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寂静武装 > 第五卷大洋折戟 0234沧海远望

第五卷大洋折戟 0234沧海远望(1/1)

目录
好书推荐:

寂静武装第五卷大洋折戟 0234沧海远望

“守宫,你给我说实话,那天你和杨小蘗是不是有点不愉快?”

回到李阀府邸的湖畔墅院,威灵和李陵游都没有杨小蘗的信息。

威灵忍不住偷偷丢包问询守宫。

守宫有些错愕,随即粲然一笑,将那天与小杨相处的过程,都打包丢给了威灵。

威灵瞬即了解整个详情,微微摇头苦笑,但也不再过问。

“只要是按你的真实想法在处理,我认为没有任何不妥之处。”

得到威灵的认可,守宫心情变得更好了。

守宫非常期待,先前在喝酒的时候,青葙大人说他已经征调当初为调查小组特意改装的那艘“青鸟”到察部,或许到明日,就可以飞抵帝都。

当初在第二次去乔尔坦湖,几人捕捉了那么多的灵鱼,都还在那载具的水箱冻着呢。

……

接下来,就是安心等候青葙大人就职,等候御史台的主官协同所有属官,举行所有吏员的见面大会。

也需要安心等待原来属于丞相府安排组建的调查小组,在移交察部后的后续安排。

这些事也急不得,威灵乐得安心自己的修行,也指导玄明、南星和寄奴的修行。

……

慕容蝉衣面色刚毅,无论未来怎样,自己已经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离开了郑氏,回归慕容氏,为家族的未来她可谓赌上了一切。

她站起身,朝着刚刚开启的舱门,朝外面走去。

跟随她的,有那位忠心耿耿的陪嫁老仆,也有身型高大异常、面目俊美的儿子,郑硇。

既然帝国并未明令要求其他的门阀世家,不能帮助慕容氏,那么,作为慕容氏的外甥,他有资格跟随母亲,回到慕容氏协助征战。

更何况,他目前在帝国,既没有任何职级,也看不到任何未来。

追随了一年的王公子,都黯然选择了昆仑军团,从底层的校尉身份,开始在赫尔邦军事观察署履职,开启他自己的军旅人生。

以郑硇目前的状态,倒是更加适合在战场发挥自己的能力,为母亲家族的崛起,出一份力量,或许也能搏一番功名。

真正打动他的,是母亲的一种设想,今后必然与瀛魔为敌,未必就没有俘获瀛魔火灵术士的可能性,将他琉璃胴中的灵智,再次转移到人身,也未必不可能。

就算灵智有损失,那又如何?

走出舱门,慕容蝉衣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略带咸湿海风的空气,定了定神,对这壶梁城的内湖美景视而不见,盯着不远处那栋庄严肃穆的巨大建筑,缓步走去。

壶梁城是慕容氏营建了上百年的基地。

当初在帝国未建立,世家门阀与各种势力争斗的时候,就已经作为一个最后的退路,按照长久发展基地的目标在建设。

帝国草创后,慕容氏一直将大量的人力物力,都倾斜到了这个大型岛屿和周边岛上,也曾影响在帝国的内部的发展,让整个慕容世家不但没有跻身门阀之列,就算在世家当中,也不属于靠前的行列。

但是造化弄人,谁也想不到,最后还就真的阖族回到了这里。

虽说这壶粱岛的面积有几千平方公里,但在帝国眼中,依然是弹丸之地。

而且,壶粱岛远离帝国大陆,各种资源都显得匮乏不堪,因此,对于慕容氏这种明显修建退路的行为,帝国并未阻拦。

在这里,慕容氏已经在山体内部建设有各种偏向军事的工厂,也有地下的小型核聚变电厂,东面海边还有一座潮汐能电厂,足够保证几十万人的生存与发展。

但是,要以此为起点,向东北,去征服那更加广袤的四座大岛,建立家族的帝国,还是有些显得不够。

瀛魔的凶残与变态,谁也喂不熟养不亲的狼性,这在东土与西玄世界,都是出名的。

即便瀛魔在帝国建立后,剑走偏锋,阖族投靠西玄联邦,但西玄联邦一样不会将他们看着是自己人。

就算瀛魔阖族还有三千万人,每一千人中出一个中阶的术士,也有几万的术士啊,家族的能力者,能上中阶的,估计千人都不到,要抗衡并覆灭这样凶残的敌人,抢占他们的国土,也必将是艰难重重的。

慕容蝉衣心中有隐忧,但却不显露于言表。

很快,那座巨大的殿堂到了。

慕容蝉衣停下步伐,仰望殿堂高悬的那几个大字,心中百感交集。

沧海远望。

和一般的双字堂号不同,慕容氏在这里一反常态,使用了四字堂号,彰显整个世家的不落寻常与远大志向。

慕二仪之道器堪名世,

继三光之容志在凌霄。

巨大的立柱,錾金的楹联,熠熠生辉。

慕容蝉衣略振衣衫,走上台阶。

议事大厅内人来人往,两排长长的条桌边,坐满了负责安置与分配的家族管理者,显得有些忙碌。

好在有来自帝国的超量子运算系统,也在这壶梁城布置了覆盖全城的结界信息系统,整体上还是忙而不乱。

几个皓首白发的老者,正在忙碌地为到达的族人分配居住地,安排分管事务,安置跟随的军事人员。

一个看上去容颜清瘦、稍微年轻一点的,正是如今的家主,慕容当归。

他在忙碌中看到了慕容蝉衣三人走进来,展颜一笑:

“哈,蝉衣来了啊,正好,先前在载具编队中,分发到人头的各种安排信息,可有疑问?硇儿可以先行去军营,熟悉部众。”

“拜见家主……”

慕容蝉衣微微屈身。

“拜见家主!”

