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言情 > 娶平妻?和离后二嫁皇叔谋山河 > 第72章 又是他!

第72章 又是他!(1/1)

目录
好书推荐:

娶平妻?和离后二嫁皇叔谋山河第72章 又是他!

等林九宜赶到南浔城附近,和青湖他们会合时又收到了青玄传回来的消息。

张桂平这个狗急跳墙的小人,竟在傍晚时用牢车关着那叫苏荷的姑娘游街。

而且还派了重兵把守,里三层外三层的,旁人只要靠近一点,就会被蛮力驱逐,根本不让人接近。

“看来这苏荷很重要。”林九宜一脸严肃。

若不重要,张桂平为了引他们出来,不会安排这么多人把守。

安排这么多人把守,也是怕对方出事,或者是被她们救走。

林九宜这会对这叫苏荷的姑娘的身份有些好奇。

她到底是谁?

青湖一脸凝重,“大姑娘,青玄传了消息回来,那叫苏荷的姑娘,的确怀有身孕,约莫六个月左右。”

说到这里,青湖停顿了下,这才继续说道:

“青玄还就在南浔城没出来,他在踩点。”

不管他们明天会不会去救人,他们都要踩几个安全地点,以防万一。

大姑娘说过的,有备无患。

林九宜瞪大了双眼,“真怀有身孕?

我还以为这是张桂平想坑骗我们出去的借口而已。”

想到对方怀有身孕,现在因为他们的缘故被游街示众,这让林九宜多多少少有些愧疚。

但想到这愧疚或许要用许多人命来填补,她就逼自己狠下心来。

怀有六个月的身孕,那她肚子里的孩子与他大哥更不会有关系。

若孩子是他大哥的,他大哥怕是早跟家里说了。

林家是不会让自家的血脉流落在外的。

想了下,林九宜抬头:

“青湖,你传信给青玄,让他想办法弄清楚明日刑场所在的位置,以及四周的布局。”

等青湖走后,林九宜沉思了一会,抬头:

“青禾,你去看看,能不能混进张桂平的人里,伺机而动。

如果可以,在我们安全的情况下,试试能不能把人给救出来。”

等安排了一系列的事后,林九宜这才松一口气。

一尸两命,真的做不到坐视不管。

但现场劫法场,怕是九死一生,林九宜没打算冒这个险。

人,可以尝试救一下。

但必须在安全的情况下。

青鸾扶着她回房休息,她有些担心,“大姑娘,真的要去救那女子吗?会不会太冒险?”

这明摆着是对方设计好的陷阱,就等着他们往下跳。

“不一定会救,看情况。”林九宜摇头:

“我不会拿你们的命开玩笑,你们比她重要多了。”

说白了,她和那叫苏荷的,根本就不认识,更没任何的交情。

青鸾感动,“大姑娘!”

“好了,别煽情,快去休息,今天你够累的了。”林九宜打断她的话,催她去休息。

而她自己也简单地洗漱了一下,便上了床休息。

躺在床上,她静静地看着屋顶,大脑却飞快地过滤着来了南浔城后所发生的事情。

把所有的事情串联在一起后,她总感觉自己忽略了一些东西,又抓到了一些什么,但就是一下子想不出来是什么。

想了许久,林九宜就是发现自己想不出来。

看来还缺了个关键的信息。

等找到关键信息,就能把一切串连起来。

不想为难自己,林九宜摇了摇头,闭上双眼睡觉。

不知道睡了多久。

林九宜忽然睁开双眼。

呼吸声。

屋内,有人。

她的心跳,一下子加速。

林九宜身体僵硬地躺在床上,不敢动弹,就怕被对方察觉到自己醒了,为自己招来危险。

她尖叫,是能惊动青鸾等人。

但她也肯定,在青鸾等人冲进来时,对方能先出手杀了自己。

等了许久,不见对方有动静,她才轻轻地扭头朝一旁屋子中间看去。

这一幕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似乎不久之前也曾发生过这一幕。

等看到在黑暗中坐在桌子旁的男人时,林九宜还是本能地变得紧张。

在京城时也发生了这一幕。

看这身影,看这动作,和那一晚惊人的相似。

他的脸,那颜色……

是面具!

又是他!

