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慎一 > 隔壁的女人

隔壁的女人(1/1)

目录
好书推荐:

慎一隔壁的女人

九点四十四分,韩郁美点燃了最后一支烟,看着白得炫目的墙上唯一的装饰物,一个大小适中的木质挂钟,金色的分针终于走完了这个小时四分之三的路程。她喜欢坐在公寓客厅里打发时间,这是她这段日子以来唯一的消遣。这项消遣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无聊,角落里那张并不十分舒适的单人沙发,铺放着柔软的毯子和坐垫,当郁美坐在上面,窗外的暖阳总是刚刚好地照在她身上。冬日渐近,能有这样的暖阳的日子也只会越来越少,这稍纵即逝的幻象竟让她萌生出了奇特的眷恋。这种眷恋就像密不透风的狭缝中透出的温暖与舒适,在郁美险境丛生的生活中蒙住了她的感官。她的感觉变钝了。无法完成任务的压力将她步步紧逼,韩郁美看着墙上的木质挂钟,指针的时间没有被镶进木头隔板的齿轮里,它们顺着四周空无一物的白色墙壁攀爬,走得无影无踪了。

她在这个任务上耗了整整一年的时间,结果却是一无所获。“老板”的命令是让她守在这间公寓里,苦苦等待却一无所获的她却产生了错觉,仿佛自己迷恋着窗外的金色暖阳,生出了一双翅膀,轻盈的步伐踏在金色的云桥上,遁逃得不见了踪影,这无疑是一种惰怠的表现。韩郁美从来不缺乏耐性,但这种等待咬噬着她的信心,使她失去了目标,而这也会让她失去自我。

今天的韩郁美不同于往常,她有了收获,这个收获现在就安静地躺在客厅的地板上,失去了知觉。外面的风变大了,初雪挟带着冷气,冬天终于还是来了。“还真是及时啊......”韩郁美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年轻男子,不禁掐断了手中的烟,现在的她只剩下焦躁与不安,却笃定地相信今天的收获会带给她一些线索,按捺不住的韩郁美走到了她最爱的单人沙发前,静静地坐了下来,墙上的挂钟嘀嗒作响,也许,她还需要再等一等。

这个时候,原本躺在地上的年轻男子醒了过来,他坐起身,挺直了腰背,却仍旧一副很疲惫的样子。将双手举到眼前,借着灯光检视着自己的手指,他脸上那种认真又仔细的神情就像小女孩在抚摸自己珍爱的洋娃娃。

韩郁美的耐心在她看到这副情景的时候耗干了,但她只是意义不明地笑了笑,将自己的视线从年轻男子的身上移开了。她看向房间的角落,却冲年轻男子问道:“怎么?你的每一根手指还能用吗?”

男人没有回答,他可能还在检查自己的手指。韩郁美没有再发问,凭借多年的经验,她知道怎么做才能从一个人的嘴里得到想要的答案,但是,在这里,在这个狭小而沉闷的单人公寓里,她并没有可能撬开年轻男子的嘴。在这里的韩郁美是疲惫而软弱的,她的一举一动不仅牵动着未来的线索,甚至关乎着自己的安危,所以,面对着眼前的机会,韩郁美退却了。她的内心正因为有可能隐匿于黑暗中的障碍而犹豫,那些铺设在她前行道路上的图钉,不知何时就会刺破自己的脚掌。

醒来的年轻男子环视着整个房间,最终将视线落在了房间的一角,那里明明没有摆放任何物品,却好像被黑色填满,他静静地看向黑暗的深处,就好像那里有一个神秘的洞穴,男子被深深吸引了,看得失了神。

“您一个人住吗?”年轻男子说话了,他的声音就像水波,拍打着这狭小空间里的涟漪,溅起了水花。

“是的,就像你一样。”韩郁美轻声回答。

“是吗......”年轻男子点了点头,将手伸向了大衣内侧的衣袋,那里什么都没有,韩郁美已经反复确认过多次了。

“为什么?”韩郁美轻声问。

年轻男子没有回答,只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依然背对着韩郁美 ,没有看向这边,就像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为什么?你难道没有更多想要问我的问题吗?”韩郁美没有滔滔不绝,虽然她有很多需要搞明白的事情,但耐心是必要的,否则就会轻易地暴露自己。她现在就像一头饥肠辘辘的野兽,潜伏在无知无觉的猎物身旁,冬日的脚步带来肃杀的死亡气息,饱食的诱惑在耳畔低语,这所有的一切无不在催促她做出行动,但是,她的视线穿过了年轻男子的身体,野兽嗅到了血的腥味。奖赏伴随着痛苦,这是生存的法则,韩郁美需要确定谁会被咬破咽喉。

“我的烟没有了。”年轻男子站起身,从门边走到了韩郁美面前,他捡起了被韩郁美掐断后随意丢弃的烟,这是一支女用薄荷烟,吸烟的人总是被氤氲的烟气围绕,实际上却吸着根本无法称之为烟的香烟。“我想,这里并没有我能用到的烟。”他笑的时候勾起了嘴角,故意用了轻佻的语气。

“我该回去了。”说完,年轻男子便转过身向门口走去,走到刚刚躺倒的位置时,他却停了下来。在他刚刚躺下的位置留下了一滩水渍,想必是他身上的雪水融化了,弄湿了客厅的地板。年轻男子困扰地摸了摸头,像是突然下了决心,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叹息,说道:“小姐,您并没有必要向我表明您的理由。试想一下,如果我们认真地面对对方,那您还会如此迫切地探问那些答案吗?今夜,这是最好的结果,我也希望我们不会再见到对方。”

年轻男子将手伸向公寓的门把手,旋转的门把发出了轻脆的咔哒声,他吃惊地发现房门被反锁了。

“真是伤脑筋,我们被困在这里了。”韩郁美起身离开了刚刚安坐在上面的单人沙发,一步步走到了年轻男子面前,她眼角的余光瞥到了墙上的木质挂钟,它的分针指向了九点五十七分。这时候的房间安静得可怕,韩郁美的耳边仿佛只剩下自己的心跳,它的声音激动而焦急,鼓噪着一种预感。

韩郁美的目光重新回到了年轻男子身上,在窗外肆意倾洒的月光无声无息地潜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