郑硇也躬身行礼。

“一家人,不要如此客气,蝉衣啊,为难你了。”

慕容当归有些感慨。

他明白,慕容蝉衣今后是没有任何立场回归荥阳郑氏了。

“三叔,无需挂怀,世家儿女,理当如此。”

慕容蝉衣不再以家主称呼,而是按辈分称呼,也不再寒暄,直接询问:

“三叔,我收到的任务是在今后负责管理情报系统,目前对族中这些年的安排与成就并无了解,我需要掌握现有的所有资料信息。”

“应该的,应该的,为叔也是为难啊,按理说你要是智慧型的术士,或许会更加轻松一点,但是现在处处都需要人,我们还在努力发掘、招揽人才。

但是,你负责的这个环节,又具有相当的重要性,必须是自己人掌控才放心……慢慢来,我们按既定的方略进行。”

慕容当归停了一下,看向慕容蝉衣那个老仆:

“勿大啊,今后可不许以仆役身份自居了,你有不错的能力,要好好给蝉衣查漏补缺,你要在她负责的方面,独当一面。”

老仆有些激动,躬身下拜:

“慕容勿大身是家族的人,死也是家族的鬼,绝不负家主所托。”

“好,好,其余的人手,也都即将到位,情报部门的架子,早就搭建好了的,你们应该从收到的信息包中获取了位置,人员也有了基本了解。

大部分密级不高的信息,那边都有,可以先去熟悉一下,随即会很忙的。”

同时,慕容当归给慕容蝉衣丢出一个信息包,这里边的信息,就是情报部门其他人都未能掌握的信息,只能交给慕容蝉衣这个负责人。

三人随即走出忙碌的大厅。

郑硇停步,给母亲躬身抱拳:

“请母亲注意保重,孩儿去军营那边了!”

“硇儿你也要注意,虽然战事未开,但要注意安全,去吧,多熟悉一下部众,扶持几个亲随。”

郑硇点点头,转身大步离开。

慕容蝉衣看呢看明媚的天空,四围的高山,心中充满了信心。

其实前段时间,家族在姑苏召开的阖族大会,其实已经定下了如今的策略。

家族长老们早就未雨绸缪,做出了充分准备。

而帝国也对此熟视无睹,暗中配合,整个东海郡似乎都对此视而不见,而“蓬莱结界”对整个慕容世家的人员出入稽查,竟然都“网开一面”。

或许,对目前的情形,帝国也是早有准备,乐见其成。

放出慕容世家这条恶犬,去撕咬那些瀛魔,是姬天龙的意思?

慕容蝉衣不得而知,她也不想去知道。

家族没有退路,难道她还有退路么?

……

元宝和元贝在山巅,一共看到有三个批次的载具群,编队进入了下面的城市。

而那些载具将乘员放下后,有些进入了城内的地下,有些则是进入了四面的高山山体。

就连他们两人身下的这座高山,山脚下方也有一个空间,进去了几十艘载具。

两人面面相觑,要是现在就这样溜下去,会不会被认为是居心叵测的人,给当场打死呢?

“果然是人类的世界太危险啊!”

元宝有些后怕。

“那怎么办呢,师兄,你不是判断他们应该是老师他们一方的吗?”

“嗯,现在也不能说他们不是啊,但我们得小心一些,不要轻易暴露自己了。”

“是的,这是必须注意的。”

“我发现那城里也有许多不是修士的人呢,还有一些小孩,也有人在城门进进出出,要不我们也进城去。”

元宝和元贝根本还没有身份识别芯片这个概念。

即便有,他们也不知道,慕容世家的人脱离了帝国,还会不会保留身份识别系统芯片,或者说,依然保留了芯片,但是更换了识别的核心和代码。

但眼下,这样呆在山顶,是毫无意义的事情,即使元宝不够聪明,但也明白这个情况。

“我想,我们还是要沿着山体,绕到另外一座没有看见有载具进出的山头,再走到城门那边,看情况行事。”

“师兄的意思是我们要避开比较敏感的军事设施,看上去就比较无害一点,对不对?”

“元贝真聪明,我就是这个意思。”

两人随即开始朝着另外一侧的山头移动。

元贝很有意思,她幻化的浅蓝色衣服,在这山间显得比较瞩目。

她在第一轮载具飞越过的时候,就下意识将服饰颜色,换成了几种暗绿、黄绿相间的颜色,看着就像山地迷彩服饰了。

这可可以算是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了。

大海中,那么多的动物,本能就会根据环境的变化,而改变身体的颜色,以前元贝做不到,现在却很简单了。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