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镇魔歌 > 第九章 绿晶石

第九章 绿晶石(1/1)

目录
好书推荐:

镇魔歌第九章 绿晶石

魏泽南看了看四周,人本来就不多,能称的上小兄的看来只有魏泽南一个。

“叫的我吗?老人家?”尽管老头长的不咋样,但尊老爱幼的良好品德本人从小就养成了,想改也改不了。

“正是。”

老头说话很简洁。

什么事啊?我刚要过去。那个管理人员一把拉住了我。

“你干嘛?”魏泽南问道。

那个管理人员凑到我跟前小声说道:“他是个瞎子,神神叨叨的,专门在这里骗钱,也不知这么大年纪了哪里来的精神,天天来这里,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你可不要上当啊。要不是因为他是老人,怕再引起个什么故意撞人问题,早就把他撵走了。”

这管理人员还挺好心。

看在这点上,不难为他了,不过这老头挺有意思,是个瞎子。

魏泽南心想:他专门骗钱?那我倒要试试,他怎么来骗我的钱。

魏泽南对那管理人员说了声谢谢,向那个老头走了过去。

那管理人员在后面哎哎了好几声,魏泽南只当作没听见。

“老人家,你叫我有什么事吗?”

“小兄弟,你是不是今天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啊?”

不会吧,这老头真瞎还是假瞎。

“没有啊,我今天心情很好啊。”我转到老人的正前方,注意观察了一下老人的眼睛,原来那眼睛并不是闭着的,是真的瞎了,眼珠子已经没有了,上下眼皮沾在了一起,远远看去,和闭着眼差不多。

“呵呵,是吗?你现在肯定在想,这老头还真是个瞎子啊?是吧?”

神了,怎么连魏泽南想什么都知道啊,还说人家是个骗子,魏泽南看那个管理员才是个骗子。

魏泽南问着:“我今天是有不顺心的事情,您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这个嘛,天机不可泄漏。”

魏泽南决定再试探他一下:“那你说我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了。”

“你是试探我瞎子吧?嗯,你的床被你的最好的兄弟占了!”

RI,神了,神了。

魏泽南不知觉的又重复了刚才那句:“你是怎么知道啊?”

问完后连我自己都知道答案了:天机不可泄漏。

“小兄弟,世间之事,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因果循环,天理循循,皆已注定,但谋事在天,成事在人,切记,实力决定一切,但实力不是靠打打杀杀来的,凡事多动脑,不然与动物何异,我有一物送你,以弥你先天不足,至于能否成事,还得看你自身。”

说完老人伸出手来,老人的手很大,手心中,放着一个绿色的晶石,晶石同样锃亮,透明的晶石里包裹着绿色的晶石,仿佛异常纯洁。

“拿去吧,这本来就是属于你的。”

听了老人的话,魏泽南的手仿佛不受自己的控制,双手毕恭毕敬的将绿晶石接了过来,同时对这绿晶石生出了异常熟悉的感觉,仿佛自己失散多年的亲人,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魏泽南问道:“老人家,你叫什么名字?”

老人突然背对着魏泽南,慢慢地向前走,说:“我吗?我叫畏人!”说完,化作一道青烟飞走了。

魏泽南大惊,心想:畏人?不是我祖先的名字吗?!!

魏泽南看着祖先飞走的青烟,深深鞠了三个躬,转身而去,一路上,魏泽南脑子里不断的重复着老者的几句话:“实力不是靠打打杀杀来的,凡事多动脑,不然与动物何异。”

等魏泽南到了旅馆的时候,眼前熟悉的一切才使魏泽南清醒过来。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刚才做了一场梦,不对,”魏泽南低头一看,绿晶石在魏泽南手中牢牢的攥着。

“那畏人为什么要送我东西?好像还说了什么这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他为什么对我说那些话。难道这东西真的本来就是我的?”

魏泽南看着手中的绿晶石,绿晶石泛着绿色的光芒,魏泽南内心觉得无比温暖,有一种牢牢占据它,永远把它带在身边的欲望。

已经下午六点多了,魏泽南把绿晶石放进口袋,回到旅馆中。

打开旅馆的房间门,还是看见菲利普一个人占着一张大床睡着了。无奈之下,另去开了一间房,脱掉了上衣,把绿晶石放在枕头下面上。

梦里的魏泽南变成了一个身穿灰色的战袍,全身闪烁着绿色的光芒,与一群恶心的怪物对抗。

当闹铃响起来的时候,魏泽南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伸了伸胳膊,赶紧起床,衣服放在哪边了?现在连一千度的眼镜都不管用了,这可怎么是好。

穿好衣服,赶紧洗刷。

魏泽南着挤出牙膏,刚含了口水要漱口,扑的一下把水全都吐到了镜子上。

只看见镜子里的自己的左肩膀上有一大半的很乱的纹身,而且放在桌子上的绿晶石已经在自己的脖子上戴着了,眼睛泛绿!!!

魏泽南立马光着上身,跑到菲利普的房间。

“咚咚,菲利普开门!!”魏泽南叫到。

菲利普穿着睡衣,揉着眼睛,打开了门,看了看魏泽南说:“你是谁啊?”

魏泽南说:“我是魏泽南啊!!”

菲利普瞪了魏泽南一眼,说:“小子,别再这里骗人,魏泽南什么时候纹没纹纹身,我会不知道吗?”菲利普心想:他眼睛泛绿,不会又是变型者吧?

魏泽南非常愤怒了,说:“我就是魏泽南啊!!”突然,戴在身上的绿晶石开始发光了,肩上的纹身也开始发光了。

魏泽南看着那绿晶石慢慢地融入胸口里,一脸的惊讶!!!!

魏泽南的胸口,隐隐的一个不规则的形状,绿色的颜色由深变浅,魏泽南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上。

魏泽南心想:为什么我会在一夜之间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为什么现在精力如此充沛,好像吃了龙虎丹一样。

“菲利普,你可以问我关于组织上的事情啊,这样不就能证明我是否是你的社长了吗?”

“那你说,上将叫什么名字?”

“吴刚!”

菲利普看魏泽南一下子就回答了出来,稍微有些放松了,接着问道:“那你说说何丹会什么?”

“会法术呗!”

“你真的是社长,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又是变型者呐。”菲利普放心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菲利普说:“你身上怎么有纹身啊?”菲利普非常质疑,因为魏泽南是个很爱干净的人(洁癖)的人,不允许身上有一点污垢,今天居然会纹了纹身,这就对菲利普产生了怀疑。

魏泽南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啊!!”

菲利普点了点头,“砰”,门有关上了。

菲利普心想:我还没睡够呢,还不想听你发神经!

魏泽南非常非常愤怒,捏紧拳头,向菲利普的房间门打去。

“砰”

房间门被魏泽南一拳打飞了。

躺在床上的菲利普还想有先知之明,好像早就知道魏泽南会把门大飞。

菲利普在床上站了起来,说:“社长,这是你第几次打门了啊?

魏泽南一下子吞吞吐吐说不出话了......

魏泽南跑到卧室,掀起枕头,绿晶石不见了。畏人的话在魏泽南耳边响起:切记,实力决定一切,但实力不是靠打打杀杀来的,凡事多动脑,不然与动物何异,我有一物送你,以弥你先天不足,至于能否成事,还得看你自身。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