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言情 > 大宋传奇 > 第258章 三辆粪车

第258章 三辆粪车(1/1)

目录
好书推荐: 我在无限游戏里角色扮演 在仙侠文里走事业线 当正主发现CP超话以后 末世之血迹苍穹 大唐:平阳公主,非我不嫁 退圈后,小作精又红了 虐文女主专治不服 带系统和大佬团种田[末世] 拯救反派小可怜 绝世狂龙齐等闲

大宋传奇第258章 三辆粪车

月色照着河水,波光粼粼。河面上横七竖八的,漂浮着许多块木板,中间还夹杂着几个大木桶。

这是王宫后面的一段御河。两岸都是高高的土丘,长满了灌木和荒草。

此处本就荒僻,加上靠近王宫,守卫森严,常日里尚且罕有人至,此时正值夜静更深时候,静荡荡的更无人迹。

那木船撞在岩石上,船体四分五裂,船板随着水流疾冲而出,连人一起都落入了御河之中。

慌乱之中,赵榛牢牢抓住玲珑的胳膊,下意识地抱起了一块船板。只听得轰隆一声,身子已被水流高高抛起,紧接着骤然落下,穿过一片茂草,立时平缓下来。

赵榛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但见月光之下,河面平阔,波浪涌动。

木板之上,酒桶旁边,依稀是黑的人头晃动,耳边还有喊声断续传来。他急忙划水游到岸边,先把玲珑送上了岸。回身再去找寻其他人,却见马扩和田牛各拉着一块船板,早已到了岸边。板上各有一人,正是王后和朴国相。

赵榛赶忙上前,三人合力将王后和国相拉上岸来。那几名侍卫抱着木桶,或抓着船板,还在河水里挣扎。赵榛和田牛又跳下水去,将他们一一救上岸来。

四周的野草比人还高。众人坐在岸边,一个个喘息不已。风吹得荒草飒飒作响,身上不住往下滴着水,颇有几分凉意。

朴国相头发散乱,胡子上都是烂泥和草叶。他站起身,四下里看了看。

隔着一大片树林,露出王宫的后墙和一角屋檐。远远的,一座大桥横跨在御河之上,桥上兵士的影子影影绰绰。

“国相,”经过这一番变故,没想到朴国相竟似浑然无事一般,马扩不由大为钦敬,“你看咱们该往哪里去?”

“此处是王室陵墓所在之处,当属禁地,一时不怕有人会来,”朴国相沉吟着,“不过一旦天亮,万一王叔派人来搜,恐怕就凶险了......”

听朴国相一说,马扩这才注意到身后丛丛的柏树,还有远处高高的圆顶土丘,和月色下沉沉的碑影。

“可惜木船被撞毁了,要不咱们就可以从水上出去了......”田牛叹道。

“御河沿岸一向守卫森严,”朴国相摇摇头,说道,“即便有船,也很难出得去。”

“那,那可是没法子了?”田牛涨红了脸。

“国相说的没错,”王后望着河对岸,“王宫后门绝少开启,平日里也只有拉粪的大车由此经过。”

“拉粪的大车?”赵榛一愣,问道。

“是,”朴国相接口答道,“那粪车每日里四更来,拉了粪便走。”

“是拉到城外去?”赵榛又问。

“是,要赶在天亮之前出城,以免污了行路的人。”朴国相答道。

赵榛和马扩眼睛都是一亮,对视一眼,同声说道:“这下有法子了!”

还不到四更天,三辆大粪车就从御河对岸,晃晃悠悠上了桥。一股隐隐的臭味在风中散开,守桥的兵士捂着鼻子,挥挥手,看也没看,就让粪车过去了。

王宫后面这一带道路平坦宽阔,两旁都是郁郁的柏树。粪车碾过沙石的路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几只夜鸟被惊起,鸣叫着飞上天去。

那一轮圆月早已移过中天,斜挂在西边的树梢之上。月色渐渐暗淡下来,粪车的影子、人的影子在地上晃动着。

最前面的车上坐着两个人,都带着草帽。借着并不明亮的月光,能辨认出那是一个老人,还有一个少年。后面的两辆粪车上,各有一个中年的汉子。

三辆粪车在王宫后门停住。几个人下得车来,同守卫招呼一声,便进了宫。约莫大半个时辰之后,几个人出来了,将几个大桶抬上马车,沿着来路慢慢向回走。

马扩几个人埋伏在路边的草丛之中,看着那三辆粪车慢悠悠经过。又等了好半天,才见粪车的影子重又出现在道路那头。

月色更暗了。树影落在地上,黑沉沉的。前面的马车猛地颠簸了几下,赶车的人身子向前一冲,差点摔下来。车上的粪桶一阵晃动,发出砰砰的声响。

赶车人慌忙停下车,那少年忙将木桶扶住。后面的两个人也停了车,一起下车察看。

那老汉走到马前,俯身看了看,见路当中横着几块大石头。他心中生疑:适才刚从这里走过,一路平坦,怎么此刻忽然多出几块石头来?

