“玄王爷,不可!”果然,风夜玄眼底一急,在蓝帆刀尖对准自己心门的时候,便一跃而起要去阻拦。楚令扬急了:“玄王爷,当心啊!”风夜玄不是不知道蓝帆真正的目的,可他不能冒这个险!他若不救,这一刀,便会刺中楚千漓!蓝帆死不足惜,但他自残,楚千漓会跟他一起受伤。他不能不管!果然,在风夜玄阻拦蓝帆那一刻,蓝帆手中的刀子立即一转,刀口朝着风夜玄刺去。幸亏玄王爷身手敏捷,这一刀,原本是对着他心门的,他在半空一个旋身躲开。刀风没有落在风夜玄心门上,却还是在他手臂上,嘶的一声留下一道猩红的口子。楚令扬已经放弃煜王,此时此刻,风夜玄的性命更加重要!所以,在风夜玄被蓝帆的刀子刺中那一刻,楚令扬一跃而起,一剑刺向蓝帆。继续这样下去,风夜玄一定会被蓝帆重伤,甚至,连命都会葬送。唯一解救的办法,就是,杀了蓝帆!///.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一品奸商 虫界:追光 冥王崽崽三岁半,七个哥哥宠上天 三国兴汉:刘玄德稳健逆袭 三国:有了总管的刘备不好惹 穿越明末,打造最强王朝 天朝评话演义 汉末波涛之逐鹿 人在大唐,谋朝篡位 顺德永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