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精灵神的时空轨迹 > 021 第一次创世任务

021 第一次创世任务(1/1)

目录
好书推荐:

精灵神的时空轨迹021 第一次创世任务

冷空气中过于充沛的水汽压抑了皮肤的呼吸,吸收了人体表的热量,林定一一步踏出【传送门】首先感觉浑身又冷又潮,很不舒服。

远处顿甲一路冲撞扬起的尘埃与巨木倒塌根茎拔带出的土灰搅合在被乌云遮盖的晦暗的天空中让人分不清昼夜。

在林定一身侧与他并立的林复台用余光打量着四周天地巨变过后似乎并无太多改变的原始自然,扫完一圈收神凝视不远处悬在半空的训练家,走上前一步人畜无害的招呼道。

“你好,朋友。吃了吗?”

在他怀中,因两个世界时间流速差别而形貌悍锐狰狞的【灵蛇杖】,此刻莫名颤动。

感受到手杖的奇妙变化,林复台皱起眉头。他垂下左手轻轻拍打身后的林定一以作提醒,接过其递给自己的牛皮,低声念咒掐诀施放【法师护甲】。

雪拉比立在林复台的肩头安然不动,并不担心可能会发生的争斗。

天空中,被风尘遮蔽了面容的古代训练家双手抱胸,于远古巨蜓的振翅下衣袍猎猎。

地面上,前爪曲伏摆出战斗姿态的风速狗,竖起炸毛的如云铁尾威胁着发出低沉的嗡鸣嘶吼,狮子般凶猛的双目死死盯着面前陌生的二人与同样陌生的绿色精灵,等待着天空中训练家的指令。

“朋友!我们没有敌意,我们之间没有战斗的必要!”

林定一回想起与欧阳锋短暂的交手,额头微微冒汗,攥紧了手心里的羽毛与饼干,慢慢向侧边移动,小心的计算着自己与天上训练家之间的距离。

“嗷呜~呜嘤嘤…”

风速狗大声咆哮着打断了本想继续沟通的二林,忽的又呜咽起来,像是受了惊吓,夹起了尾巴,趴在地面把头埋低藏在了前爪之下。

就在这时,天空中的训练家说话了,声音中正平和,语调温吞却不拖沓。

“龙所传的林复台,你既饮了禖的血,亦分承了禖的光受命,也当作禖在此界的副次,于界外布行禖的道…”

这是阿尔宙斯的神灵降在这训练家的身上,借他的口说话。

伴随着祂的降临,整个世界都停滞了运转。被吹起的尘埃凝悬于空中不再浮沉,远古巨蜓的翅膀固着在天上停止扇动,风速狗的每一根毛发每一滴血液,森林中每一棵树的每一片树叶,通通冻结在了这一瞬间。

如果时间还有意义的话,那么此时此刻唯一还能行动的,除开与阿尔宙斯禊誓受命的林定一与对此情此景早有预见的雪拉比之外,便只有被祂提问的林复台了。

“你却为何要与禖作对?不必欺骗或试探。林复台,你为何拒不履命?”

林定一紧张地将目光瞟向林复台,见他没有丢出【火焰箭】才眉头舒展。

林复台仰视着天上的人影,中年训练家面孔模糊,双目处亮着两点白色的火光,没由来一阵心慌,说出了脑中所想的一切。

“我不知道…我是个无神论者,本来我们兄弟俩出来冒险的,莫名其妙定一就签了卖身契,我也稀里糊涂就要给你卖命,头顶上多了个活爹,我不接受。”

“你心中曾动了妄念,得了小的而弃了大的,视禖作虚假的玩偶而不敬,今现却仰禖的威能复活,所以生了羞愤怨惧,心被魔鬼操纵,于是疏远你的宗主,逞能阻挠禖的功业。”

林定一淡定的看着林复台的脸渐渐发红,听到魔鬼二字,有些诧异,脑海中骑拉帝纳的身影一闪而过,心道:‘《口袋妖怪》还有魔鬼的吗?’

“但是龙所传的林复台,你全然忘了,你等是最初的民,为禖第一眼所见,应了特别的愿而使时空复苏,为禖的长子,生饮了禖的血。不论是否如你的意,林复台,你都将助禖重塑世界,将旧属禖的寻还与禖,旧归界外的新献与禖。”

“不对,你说的不对!”

林复台低头深呼吸两下冷静下来道,“你刚刚说的,确实不假,但那只是我个人自私。这样自私的理由是说服不了任何人的。我自有名正言顺的正当理由来拒绝你……”

林复台抬起头,双眼微眯,盯着半空中那越来越亮,已经有些刺眼的两团火,沉声道:“阿尔宙斯,你不是我的神,我也没有什么宗主造物主救世主的。”

听到这,天上的人形逐渐淡去,露出了身后阿尔宙斯威严的本尊。祂双眼中的白光愈发锃亮。

“你创造了这些精灵们,是这个世界的创世神。但我只是来自异世界的人类,是从单细胞生物一步步进化而来的人类。我兄弟林定一…”

林复台仅仅盯着那两团火一会儿刺痛的双眼便泛出了泪水,眼底视网膜上被白光灼烧烙印留下了阿尔宙斯的痕迹,于是借着话头光明正大的把目光转到林定一的身上。

天空中阿尔宙斯放出的明亮白光从林定一的身体上反射,经林复台那被泪水浸润的瞳孔弯曲散射后,正映在阿尔宙斯那淡淡的虚影上。看到与阿尔宙斯重叠的林定一,林复台一时失神。

‘我不会半瞎了吧,这是生气了?阿尔宙斯不会能读心吧?有点恐怖啊……’

林复台收回目光,不再胡思乱想,闭目深呼吸了一口,再度睁眼抬头望向露出真面目的阿尔宙斯。不知为何,他觉得光芒似乎没有之前那么刺眼了。

“不管他是不是我这样的人类,他的由来同样与你无关,在你塑造的世界里我们两人都只是过客。诚然我们的冒险离不开精灵伙伴的支持,这一次我也确实靠你的力量活了过来,甚至以后我们还有可能再度向你寻求帮助也说不准。”

“但这只是交易,是投资与回报。你正是依靠对我们的这小小的一点帮助,才轻而易举的获得了林定一找到的侏罗纪世界不是吗?”

