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离婚后,偏执前夫日日上门求复合 > 第594章 夫妻间的小情趣

第594章 夫妻间的小情趣(1/1)

目录
好书推荐:

离婚后,偏执前夫日日上门求复合第594章 夫妻间的小情趣

宋安宁跟谢北辞再次见到谢夫人时,她已经没有了平日趾高气昂的傲慢,反倒像是受了刺激般,一见到谢北辞就要朝他扑过去。

“是你,都是你这个祸害,害了我儿子!”

“天野,我的天野,我要去见他,我要去找我儿子——”

谢夫人叫喊着,在警察的阻拦下,目眦欲裂地朝谢北辞挥动着双手。

那模样,像是恨不得要将谢北辞撕碎。

谢北辞有瞬间的怔愣,就那样站在原地,看着这个当了他近三十年母亲的人。

宋安宁怕他难过,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感受到掌心传来的温度,谢北辞偏头看向宋安宁,冲她安抚般笑了笑。

又过了几秒后,他才对警察道:“警官,辛苦带她去探望下她儿子吧?”

纵然有那么多的不愉快和伤害,在看到谢夫人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谢北辞,眼中却只剩下了同情。

他的确怨她也恨她,恨她曾毁了自己的人生,也恨她自私自利,想要剥夺他的幸福,伤害他身边的人。

但现在,他只觉得她可怜,因为那些被她阻拦过的幸福,如今都一起奔向了他,所以,他便可以给她施舍这丁点宽恕。

放过她,也是放过自己。

过往皆成序章,从今往后,他要开始全新的生活。

谢夫人被警察带去医院时,谢北辞跟宋安宁并没有跟随前往。

两人来到了墓地,来到了宋安宁父亲跟弟弟的墓碑前。

宋安宁将买好的花束放在墓碑旁,看着墓碑上的照片,眼眶也渐渐染上泪水。

“爸,小澄,我终于找到自己的幸福了,他很好,也很爱我,而且,小羽跟安安竟然是他的孩子,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说到“一家人”的时候,宋安宁不禁捂唇哽咽起来。

完整的一家人,独独缺了父亲跟小澄,这如何不是她生命中的遗憾。

宋安宁偏头时,谢北辞便上前将她轻轻带入了怀里。

他宽大的手掌温柔轻抚她的脑袋,带着安抚的意味,轻柔而又呵护。

“安宁,我听过一个说法,死去的亲人会化作天上的星星,只要一抬头,你就能看到他们。”

“伯父跟小澄还有奶奶,他们一定在天上注视着我们,守护着我们。”

听了谢北辞的安慰,宋安宁吸了吸鼻子,仰头冲他点了点头。

两人牵手下山的时候,一个人影,才自他们身后不远处走了出来。

夏玫丽满脸怨毒,看向宋安宁被谢北辞搀扶的背影。

“宋安宁,你还真是命好,这样都能让你们终成眷属,还让谢北辞他们父子父女相认。”

夏玫丽紧攥住了手掌,看着宋安宁的眼神,恨意十足。

若不是宋安宁,自己不会被夏家扫地出门,更不会被离婚成了上流圈中的笑柄,好不容易攀上了季云鹤,却又因为他一直对宋安宁念念不忘,导致了她再次离婚的悲剧。

哪怕她现在,手握公司跟资本,身价一跃百亿,但还是免不了被人在身后戳脊梁骨,说她是没有男人要的女人。

“宋安宁,凭什么你能收获美满的幸福,而我什么都没有,我不服,我要亲手将你拥有的一切都摧毁!”

此刻,恨意占满了夏玫丽的心脏,让她的人生目标,只剩下了将宋安宁拽入地狱这一件事。

她收起怨恨的目光,拿起手机,拨通了蒋三爷的电话,“喂,蒋三爷,我想找你谈个合作——”

婚后的日子,宋安宁与谢北辞过的简直算得上是蜜里调油。

为了不让刚新婚的两人异地分居,宋老爷子特意在京市创了宋氏集团的分公司。

并且,这家公司开展的业务线,与宋安宁之前擅长的医药有关,这一次,她可以安安心心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

而丘老一手创办,后又几经波折的仁济堂,也在兜兜转转后,采取了与宋氏医药合并的决定。

至此,宋安宁不负自己,也不负师恩,开始做起了自己的事业。

谢北辞也在谢氏集团忙碌,并且已经开始在节假日,带着小羽跟安安一起去公司。

美其名曰让两个孩子从小耳濡目染,开阔眼界,实际上,却有自己的小心思,那就是盼着儿子早日长大,好接收谢氏集团,让他好跟宋安宁过上二人世界。

着自打两人各自有了公司后,见面的时间那是逐渐压缩,一天只有晚上才能相见,碰上加班,两人可能只有半夜才能见上那么一时半刻。

见面时间都被无限缩减,更不用说像往常一样,两人约会独处,做些两个人的事情。

长达一个多月的见面时间微薄后,谢北辞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这天,从不在工作日给员工放假的谢北辞,今日甘破天荒给员工们放了两天假。

然后换上了外卖小哥的衣服,捧着鲜花跟礼物,去了宋安宁的公司。

秘书处接到谢北辞送来的鲜花跟礼物,因为没认出他来,便打算接过来给自家老板送去。

哪知谢北辞直接拒绝,抬起了帽檐下清贵绝伦的面容。

“不用了,我亲自给她送过去。”

谢北辞话落,看清了他面容的秘书,整个人都愣住了,这……竟然是老板的丈夫谢氏集团的谢总?

好家伙,这夫妻俩玩的够有情趣,变身外卖小哥,给她们老板送惊喜。

这也太浪漫了吧。

秘书小姑娘,双手捧脸,心中一阵羡慕。

而此时,正在办公室中批阅文件的宋安宁,浑然不知谢北辞的到来。

听到敲门声,她头也没抬,便直接开口道:“进——”

话落,一身外卖装的谢北辞走了进来。

因为低着头戴着帽子的缘故,宋安宁只隐约觉得身形熟悉,并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

只是有些纳闷道,快递的话,不是在秘书处那就应该被接下来了,怎么还让人直接来了总裁办公室。

但秉承着良好的教养,宋安宁还是起身,去接对方手中的花束跟礼物,“谢谢——”

哪知她话刚落,站在她面前的谢北辞,便笑着揭下了头上的帽子,对她说了句,“老婆,一个月结婚纪念日快乐——”

宋安宁瞪大双眼,满眼惊喜与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谢北辞。

书页 目录 没有了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