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陆总别虐了,夫人真不给你治男科 > 第1051章 集团是我的底线

第1051章 集团是我的底线(1/1)

目录
好书推荐:

陆总别虐了,夫人真不给你治男科第1051章 集团是我的底线

陆明震气的全身都在颤动,他指着陆夫人的脸道:“我打你都是轻的!我原以为你是因为儿子过世,太过悲痛整个人才变了的,但我没想到,你早就背着我开始到处跟别人联合坑集团的钱了!”

“集团是整个陆家的家族根基,是陆家祖辈辛苦打下来的江山,你竟然敢背着我盗取集团的利益,你明明知道我有多看重集团!”

“我已经让人查过了,除了蓝氏医院,你还收了其他跟集团有合作的公司的好处,仅仅是我查到的,已经有五个亿了!”

“这个五个亿,表面上看是别的公司送给你的,可实际上,这根本就是你和其他公司联手,从盛凌集团坑的钱!”

“单单你一个人一年就能分走五个亿,别的公司又能分走多少?!”

“还有你们姚家,又从集团坑走多少钱?你就是集团最大的蛀虫!你无知又贪婪,你知道你让集团损失了多少钱吗!”

陆凌澈站在一旁看戏,但是他听到陆明震说姚素荷一年就能分走五个亿的时候,脸上露出意外的表情。

他之前查过姚家从集团得到的好处,金额很高,但他没查陆夫人的,因为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陆夫人不是他生母。

他没想到,陆夫人竟然和姚家一样,也利用集团捞了这么多钱。

怪不得她当初为了让蓝语意生下孩子,那么舍得给蓝语意钱,还又送别墅又送车的,原来她这些年手里真的攒了一大笔钱。

陆夫人趴在沙发上呜呜的哭着:“陆明震,我这些年给你养育了两个儿子,给你打理生活起居,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竟然当着儿子的面打我,你还是人吗?我不就是拿了别人几个亿吗?你至于发这么大火吗?!”

陆明震攥紧了拳头,向来威严冷肃的脸上全是失望:“看来你根本不觉得自己做错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愚蠢?没发现你这么贪得无厌!”

“我本来就没有错,有错的人是你!”

“我有错?我每年给你的钱和资产还少吗?我和盛清没有帮扶姚家的产业吗?为什么你们还是不知足?为什么要把手伸向集团?集团是我的底线,谁敢动,我绝不会轻饶!”

陆明震自认是一个出手十分大方的人,除了因为小儿子的身份问题,他从没给过小儿子钱花以外,不管是姚素荷还是陆盛清,他都有求必应,给零花钱送礼物从不手软,每年光送姚素荷的珠宝都高达一个多亿了,更不用说别的了。

而且,他每次给自己的妻子零花钱和礼物的时候,她都会不停的说,她不用这些,表现的对金钱没有任何欲望,对各种昂贵的珠宝也只是温柔的笑笑,没有任何欣喜激动的样子。

他还以为,妻子这些年修身养性,越来越淡泊名利了,以为她真的不看重金钱了。

原来都是演的!

他的愤怒几乎无处发泄:“姚素荷,你当初嫁给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看中了我是身份,看中了陆家的财富才嫁的,我也从来不介意你爱钱这件事。”

“可是,你不该明着骗我,假装一副清高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暗地里却背着我联合别的公司偷偷拿回扣受贿赂!你这是在自掘坟墓!”

“你需要钱,跟我说不就行了?我陆明震缺过你钱花吗?!”

陆明震气的全身都在颤动,他指着陆夫人的脸道:“我打你都是轻的!我原以为你是因为儿子过世,太过悲痛整个人才变了的,但我没想到,你早就背着我开始到处跟别人联合坑集团的钱了!”

“集团是整个陆家的家族根基,是陆家祖辈辛苦打下来的江山,你竟然敢背着我盗取集团的利益,你明明知道我有多看重集团!”

“我已经让人查过了,除了蓝氏医院,你还收了其他跟集团有合作的公司的好处,仅仅是我查到的,已经有五个亿了!”

“这个五个亿,表面上看是别的公司送给你的,可实际上,这根本就是你和其他公司联手,从盛凌集团坑的钱!”

“单单你一个人一年就能分走五个亿,别的公司又能分走多少?!”

“还有你们姚家,又从集团坑走多少钱?你就是集团最大的蛀虫!你无知又贪婪,你知道你让集团损失了多少钱吗!”

陆凌澈站在一旁看戏,但是他听到陆明震说姚素荷一年就能分走五个亿的时候,脸上露出意外的表情。

他之前查过姚家从集团得到的好处,金额很高,但他没查陆夫人的,因为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陆夫人不是他生母。

他没想到,陆夫人竟然和姚家一样,也利用集团捞了这么多钱。

怪不得她当初为了让蓝语意生下孩子,那么舍得给蓝语意钱,还又送别墅又送车的,原来她这些年手里真的攒了一大笔钱。

陆夫人趴在沙发上呜呜的哭着:“陆明震,我这些年给你养育了两个儿子,给你打理生活起居,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竟然当着儿子的面打我,你还是人吗?我不就是拿了别人几个亿吗?你至于发这么大火吗?!”

陆明震攥紧了拳头,向来威严冷肃的脸上全是失望:“看来你根本不觉得自己做错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愚蠢?没发现你这么贪得无厌!”

“我本来就没有错,有错的人是你!”

“我有错?我每年给你的钱和资产还少吗?我和盛清没有帮扶姚家的产业吗?为什么你们还是不知足?为什么要把手伸向集团?集团是我的底线,谁敢动,我绝不会轻饶!”

陆明震自认是一个出手十分大方的人,除了因为小儿子的身份问题,他从没给过小儿子钱花以外,不管是姚素荷还是陆盛清,他都有求必应,给零花钱送礼物从不手软,每年光送姚素荷的珠宝都高达一个多亿了,更不用说别的了。

而且,他每次给自己的妻子零花钱和礼物的时候,她都会不停的说,她不用这些,表现的对金钱没有任何欲望,对各种昂贵的珠宝也只是温柔的笑笑,没有任何欣喜激动的样子。

他还以为,妻子这些年修身养性,越来越淡泊名利了,以为她真的不看重金钱了。

原来都是演的!

他的愤怒几乎无处发泄:“姚素荷,你当初嫁给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看中了我是身份,看中了陆家的财富才嫁的,我也从来不介意你爱钱这件事。”

“可是,你不该明着骗我,假装一副清高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暗地里却背着我联合别的公司偷偷拿回扣受贿赂!你这是在自掘坟墓!”

“你需要钱,跟我说不就行了?我陆明震缺过你钱花吗?!”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