“看看你的新世界,你给予我们的,不是已经十倍百倍的还给你了吗?”

“呵…”沉默了片刻,天空中的阿尔宙斯突然绽放出了绚烂夺目的光辉。

“现在的你既看不到过去之后,也看不到未来以先。”

白光充斥填满了林复台的视野遮蔽了现实,像一块明亮的白色幕布,显映出一尊双臂四足半龙人侧背。

半龙人矗立在虚空中,如同神祇一般。祂宏伟的铁灰色金属般的身躯周身被幽蓝的星光环绕,期间有几点耀眼的流星游动,祂的手臂从镶着蓝色宝石的双肩往下逐渐淡去直至透明,完全藏于虚空之中,修长的剑尾如折扇般展开,侍立在阿尔宙斯的身旁。

白色幕布另一边的阿尔宙斯扭过头,目光穿透了时光,安定寂然的看着渺小若尘埃的林复台。

半龙人有所感应,回过身低头看向身后,他的面容竟与林复台有八九分相似,只是伟岸者头上生角脊背生刺,与血红的双目相衬相映,分外狰狞;而渺小者的青涩圆润,满脸震惊少了一分冷漠。

“龙所传的林复台,不论你是否愿意,你注定要行你早在过去劫旧界便与禖立下的约,为禖的爪牙、鹰犬,替禖张目,使你照面过的生灵赞颂禖名,使你经行过的地耀下禖光。”

白光散去。

林定一眼看着林复台忽然打冷颤而后额头冒汗呼吸急促,便靠近两步推了他一把,奇怪道:“你怎么了?”

“比~”雪拉比伸手在林复台的眼前来回晃动,拉回了失神的伙伴。

“你刚刚看到啥了,怎么怂成这样?”林定一眉毛提起,语气恶劣的关心林复台道。

“我好像看到我在给他当狗。”

“你说啥?”

“就是说我也中招了,这个阿尔宙斯真的有点东西的。”林复台轻拍雪拉比的手,表示自己没问题,转头对林定一强笑道。

“阿尔宙斯,反正就算刚刚那些画面是假的我现在也看不出来,所以我就当它是真的。”

林复台回过头来还是嘴硬了一句,“反正我最终都会给你当爪牙,替你张目,那我就算现在等会儿回家找人作法驱邪也没关系吧?”

“…毫无意义。”

虽然看不太真切,但是林定一依然从天上的训练家被阴影遮盖的脸上读出了无语的心情。

“好,我就当你同意了。现在谈谈眼下。”

“你要我们帮你创世对吧?”林复台恢复了几分从容,咽了口口水道,“我们需要能量水晶启动【半位面】里的传送门,你要我们帮你创世,车马费总要报销吧?”

阿尔宙斯看向林定一。

林定一的面前突然凭空出现一个小袋子,他内力奔腾,眼疾手快一把接住,打开一看里面装着满满的能量水晶。

二人欣喜对视一眼,林复台底气更足了,继续道:“现在通勤的问题解决了。那关于创世具体我们要做什么,怎样才算完成任务,kpi怎么算,十倍回报,先预付多少作为行动经费?”

“理应如此。”

林定一听到脑海中一声洪亮的钟鸣声,一股庞大的信息瞬间灌满了他的脑海,搅得他头昏脑涨。等他好不容易理清了信息恢复神智后,便看到之前与风速狗战斗的顿甲被凭空提摄至自己面前,在一片静止的世界中恢复了活动,正慌乱着四蹄乱蹬。

一阵白光照射过后,顿甲不再慌乱,本就岩石般坚硬的皮肤增强了韧性,漆黑的长鼻子与连在一起从头到尾加厚的皮甲现在是漂亮的紫色,其上长出了洋红色的尖锐鳞片,与四足间生出的护蹄毛一般颜色。顿甲最标志性的武器,那对粗壮的长牙更是长了不止一倍,向上生长弯曲,夸张到尖锐的前端几乎转了一个圈,低头时便能很好的挡住鼻子后比较而言相对脆弱的凶悍双眼。

“这是…雄伟牙!?”看到一瞬间便模样大变,而后亲昵的用鼻子蹭着林定一的精灵,林复台惊羡道。“这就是预付吗?”

黑色的精灵球一如之前的小袋子那样突兀的出现,正落在雄伟牙的头顶,与其轻轻相碰而后跳起,射出一道红光包裹住雄伟牙将其收入球中,而后便落在林定一的手上。

“那我的呢?”

林复台有些急切的羡慕道。说完,他的口袋忽然一阵震动,里头的手机自动飘了出来,浮在半空中,屏幕自己亮起,亮起一双粉色的大眼睛。而后林复台的手机冒出一阵火花,释放出粉色的等离子体电浆作为外壳将自身保护在其中,电浆向手机两旁外延,拉出长长的电弧击打着两旁的空气,像是拖着两条尾巴。

“啊,洛托姆…”

“不管他是不是我这样的人类,他的由来同样与你无关,在你塑造的世界里我们两人都只是过客。诚然我们的冒险离不开精灵伙伴的支持,这一次我也确实靠你的力量活了过来,甚至以后我们还有可能再度向你寻求帮助也说不准。”

“但这只是交易,是投资与回报。你正是依靠对我们的这小小的一点帮助,才轻而易举的获得了林定一找到的侏罗纪世界不是吗?”

“看看你的新世界,你给予我们的,不是已经十倍百倍的还给你了吗?”