这家伙又夜闯她睡房了,林九宜彻底无语。

登徒子!

若是她是胆小的人,这会已经大声地尖叫起来!

可惜她不是胆小之人,她想叫也叫不出来。

若真是心怀不轨的歹徒,她这一叫就等于把自己置身在危险之中。

还有,这人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青鸾他们就在隔壁,就算青鸾睡得死,但也还有青鱼他们。

他居然没惊动他们任何一个人就摸进了自己房里。

若是他想对自己不利,自己不知道要死几次了。

林九宜沉着脸从床上坐了起来,看来以后睡觉时,她要在房间里设置一些机关才行。

不然睡觉都睡不安心!

林九宜从床上下来,她站在床前,双眼注视着对面。

对方此时正喝着水。

林九宜很佩服他,在黑暗中还能镇定自若地倒水喝水。

一般人,怕是做不到这么溜。

林九宜稳了下心神,抬头:

“十八爷就这么喜欢夜闯姑娘家的房间?

看来十八爷这是养成习惯了。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麻烦帮我点一下蜡烛,谢谢!”

十八爷挑眉,拿起一旁的火折子,直接把桌子上的蜡烛给点燃。

而就在烛火被点燃的时,青鱼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

“大姑娘,你没事吧!”

他听错了吗?

他刚才似乎听到了大姑娘在说话的声音?

这么晚了,大姑娘在跟谁说话?

林九宜看了一眼房门方向,随后扭头看向对面的男人:

“我没事,去睡你的,我这里你不用管,别担心!”

“是!”青鱼应了一声,随后朝一旁的马车走去。

今晚是他守夜。

在他们休息后,他就在马车上坐着守着。

走到马车旁时,他还是忍不住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大姑娘睡的房间。

大姑娘房间似乎还有别人。

可……

青鱼脸瞬间板了起来。

这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他居然没察觉!

该死的!

青鱼脸色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他抿起了嘴。

大姑娘没让他进去,那说明这人不会对大姑娘不利。

但这对他来说却是耻辱。

若是敌人,就自己这警觉性,岂不是大姑娘被害了,自己都不知道!

青鱼没了之前的轻松,整个人变得无比严肃起来。

他站在院子中间,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大姑娘的房间门口。

而此时青鸾也被惊醒从房间走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时,她双眼直接皱了起来:

“青鱼,怎么了?”

“大姑娘房间有人。”青鱼压低声音。

见青鸾就要冲进去,他及时伸手拉住了青鸾:

“没危险,人,大姑娘认识!”

青鸾没有说话,和青鱼站在一起,目不斜视地盯着林九宜的房门。

很快,其他人也陆续走了出来。

等知道对方没惊动他们任何人,竟摸进了大姑娘的房间后,个个脸色都异常地难看。

同时心中都有了一个主意。

该让他回来了!

他在,就没人能伤到大姑娘。

“青鸾?”青湖看向她,“要不要叫他过来?

南浔城太多危险,我们确保不了大姑娘的安全,有他跟着,我们也能放心。”

青鸾点头,“你传信让他过来,大姑娘那边,我跟他说。”

而就在他们低声说这事时,屋内的平静也终于被打破。

十八爷扫了一眼房门方向,轻笑:

“你的人能力一般,但胜在忠心,听话。”

林九宜扫了他一眼,“我的人自然是最好的,你羡慕不来的。你等下!”

说着,径直朝房门方向走去。

然后拉开门。

门一开,青鸾等人立即围了过来。

虽没说话,但林九宜看出了他们眼中的担忧。

她摇头:

“你们都回去睡觉,我这里没事,不用担心!”

“大姑娘。”青鸾上前一步,“我进去侍候你们,给你们倒茶。”

说这话时,她双眼直接朝屋内看去。

她想看清楚,屋内的是谁。

“不用!他来找我,是有事要谈,我不会有危险。”林九宜摇头:

“你们都回去休息保证体力,明天还有事情要做!”

说完,再次关上门!

青鸾等人相互看了一眼,均看了一眼青鱼后,这才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而青鱼依然站在院子中间,身姿站得如同小白杨一般挺拔,而手则一直紧握着剑柄。

如同即将扑出去捕食的猎豹,蓄势待发!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