此刻,后面的两个汉子也走上前来。三个人嘟囔着,弯下腰去,要把那几块石头搬走。

路旁的草丛中蓦地一动,几条黑影闪了出来。三个赶车人还未及反应,已被对方擒住了手脚。而那少年,也被人拖了下来。

四个人俱是惊慌失措。那老汉浑身哆嗦,口中直道:“大爷饶命啊,大爷饶命!”其余三人也是连声讨饶。“莫要叫喊,”马扩轻声说道,“都别怕,不会伤了你们性命。”可四人依旧惶恐地望着马扩,身子还是在微微抖动。

“这,这,这位大爷,小的几个就是拉,拉粪的,”那老汉嘴唇哆嗦着,“身上并无钱财......”

“老丈且放宽心,我们不是拦路劫道的强人,”马扩微微一笑,“只想借用一下老丈的粪车,把我们送出城去。”

“送出城去?粪车?”那老汉一怔,脸上惊慌之色稍减,“可我这粪车,如何能坐得人?”

“这个不必老丈费心,在下自有主意。”马扩冲着田牛点点头。

......

不多时,三辆粪车来到了桥头。

“站住!”两名守卫上前,拦住了粪车。

“军爷,还要再看一遍啊?”那老汉勒住马,下了车。身后的两辆粪车也随即停住。

“王爷有令,凡是宫内出来的都要严加搜查,就是一只苍蝇也不能放出去!”一名侍卫说道。

几只苍蝇围着粪车嗡嗡嘤嘤飞着,一只忽然落在了守卫脸上。守卫只觉面颊一痒,忙伸手去拍。只听啪的一声,巴掌落在脸上,苍蝇却飞走了。

守卫气恼地骂了一句,走到粪车跟前。他抢过老汉手中的马鞭,对着一个粪桶使劲敲了几下。空空的声音传来,守卫一愣。

“你这桶里,该不会藏着人吧?”守卫问道。

那老汉心里一惊,脸上微显慌乱,强笑着道:“看你说的,这粪桶里哪能藏人,就是熏也熏死了。”说罢,竟哈哈干笑起来,神色很是勉强。

那守卫斜了老汉一眼,骂道:“你这老东西,莫非车上有什么古怪?”

那老汉眼中一晃,立时止住笑声,脸上的肌肉抽动着,道:“瞧你大老爷说的,这粪车哪里会有何古怪?”

那守卫紧盯着老汉,脸上满是怀疑,说道:“你这老东西,今个怎么有些不对劲啊!”

“大老爷,你还别说,”老汉偷偷看了木桶一眼,稳了稳心神,答道,“今个到宫里,真把我吓了一大跳......”

“你怕什么?”那守卫依旧盯着老汉。

“御花园里烧得黑乎乎的,还有不少死人躺在地下,着实吓得我心惊胆战.......”

“哦,你是说这个啊,”那守卫似乎明白过来,“还不是王爷要抢王位啊......”

“你可莫要乱说,”旁边的侍卫急急打断了他的话,“小心脖子上的脑袋!”

那侍卫脸色微变,用劲咽了几口吐沫,大张着嘴,再也说不出话来。稍顷,似乎才愣过神来,讪讪说道:“说的也是,小心为好,小心为好......”

“那,那老汉就走了?”那老汉上前,要去拿守卫手里的马鞭。

“慢着,谁说让你走了?”那守卫眼睛一瞪,将手中的鞭子猛地一挥,“不是说了,待我查验过,才能放行!”

说着,他将马鞭丢在地上,抢过另一名守卫手中的火把,踩着马车前面的踏板,跳上车去。

“你上来,把粪桶打开!”守卫一手捏着鼻子,一边喊道。

老汉愣了愣,拾起地上的马鞭,吃力地爬上车去。那少年赶忙搀住他,说道:“爷爷,让我来吧!”

那少年拿过一把铁铲,将桶盖慢慢移开。一股臭气迎面而来,那守卫接连干呕了两声。他扭过头去,使劲呼吸了几下,这才举起火把,朝桶里照去。

几块石头垫在桶底,桶壁上污物令人作呕。桶里却是空空的,哪里有人?

“好了,好了,”那守卫一脸的恶心,“快些盖上!”那少年赶忙盖上桶盖,搀着老汉下得车来。

“走,走,”那守卫的手在鼻子前扇着,“快走,快走!”后面的两辆车却不再查验。

三辆马车上了桥。只听得木桥吱吱呀呀响着,桥身轻轻晃动,微微向下弯了下去。车轮慢慢滚动,像是被什么东西使劲压着,又像是在爬很陡的坡。

眼看着马车过了木桥,转了一个弯,隐没在树影深处。那守卫盯着马车的背影,忽然说道:“今日这粪车尚有空桶,怎的还比往日沉重了些?”

他站起身,向前跑了几步,猛地又停住,自语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全民造物:创造诡秘 万界寻真路 这个领主沉迷基建 火炼真心 在崩坏出现的奥特曼 超神:开局入侵凯莎武器库 1号宠婚:预言娇妻,请受宠! 侠者墨客作品选 精灵入侵:我真的只想推广精灵 少女自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