“呵…”沉默了片刻,天空中的阿尔宙斯突然绽放出了绚烂夺目的光辉。

“现在的你既看不到过去之后,也看不到未来以先。”

白光充斥填满了林复台的视野遮蔽了现实,像一块明亮的白色幕布,显映出一尊双臂四足半龙人侧背。

半龙人矗立在虚空中,如同神祇一般。祂宏伟的铁灰色金属般的身躯周身被幽蓝的星光环绕,期间有几点耀眼的流星游动,祂的手臂从镶着蓝色宝石的双肩往下逐渐淡去直至透明,完全藏于虚空之中,修长的剑尾如折扇般展开,侍立在阿尔宙斯的身旁。

白色幕布另一边的阿尔宙斯扭过头,目光穿透了时光,安定寂然的看着渺小若尘埃的林复台。

半龙人有所感应,回过身低头看向身后,他的面容竟与林复台有八九分相似,只是伟岸者头上生角脊背生刺,与血红的双目相衬相映,分外狰狞;而渺小者的青涩圆润,满脸震惊少了一分冷漠。

“龙所传的林复台,不论你是否愿意,你注定要行你早在过去劫旧界便与禖立下的约,为禖的爪牙、鹰犬,替禖张目,使你照面过的生灵赞颂禖名,使你经行过的地耀下禖光。”

白光散去。

林定一眼看着林复台忽然打冷颤而后额头冒汗呼吸急促,便靠近两步推了他一把,奇怪道:“你怎么了?”

“比~”雪拉比伸手在林复台的眼前来回晃动,拉回了失神的伙伴。

“你刚刚看到啥了,怎么怂成这样?”林定一眉毛提起,语气恶劣的关心林复台道。

“我好像看到我在给他当狗。”

“你说啥?”

“就是说我也中招了,这个阿尔宙斯真的有点东西的。”林复台轻拍雪拉比的手,表示自己没问题,转头对林定一强笑道。

“阿尔宙斯,反正就算刚刚那些画面是假的我现在也看不出来,所以我就当它是真的。”

林复台回过头来还是嘴硬了一句,“反正我最终都会给你当爪牙,替你张目,那我就算现在等会儿回家找人作法驱邪也没关系吧?”

“…毫无意义。”

虽然看不太真切,但是林定一依然从天上的训练家被阴影遮盖的脸上读出了无语的心情。

“好,我就当你同意了。现在谈谈眼下。”

“你要我们帮你创世对吧?”林复台恢复了几分从容,咽了口口水道,“我们需要能量水晶启动【半位面】里的传送门,你要我们帮你创世,车马费总要报销吧?”

阿尔宙斯看向林定一。

林定一的面前突然凭空出现一个小袋子,他内力奔腾,眼疾手快一把接住,打开一看里面装着满满的能量水晶。

二人欣喜对视一眼,林复台底气更足了,继续道:“现在通勤的问题解决了。那关于创世具体我们要做什么,怎样才算完成任务,kpi怎么算,十倍回报,先预付多少作为行动经费?”

“理应如此。”

林定一听到脑海中一声洪亮的钟鸣声,一股庞大的信息瞬间灌满了他的脑海,搅得他头昏脑涨。等他好不容易理清了信息恢复神智后,便看到之前与风速狗战斗的顿甲被凭空提摄至自己面前,在一片静止的世界中恢复了活动,正慌乱着四蹄乱蹬。

一阵白光照射过后,顿甲不再慌乱,本就岩石般坚硬的皮肤增强了韧性,漆黑的长鼻子与连在一起从头到尾加厚的皮甲现在是漂亮的紫色,其上长出了洋红色的尖锐鳞片,与四足间生出的护蹄毛一般颜色。顿甲最标志性的武器,那对粗壮的长牙更是长了不止一倍,向上生长弯曲,夸张到尖锐的前端几乎转了一个圈,低头时便能很好的挡住鼻子后比较而言相对脆弱的凶悍双眼。

“这是…雄伟牙!?”看到一瞬间便模样大变,而后亲昵的用鼻子蹭着林定一的精灵,林复台惊羡道。“这就是预付吗?”

黑色的精灵球一如之前的小袋子那样突兀的出现,正落在雄伟牙的头顶,与其轻轻相碰而后跳起,射出一道红光包裹住雄伟牙将其收入球中,而后便落在林定一的手上。

“那我的呢?”

林复台有些急切的羡慕道。说完,他的口袋忽然一阵震动,里头的手机自动飘了出来,浮在半空中,屏幕自己亮起,亮起一双粉色的大眼睛。而后林复台的手机冒出一阵火花,释放出粉色的等离子体电浆作为外壳将自身保护在其中,电浆向手机两旁外延,拉出长长的电弧击打着两旁的空气,像是拖着两条尾巴。

“啊,洛托姆…”

“不管他是不是我这样的人类,他的由来同样与你无关,在你塑造的世界里我们两人都只是过客。诚然我们的冒险离不开精灵伙伴的支持,这一次我也确实靠你的力量活了过来,甚至以后我们还有可能再度向你寻求帮助也说不准。”

“但这只是交易,是投资与回报。你正是依靠对我们的这小小的一点帮助,才轻而易举的获得了林定一找到的侏罗纪世界不是吗?”

“看看你的新世界,你给予我们的,不是已经十倍百倍的还给你了吗?”

“呵…”沉默了片刻,天空中的阿尔宙斯突然绽放出了绚烂夺目的光辉。

“现在的你既看不到过去之后,也看不到未来以先。”

白光充斥填满了林复台的视野遮蔽了现实,像一块明亮的白色幕布,显映出一尊双臂四足半龙人侧背。

半龙人矗立在虚空中,如同神祇一般。祂宏伟的铁灰色金属般的身躯周身被幽蓝的星光环绕,期间有几点耀眼的流星游动,祂的手臂从镶着蓝色宝石的双肩往下逐渐淡去直至透明,完全藏于虚空之中,修长的剑尾如折扇般展开,侍立在阿尔宙斯的身旁。

白色幕布另一边的阿尔宙斯扭过头,目光穿透了时光,安定寂然的看着渺小若尘埃的林复台。

半龙人有所感应,回过身低头看向身后,他的面容竟与林复台有八九分相似,只是伟岸者头上生角脊背生刺,与血红的双目相衬相映,分外狰狞;而渺小者的青涩圆润,满脸震惊少了一分冷漠。

“龙所传的林复台,不论你是否愿意,你注定要行你早在过去劫旧界便与禖立下的约,为禖的爪牙、鹰犬,替禖张目,使你照面过的生灵赞颂禖名,使你经行过的地耀下禖光。”

白光散去。

林定一眼看着林复台忽然打冷颤而后额头冒汗呼吸急促,便靠近两步推了他一把,奇怪道:“你怎么了?”

