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喂!你弹幕崩公主脸上了! > 第73章 没关系,因为折断了仙鹤的双翼

第73章 没关系,因为折断了仙鹤的双翼(1/1)

目录
好书推荐:

喂!你弹幕崩公主脸上了!第73章 没关系,因为折断了仙鹤的双翼

虽然今天才认识楚子桓,但元凰十分确信他绝对不会是那种愿意嫁给谦郡王做一个被困在深宅大院里的王妃的人。如果他当真愿意的话,也就不会闹今天这一场了。而且以楚子桓的能力,想要让谦郡王死心塌地的爱上自己并不难,难的是他该怎么在谦郡王疯狂的追逐下保全自身。

此刻眼前的景物不断浮动,人也开始走动,就像是雕像活了过来似的。只不过眼前的楚子桓,虽然衣着华丽,堪称倾国倾城,但脸上的表情却格外麻木空洞。如果不是还能走动还会呼吸,就真的像一尊被装扮好的雕像了。

元凰这会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并没有吭声,只是安静的看着眼前的景物不断转换。

楚子桓在身边丫鬟侍女的服侍下来到了客厅,就像一个插满了首饰的首饰架一样,坐在椅子上任由来人欣赏。

眼前所见的谦郡王比刚刚被拖下去的时候成熟了几分,但是那双眼睛却充斥着阴暗的情绪。明明台下高朋满座,热闹非凡,可谦郡王眼中却好像只能看见楚子桓一个。他们两个坐在台上,就像一对被人艳羡的模范夫妻。

谦郡王捞起一缕楚子桓的长发放在鼻尖轻嗅,脸上露出惬意的神色,只不过口中吐出的话却无比残忍。

“我的王妃,你又想离开我身边了吗?之前那个帮你的小丫鬟尸体,你应该见过了吧?”

楚子桓的身子微微一顿。虽然眼中闪过一丝深切的厌恶和痛楚,但还是因为谦郡王的话没有躲开他的触碰。

见状谦郡王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双眼睛看起来已经不像是人类才能有的了,因很毒辣,他似乎对这世上的一切都很不满意,想要报复。而作为他报复的主要对象,自然是坐在旁边的楚子桓。

“对,就是这样,乖乖做我的王妃吧。你要知道,你是不可能逃离我的。那些帮助你的人,都会死的无比凄惨。你也不想再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不是吗?说起来那个丫头当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给你送绝嗣药,损伤王妃身体的罪名,她一个小小的丫头还担待不起。只是没想到你宁愿这辈子都不能生育,也不愿意生我的孩子。不过没关系,就算你不能生孩子,也是我名正言顺的王妃。”

“不过,送到你身边的丫鬟仆人都是我精心挑选的,没想到你竟然能用那么短的时间就把她们策反……当然,如果你没有这么出众,当初我也不会看重你。”

“王妃,你说咱们两个之间的孽缘到底是因何而起呢?”

楚子桓闭了闭眼,一个字都没说,谦郡王却笑了。

“我知道你又想说后悔当初救了倒在路边的我,可是后悔也晚了,我们两个今生今世是一定要纠缠在一起的。就算死了,你也要以谦郡王王妃的身份与我一同葬在陵墓之内,生同寝,死同棺。”

楚子桓蜷缩在长袖中的手指狠狠的攥在一起,打磨圆润的指甲狠狠抠在幼嫩的掌心,却无法抠破表皮,楚子桓现在连这么一点儿伤害自己的权利都没有了。究竟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谦郡王打量着身边美的简直就像一座雕像的楚子桓,露出个痴痴的笑容。

“就这样一辈子待在我身边吧,王妃,我们两个注定要纠缠一辈子。这世上能配得上你的男人只有我。就算当初你没有嫁给我,又能在官场上走多长时间呢?你能确保自己一辈子不被别人发现身份的异常?哈,你真的太天真了,难道真以为展现出来自己的能力就能得到皇帝的重用?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愿意被一个女人骑在自己头上。”

“你错就错在太出众,太出色,出色的叫一众男人都觉得自惭形秽。所以你才会被打下尘埃。”

“王妃,时至今日,不知你可否后悔当初闹上皇宫,毁我私兵乱我封地?”

楚子桓依旧一个字也没说,不过谦郡王已经不在意了,他知道这一辈子楚子桓都不会喜欢自己,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终于抓住了这只美丽优雅的鹤,折断了它的双翼,叫它一辈子只能待在自己身边。

这深宅大院,以后就会是楚子桓的坟场。

谦郡王发自内心的觉得自己真的给了楚子桓一个好的归宿。毕竟如果不是他,犯了欺君罔上之罪的楚子桓怎么可能还活着?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打扮的娇艳非常的女子身姿婀娜的来到两人面前,怀中还抱着一个刚出满月的孩子。

谦郡王随意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点了点那两个裹在襁褓里的孩子。

“可惜啊,你身子坏了无法生育。这辈子注定是不会有我们两个的孩儿了,不过没关系,我还有很多孩子,你从这两个里面选一个,以后就是咱们的孩儿了。他会继承谦郡王府,会继承我们两个的一切。他会像你一样聪明过人,在史书之上,咱们两个永远都会是最恩爱的夫妻,共同孕育了最聪明的孩子。”

“你想逃离我。”

谦郡王这会儿狠狠的攥着那缕长发,突然咬牙切齿。楚子桓吃痛,却连一点反应也没有,谦郡王死死的盯着她,说出了后半句话。

“永远都不可能。陪着我一起死吧,我的,王妃!”

楚子桓纤长的睫毛微微一颤,一滴殷红的泪珠从眼角划了下来,划过那张倾国倾城的脸,最终落在衣服上,连点儿动静也没有就消失了。

谦郡王哈哈大笑,用力的拍着那张桌子,眼中满是受用舒畅。

“人呢?接着奏乐接着舞!接着喝!今天晚上咱们不醉不归!”

谦郡王已经疯了。

元凰无比确认画面中的那个谦郡王已经疯了,虽然现在的他就已经有点儿不正常,但至少没有疯到这个程度。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而且这座府邸看起来富丽堂皇,但四周隐隐有侍卫来回穿梭,看起来不像一场普通的宴会。而参与宴会的人在其中难免窃窃私语,所说的无非是谦郡王妃果然长得倾国倾城,怪不得是个红颜祸水,连累的谦郡王这些年都被打压的不成样子。

只可惜,在场众人,无人能看到楚子桓那滴滑落的血泪,就像没有人能听到她内心充斥着的嘶吼悲鸣。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