“比~”雪拉比伸手在林复台的眼前来回晃动,拉回了失神的伙伴。

“你刚刚看到啥了,怎么怂成这样?”林定一眉毛提起,语气恶劣的关心林复台道。

“我好像看到我在给他当狗。”

“你说啥?”

“就是说我也中招了,这个阿尔宙斯真的有点东西的。”林复台轻拍雪拉比的手,表示自己没问题,转头对林定一强笑道。

“阿尔宙斯,反正就算刚刚那些画面是假的我现在也看不出来,所以我就当它是真的。”

林复台回过头来还是嘴硬了一句,“反正我最终都会给你当爪牙,替你张目,那我就算现在等会儿回家找人作法驱邪也没关系吧?”

“…毫无意义。”

虽然看不太真切,但是林定一依然从天上的训练家被阴影遮盖的脸上读出了无语的心情。

“好,我就当你同意了。现在谈谈眼下。”

“你要我们帮你创世对吧?”林复台恢复了几分从容,咽了口口水道,“我们需要能量水晶启动【半位面】里的传送门,你要我们帮你创世,车马费总要报销吧?”

阿尔宙斯看向林定一。

林定一的面前突然凭空出现一个小袋子,他内力奔腾,眼疾手快一把接住,打开一看里面装着满满的能量水晶。

二人欣喜对视一眼,林复台底气更足了,继续道:“现在通勤的问题解决了。那关于创世具体我们要做什么,怎样才算完成任务,kpi怎么算,十倍回报,先预付多少作为行动经费?”

“理应如此。”

林定一听到脑海中一声洪亮的钟鸣声,一股庞大的信息瞬间灌满了他的脑海,搅得他头昏脑涨。等他好不容易理清了信息恢复神智后,便看到之前与风速狗战斗的顿甲被凭空提摄至自己面前,在一片静止的世界中恢复了活动,正慌乱着四蹄乱蹬。

一阵白光照射过后,顿甲不再慌乱,本就岩石般坚硬的皮肤增强了韧性,漆黑的长鼻子与连在一起从头到尾加厚的皮甲现在是漂亮的紫色,其上长出了洋红色的尖锐鳞片,与四足间生出的护蹄毛一般颜色。顿甲最标志性的武器,那对粗壮的长牙更是长了不止一倍,向上生长弯曲,夸张到尖锐的前端几乎转了一个圈,低头时便能很好的挡住鼻子后比较而言相对脆弱的凶悍双眼。

“这是…雄伟牙!?”看到一瞬间便模样大变,而后亲昵的用鼻子蹭着林定一的精灵,林复台惊羡道。“这就是预付吗?”

黑色的精灵球一如之前的小袋子那样突兀的出现,正落在雄伟牙的头顶,与其轻轻相碰而后跳起,射出一道红光包裹住雄伟牙将其收入球中,而后便落在林定一的手上。

“那我的呢?”

林复台有些急切的羡慕道。说完,他的口袋忽然一阵震动,里头的手机自动飘了出来,浮在半空中,屏幕自己亮起,亮起一双粉色的大眼睛。而后林复台的手机冒出一阵火花,释放出粉色的等离子体电浆作为外壳将自身保护在其中,电浆向手机两旁外延,拉出长长的电弧击打着两旁的空气,像是拖着两条尾巴。

“啊,洛托姆…”

“不管他是不是我这样的人类,他的由来同样与你无关,在你塑造的世界里我们两人都只是过客。诚然我们的冒险离不开精灵伙伴的支持,这一次我也确实靠你的力量活了过来,甚至以后我们还有可能再度向你寻求帮助也说不准。”

“但这只是交易,是投资与回报。你正是依靠对我们的这小小的一点帮助,才轻而易举的获得了林定一找到的侏罗纪世界不是吗?”

“看看你的新世界,你给予我们的,不是已经十倍百倍的还给你了吗?”

“呵…”沉默了片刻,天空中的阿尔宙斯突然绽放出了绚烂夺目的光辉。

“现在的你既看不到过去之后,也看不到未来以先。”

白光充斥填满了林复台的视野遮蔽了现实,像一块明亮的白色幕布,显映出一尊双臂四足半龙人侧背。

半龙人矗立在虚空中,如同神祇一般。祂宏伟的铁灰色金属般的身躯周身被幽蓝的星光环绕,期间有几点耀眼的流星游动,祂的手臂从镶着蓝色宝石的双肩往下逐渐淡去直至透明,完全藏于虚空之中,修长的剑尾如折扇般展开,侍立在阿尔宙斯的身旁。

白色幕布另一边的阿尔宙斯扭过头,目光穿透了时光,安定寂然的看着渺小若尘埃的林复台。

半龙人有所感应,回过身低头看向身后,他的面容竟与林复台有八九分相似,只是伟岸者头上生角脊背生刺,与血红的双目相衬相映,分外狰狞;而渺小者的青涩圆润,满脸震惊少了一分冷漠。

“龙所传的林复台,不论你是否愿意,你注定要行你早在过去劫旧界便与禖立下的约,为禖的爪牙、鹰犬,替禖张目,使你照面过的生灵赞颂禖名,使你经行过的地耀下禖光。”

白光散去。

林定一眼看着林复台忽然打冷颤而后额头冒汗呼吸急促,便靠近两步推了他一把,奇怪道:“你怎么了?”

“比~”雪拉比伸手在林复台的眼前来回晃动,拉回了失神的伙伴。

“你刚刚看到啥了,怎么怂成这样?”林定一眉毛提起,语气恶劣的关心林复台道。

“我好像看到我在给他当狗。”

“你说啥?”

“就是说我也中招了,这个阿尔宙斯真的有点东西的。”林复台轻拍雪拉比的手,表示自己没问题,转头对林定一强笑道。

“阿尔宙斯,反正就算刚刚那些画面是假的我现在也看不出来,所以我就当它是真的。”

林复台回过头来还是嘴硬了一句,“反正我最终都会给你当爪牙,替你张目,那我就算现在等会儿回家找人作法驱邪也没关系吧?”

“…毫无意义。”

虽然看不太真切,但是林定一依然从天上的训练家被阴影遮盖的脸上读出了无语的心情。

“好,我就当你同意了。现在谈谈眼下。”

“你要我们帮你创世对吧?”林复台恢复了几分从容,咽了口口水道,“我们需要能量水晶启动【半位面】里的传送门,你要我们帮你创世,车马费总要报销吧?”

阿尔宙斯看向林定一。

林定一的面前突然凭空出现一个小袋子,他内力奔腾,眼疾手快一把接住,打开一看里面装着满满的能量水晶。

二人欣喜对视一眼,林复台底气更足了,继续道:“现在通勤的问题解决了。那关于创世具体我们要做什么,怎样才算完成任务,kpi怎么算,十倍回报,先预付多少作为行动经费?”

“理应如此。”

林定一听到脑海中一声洪亮的钟鸣声,一股庞大的信息瞬间灌满了他的脑海,搅得他头昏脑涨。等他好不容易理清了信息恢复神智后,便看到之前与风速狗战斗的顿甲被凭空提摄至自己面前,在一片静止的世界中恢复了活动,正慌乱着四蹄乱蹬。

一阵白光照射过后,顿甲不再慌乱,本就岩石般坚硬的皮肤增强了韧性,漆黑的长鼻子与连在一起从头到尾加厚的皮甲现在是漂亮的紫色,其上长出了洋红色的尖锐鳞片,与四足间生出的护蹄毛一般颜色。顿甲最标志性的武器,那对粗壮的长牙更是长了不止一倍,向上生长弯曲,夸张到尖锐的前端几乎转了一个圈,低头时便能很好的挡住鼻子后比较而言相对脆弱的凶悍双眼。

“这是…雄伟牙!?”看到一瞬间便模样大变,而后亲昵的用鼻子蹭着林定一的精灵,林复台惊羡道。“这就是预付吗?”

黑色的精灵球一如之前的小袋子那样突兀的出现,正落在雄伟牙的头顶,与其轻轻相碰而后跳起,射出一道红光包裹住雄伟牙将其收入球中,而后便落在林定一的手上。

“那我的呢?”

林复台有些急切的羡慕道。说完,他的口袋忽然一阵震动,里头的手机自动飘了出来,浮在半空中,屏幕自己亮起,亮起一双粉色的大眼睛。而后林复台的手机冒出一阵火花,释放出粉色的等离子体电浆作为外壳将自身保护在其中,电浆向手机两旁外延,拉出长长的电弧击打着两旁的空气,像是拖着两条尾巴。

“啊,洛托姆…”

“不管他是不是我这样的人类,他的由来同样与你无关,在你塑造的世界里我们两人都只是过客。诚然我们的冒险离不开精灵伙伴的支持,这一次我也确实靠你的力量活了过来,甚至以后我们还有可能再度向你寻求帮助也说不准。”

“但这只是交易,是投资与回报。你正是依靠对我们的这小小的一点帮助,才轻而易举的获得了林定一找到的侏罗纪世界不是吗?”

“看看你的新世界,你给予我们的,不是已经十倍百倍的还给你了吗?”

“呵…”沉默了片刻,天空中的阿尔宙斯突然绽放出了绚烂夺目的光辉。

“现在的你既看不到过去之后,也看不到未来以先。”

白光充斥填满了林复台的视野遮蔽了现实,像一块明亮的白色幕布,显映出一尊双臂四足半龙人侧背。

半龙人矗立在虚空中,如同神祇一般。祂宏伟的铁灰色金属般的身躯周身被幽蓝的星光环绕,期间有几点耀眼的流星游动,祂的手臂从镶着蓝色宝石的双肩往下逐渐淡去直至透明,完全藏于虚空之中,修长的剑尾如折扇般展开,侍立在阿尔宙斯的身旁。

白色幕布另一边的阿尔宙斯扭过头,目光穿透了时光,安定寂然的看着渺小若尘埃的林复台。

半龙人有所感应,回过身低头看向身后,他的面容竟与林复台有八九分相似,只是伟岸者头上生角脊背生刺,与血红的双目相衬相映,分外狰狞;而渺小者的青涩圆润,满脸震惊少了一分冷漠。

“龙所传的林复台,不论你是否愿意,你注定要行你早在过去劫旧界便与禖立下的约,为禖的爪牙、鹰犬,替禖张目,使你照面过的生灵赞颂禖名,使你经行过的地耀下禖光。”

白光散去。

林定一眼看着林复台忽然打冷颤而后额头冒汗呼吸急促,便靠近两步推了他一把,奇怪道:“你怎么了?”

“比~”雪拉比伸手在林复台的眼前来回晃动,拉回了失神的伙伴。

“你刚刚看到啥了,怎么怂成这样?”林定一眉毛提起,语气恶劣的关心林复台道。

“我好像看到我在给他当狗。”

“你说啥?”

“就是说我也中招了,这个阿尔宙斯真的有点东西的。”林复台轻拍雪拉比的手,表示自己没问题,转头对林定一强笑道。

“阿尔宙斯,反正就算刚刚那些画面是假的我现在也看不出来,所以我就当它是真的。”

林复台回过头来还是嘴硬了一句,“反正我最终都会给你当爪牙,替你张目,那我就算现在等会儿回家找人作法驱邪也没关系吧?”

“…毫无意义。”

虽然看不太真切,但是林定一依然从天上的训练家被阴影遮盖的脸上读出了无语的心情。

“好,我就当你同意了。现在谈谈眼下。”

“你要我们帮你创世对吧?”林复台恢复了几分从容,咽了口口水道,“我们需要能量水晶启动【半位面】里的传送门,你要我们帮你创世,车马费总要报销吧?”

阿尔宙斯看向林定一。

林定一的面前突然凭空出现一个小袋子,他内力奔腾,眼疾手快一把接住,打开一看里面装着满满的能量水晶。

二人欣喜对视一眼,林复台底气更足了,继续道:“现在通勤的问题解决了。那关于创世具体我们要做什么,怎样才算完成任务,kpi怎么算,十倍回报,先预付多少作为行动经费?”

“理应如此。”

林定一听到脑海中一声洪亮的钟鸣声,一股庞大的信息瞬间灌满了他的脑海,搅得他头昏脑涨。等他好不容易理清了信息恢复神智后,便看到之前与风速狗战斗的顿甲被凭空提摄至自己面前,在一片静止的世界中恢复了活动,正慌乱着四蹄乱蹬。

一阵白光照射过后,顿甲不再慌乱,本就岩石般坚硬的皮肤增强了韧性,漆黑的长鼻子与连在一起从头到尾加厚的皮甲现在是漂亮的紫色,其上长出了洋红色的尖锐鳞片,与四足间生出的护蹄毛一般颜色。顿甲最标志性的武器,那对粗壮的长牙更是长了不止一倍,向上生长弯曲,夸张到尖锐的前端几乎转了一个圈,低头时便能很好的挡住鼻子后比较而言相对脆弱的凶悍双眼。

“这是…雄伟牙!?”看到一瞬间便模样大变,而后亲昵的用鼻子蹭着林定一的精灵,林复台惊羡道。“这就是预付吗?”

黑色的精灵球一如之前的小袋子那样突兀的出现,正落在雄伟牙的头顶,与其轻轻相碰而后跳起,射出一道红光包裹住雄伟牙将其收入球中,而后便落在林定一的手上。

“那我的呢?”

林复台有些急切的羡慕道。说完,他的口袋忽然一阵震动,里头的手机自动飘了出来,浮在半空中,屏幕自己亮起,亮起一双粉色的大眼睛。而后林复台的手机冒出一阵火花,释放出粉色的等离子体电浆作为外壳将自身保护在其中,电浆向手机两旁外延,拉出长长的电弧击打着两旁的空气,像是拖着两条尾巴。

“啊,洛托姆…”

“不管他是不是我这样的人类,他的由来同样与你无关,在你塑造的世界里我们两人都只是过客。诚然我们的冒险离不开精灵伙伴的支持,这一次我也确实靠你的力量活了过来,甚至以后我们还有可能再度向你寻求帮助也说不准。”

“但这只是交易,是投资与回报。你正是依靠对我们的这小小的一点帮助,才轻而易举的获得了林定一找到的侏罗纪世界不是吗?”

“看看你的新世界,你给予我们的,不是已经十倍百倍的还给你了吗?”

“呵…”沉默了片刻,天空中的阿尔宙斯突然绽放出了绚烂夺目的光辉。

“现在的你既看不到过去之后,也看不到未来以先。”

白光充斥填满了林复台的视野遮蔽了现实,像一块明亮的白色幕布,显映出一尊双臂四足半龙人侧背。

半龙人矗立在虚空中,如同神祇一般。祂宏伟的铁灰色金属般的身躯周身被幽蓝的星光环绕,期间有几点耀眼的流星游动,祂的手臂从镶着蓝色宝石的双肩往下逐渐淡去直至透明,完全藏于虚空之中,修长的剑尾如折扇般展开,侍立在阿尔宙斯的身旁。

白色幕布另一边的阿尔宙斯扭过头,目光穿透了时光,安定寂然的看着渺小若尘埃的林复台。

半龙人有所感应,回过身低头看向身后,他的面容竟与林复台有八九分相似,只是伟岸者头上生角脊背生刺,与血红的双目相衬相映,分外狰狞;而渺小者的青涩圆润,满脸震惊少了一分冷漠。

“龙所传的林复台,不论你是否愿意,你注定要行你早在过去劫旧界便与禖立下的约,为禖的爪牙、鹰犬,替禖张目,使你照面过的生灵赞颂禖名,使你经行过的地耀下禖光。”

白光散去。

林定一眼看着林复台忽然打冷颤而后额头冒汗呼吸急促,便靠近两步推了他一把,奇怪道:“你怎么了?”

“比~”雪拉比伸手在林复台的眼前来回晃动,拉回了失神的伙伴。

“你刚刚看到啥了,怎么怂成这样?”林定一眉毛提起,语气恶劣的关心林复台道。

“我好像看到我在给他当狗。”

“你说啥?”

“就是说我也中招了,这个阿尔宙斯真的有点东西的。”林复台轻拍雪拉比的手,表示自己没问题,转头对林定一强笑道。

“阿尔宙斯,反正就算刚刚那些画面是假的我现在也看不出来,所以我就当它是真的。”

林复台回过头来还是嘴硬了一句,“反正我最终都会给你当爪牙,替你张目,那我就算现在等会儿回家找人作法驱邪也没关系吧?”

“…毫无意义。”

虽然看不太真切,但是林定一依然从天上的训练家被阴影遮盖的脸上读出了无语的心情。

“好,我就当你同意了。现在谈谈眼下。”

“你要我们帮你创世对吧?”林复台恢复了几分从容,咽了口口水道,“我们需要能量水晶启动【半位面】里的传送门,你要我们帮你创世,车马费总要报销吧?”

阿尔宙斯看向林定一。

林定一的面前突然凭空出现一个小袋子,他内力奔腾,眼疾手快一把接住,打开一看里面装着满满的能量水晶。

二人欣喜对视一眼,林复台底气更足了,继续道:“现在通勤的问题解决了。那关于创世具体我们要做什么,怎样才算完成任务,kpi怎么算,十倍回报,先预付多少作为行动经费?”

“理应如此。”

林定一听到脑海中一声洪亮的钟鸣声,一股庞大的信息瞬间灌满了他的脑海,搅得他头昏脑涨。等他好不容易理清了信息恢复神智后,便看到之前与风速狗战斗的顿甲被凭空提摄至自己面前,在一片静止的世界中恢复了活动,正慌乱着四蹄乱蹬。

一阵白光照射过后,顿甲不再慌乱,本就岩石般坚硬的皮肤增强了韧性,漆黑的长鼻子与连在一起从头到尾加厚的皮甲现在是漂亮的紫色,其上长出了洋红色的尖锐鳞片,与四足间生出的护蹄毛一般颜色。顿甲最标志性的武器,那对粗壮的长牙更是长了不止一倍,向上生长弯曲,夸张到尖锐的前端几乎转了一个圈,低头时便能很好的挡住鼻子后比较而言相对脆弱的凶悍双眼。

“这是…雄伟牙!?”看到一瞬间便模样大变,而后亲昵的用鼻子蹭着林定一的精灵,林复台惊羡道。“这就是预付吗?”

黑色的精灵球一如之前的小袋子那样突兀的出现,正落在雄伟牙的头顶,与其轻轻相碰而后跳起,射出一道红光包裹住雄伟牙将其收入球中,而后便落在林定一的手上。

“那我的呢?”

林复台有些急切的羡慕道。说完,他的口袋忽然一阵震动,里头的手机自动飘了出来,浮在半空中,屏幕自己亮起,亮起一双粉色的大眼睛。而后林复台的手机冒出一阵火花,释放出粉色的等离子体电浆作为外壳将自身保护在其中,电浆向手机两旁外延,拉出长长的电弧击打着两旁的空气,像是拖着两条尾巴。

“啊,洛托姆…”

“不管他是不是我这样的人类,他的由来同样与你无关,在你塑造的世界里我们两人都只是过客。诚然我们的冒险离不开精灵伙伴的支持,这一次我也确实靠你的力量活了过来,甚至以后我们还有可能再度向你寻求帮助也说不准。”

“但这只是交易,是投资与回报。你正是依靠对我们的这小小的一点帮助,才轻而易举的获得了林定一找到的侏罗纪世界不是吗?”

“看看你的新世界,你给予我们的,不是已经十倍百倍的还给你了吗?”

“呵…”沉默了片刻,天空中的阿尔宙斯突然绽放出了绚烂夺目的光辉。

“现在的你既看不到过去之后,也看不到未来以先。”

白光充斥填满了林复台的视野遮蔽了现实,像一块明亮的白色幕布,显映出一尊双臂四足半龙人侧背。

半龙人矗立在虚空中,如同神祇一般。祂宏伟的铁灰色金属般的身躯周身被幽蓝的星光环绕,期间有几点耀眼的流星游动,祂的手臂从镶着蓝色宝石的双肩往下逐渐淡去直至透明,完全藏于虚空之中,修长的剑尾如折扇般展开,侍立在阿尔宙斯的身旁。

白色幕布另一边的阿尔宙斯扭过头,目光穿透了时光,安定寂然的看着渺小若尘埃的林复台。

半龙人有所感应,回过身低头看向身后,他的面容竟与林复台有八九分相似,只是伟岸者头上生角脊背生刺,与血红的双目相衬相映,分外狰狞;而渺小者的青涩圆润,满脸震惊少了一分冷漠。

“龙所传的林复台,不论你是否愿意,你注定要行你早在过去劫旧界便与禖立下的约,为禖的爪牙、鹰犬,替禖张目,使你照面过的生灵赞颂禖名,使你经行过的地耀下禖光。”

白光散去。

林定一眼看着林复台忽然打冷颤而后额头冒汗呼吸急促,便靠近两步推了他一把,奇怪道:“你怎么了?”

“比~”雪拉比伸手在林复台的眼前来回晃动,拉回了失神的伙伴。

“你刚刚看到啥了,怎么怂成这样?”林定一眉毛提起,语气恶劣的关心林复台道。

“我好像看到我在给他当狗。”

“你说啥?”

“就是说我也中招了,这个阿尔宙斯真的有点东西的。”林复台轻拍雪拉比的手,表示自己没问题,转头对林定一强笑道。

“阿尔宙斯,反正就算刚刚那些画面是假的我现在也看不出来,所以我就当它是真的。”

林复台回过头来还是嘴硬了一句,“反正我最终都会给你当爪牙,替你张目,那我就算现在等会儿回家找人作法驱邪也没关系吧?”

“…毫无意义。”

虽然看不太真切,但是林定一依然从天上的训练家被阴影遮盖的脸上读出了无语的心情。

“好,我就当你同意了。现在谈谈眼下。”

“你要我们帮你创世对吧?”林复台恢复了几分从容,咽了口口水道,“我们需要能量水晶启动【半位面】里的传送门,你要我们帮你创世,车马费总要报销吧?”

阿尔宙斯看向林定一。

林定一的面前突然凭空出现一个小袋子,他内力奔腾,眼疾手快一把接住,打开一看里面装着满满的能量水晶。

二人欣喜对视一眼,林复台底气更足了,继续道:“现在通勤的问题解决了。那关于创世具体我们要做什么,怎样才算完成任务,kpi怎么算,十倍回报,先预付多少作为行动经费?”

“理应如此。”

林定一听到脑海中一声洪亮的钟鸣声,一股庞大的信息瞬间灌满了他的脑海,搅得他头昏脑涨。等他好不容易理清了信息恢复神智后,便看到之前与风速狗战斗的顿甲被凭空提摄至自己面前,在一片静止的世界中恢复了活动,正慌乱着四蹄乱蹬。

一阵白光照射过后,顿甲不再慌乱,本就岩石般坚硬的皮肤增强了韧性,漆黑的长鼻子与连在一起从头到尾加厚的皮甲现在是漂亮的紫色,其上长出了洋红色的尖锐鳞片,与四足间生出的护蹄毛一般颜色。顿甲最标志性的武器,那对粗壮的长牙更是长了不止一倍,向上生长弯曲,夸张到尖锐的前端几乎转了一个圈,低头时便能很好的挡住鼻子后比较而言相对脆弱的凶悍双眼。

“这是…雄伟牙!?”看到一瞬间便模样大变,而后亲昵的用鼻子蹭着林定一的精灵,林复台惊羡道。“这就是预付吗?”

黑色的精灵球一如之前的小袋子那样突兀的出现,正落在雄伟牙的头顶,与其轻轻相碰而后跳起,射出一道红光包裹住雄伟牙将其收入球中,而后便落在林定一的手上。

“那我的呢?”

林复台有些急切的羡慕道。说完,他的口袋忽然一阵震动,里头的手机自动飘了出来,浮在半空中,屏幕自己亮起,亮起一双粉色的大眼睛。而后林复台的手机冒出一阵火花,释放出粉色的等离子体电浆作为外壳将自身保护在其中,电浆向手机两旁外延,拉出长长的电弧击打着两旁的空气,像是拖着两条尾巴。

“啊,洛托姆…”

“不管他是不是我这样的人类,他的由来同样与你无关,在你塑造的世界里我们两人都只是过客。诚然我们的冒险离不开精灵伙伴的支持,这一次我也确实靠你的力量活了过来,甚至以后我们还有可能再度向你寻求帮助也说不准。”

“但这只是交易,是投资与回报。你正是依靠对我们的这小小的一点帮助,才轻而易举的获得了林定一找到的侏罗纪世界不是吗?”

“看看你的新世界,你给予我们的,不是已经十倍百倍的还给你了吗?”

“呵…”沉默了片刻,天空中的阿尔宙斯突然绽放出了绚烂夺目的光辉。

“现在的你既看不到过去之后,也看不到未来以先。”

白光充斥填满了林复台的视野遮蔽了现实,像一块明亮的白色幕布,显映出一尊双臂四足半龙人侧背。

半龙人矗立在虚空中,如同神祇一般。祂宏伟的铁灰色金属般的身躯周身被幽蓝的星光环绕,期间有几点耀眼的流星游动,祂的手臂从镶着蓝色宝石的双肩往下逐渐淡去直至透明,完全藏于虚空之中,修长的剑尾如折扇般展开,侍立在阿尔宙斯的身旁。

白色幕布另一边的阿尔宙斯扭过头,目光穿透了时光,安定寂然的看着渺小若尘埃的林复台。

半龙人有所感应,回过身低头看向身后,他的面容竟与林复台有八九分相似,只是伟岸者头上生角脊背生刺,与血红的双目相衬相映,分外狰狞;而渺小者的青涩圆润,满脸震惊少了一分冷漠。

“龙所传的林复台,不论你是否愿意,你注定要行你早在过去劫旧界便与禖立下的约,为禖的爪牙、鹰犬,替禖张目,使你照面过的生灵赞颂禖名,使你经行过的地耀下禖光。”

白光散去。

林定一眼看着林复台忽然打冷颤而后额头冒汗呼吸急促,便靠近两步推了他一把,奇怪道:“你怎么了?”

“比~”雪拉比伸手在林复台的眼前来回晃动,拉回了失神的伙伴。

“你刚刚看到啥了,怎么怂成这样?”林定一眉毛提起,语气恶劣的关心林复台道。

“我好像看到我在给他当狗。”

“你说啥?”

“就是说我也中招了,这个阿尔宙斯真的有点东西的。”林复台轻拍雪拉比的手,表示自己没问题,转头对林定一强笑道。

“阿尔宙斯,反正就算刚刚那些画面是假的我现在也看不出来,所以我就当它是真的。”

林复台回过头来还是嘴硬了一句,“反正我最终都会给你当爪牙,替你张目,那我就算现在等会儿回家找人作法驱邪也没关系吧?”

“…毫无意义。”

虽然看不太真切,但是林定一依然从天上的训练家被阴影遮盖的脸上读出了无语的心情。

“好,我就当你同意了。现在谈谈眼下。”

“你要我们帮你创世对吧?”林复台恢复了几分从容,咽了口口水道,“我们需要能量水晶启动【半位面】里的传送门,你要我们帮你创世,车马费总要报销吧?”

阿尔宙斯看向林定一。

林定一的面前突然凭空出现一个小袋子,他内力奔腾,眼疾手快一把接住,打开一看里面装着满满的能量水晶。

二人欣喜对视一眼,林复台底气更足了,继续道:“现在通勤的问题解决了。那关于创世具体我们要做什么,怎样才算完成任务,kpi怎么算,十倍回报,先预付多少作为行动经费?”

“理应如此。”

林定一听到脑海中一声洪亮的钟鸣声,一股庞大的信息瞬间灌满了他的脑海,搅得他头昏脑涨。等他好不容易理清了信息恢复神智后,便看到之前与风速狗战斗的顿甲被凭空提摄至自己面前,在一片静止的世界中恢复了活动,正慌乱着四蹄乱蹬。

一阵白光照射过后,顿甲不再慌乱,本就岩石般坚硬的皮肤增强了韧性,漆黑的长鼻子与连在一起从头到尾加厚的皮甲现在是漂亮的紫色,其上长出了洋红色的尖锐鳞片,与四足间生出的护蹄毛一般颜色。顿甲最标志性的武器,那对粗壮的长牙更是长了不止一倍,向上生长弯曲,夸张到尖锐的前端几乎转了一个圈,低头时便能很好的挡住鼻子后比较而言相对脆弱的凶悍双眼。

“这是…雄伟牙!?”看到一瞬间便模样大变,而后亲昵的用鼻子蹭着林定一的精灵,林复台惊羡道。“这就是预付吗?”

黑色的精灵球一如之前的小袋子那样突兀的出现,正落在雄伟牙的头顶,与其轻轻相碰而后跳起,射出一道红光包裹住雄伟牙将其收入球中,而后便落在林定一的手上。

“那我的呢?”

林复台有些急切的羡慕道。说完,他的口袋忽然一阵震动,里头的手机自动飘了出来,浮在半空中,屏幕自己亮起,亮起一双粉色的大眼睛。而后林复台的手机冒出一阵火花,释放出粉色的等离子体电浆作为外壳将自身保护在其中,电浆向手机两旁外延,拉出长长的电弧击打着两旁的空气,像是拖着两条尾巴。

“啊,洛托姆…”

书页 目录 没有了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