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慎一 > 冬木

冬木(1/1)

目录
好书推荐:

慎一冬木

“凛老师,我回来了。”慎一看着对方泰然自若的表情,淡淡地招呼道。

想想这个女人背地里做的事,自己真是有满腹怨言,真是的,自己势必要从她的嘴里套出话来。

“Jim老师,这次您离开的时间有点久,虽然事先打好招呼,可能会离开半年,但现在在教室上课的学生都已经跟了我一段时间,您恐怕只能等一等了。如果有新生,我再推荐给您吧。您看,这样可以吗?”女人抱歉似的说道,看上去十分真诚。

“另外,不知道Jim老师有没有换联络方式?您的电话号码还是原先的那个吗?”女人转换了话题,有些突然地问道。

“电话号码吗?”慎一接下话头,回答女人说:“我刚刚换了新的,已经和之前的那个不一样了。”

“是这样吗?”女人将手伸向衣兜,掏出了纸和笔,一并递给了慎一,解释道:“您看,我这里正好有纸和笔,麻烦您把新的号码写下来给我吧。”

慎一接过纸和笔,发现这张纸竟是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一角,向上的一面是空白的。慎一装作无意地将纸条翻了过来,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英文,看上去像是凌乱的草稿,但他还是捕捉到了自己需要看到的信息。上面有一个英文单词,winter,这是自己需要看到的单词。

慎一又将纸翻了过来,在空白的一面写上了一串电话号码,那是女人事先与自己约定的号码。

女人接过了纸和笔,看了看上面的号码,脸上堆满笑意地回应道:“好的,我记下了,那请您等我联络吧。”

慎一冲对方点点头,做出不必多送的手势,转身向楼下走去。路过一楼前台的时候,慎一又和健身房老板打了一声招呼,他解释说自己已经见过凛老师了,要先回自己的住处整理行李,就先回去了。对方热情地说自己下次请Jim老师喝咖啡。

慎一又看了看表,刚刚过去了半个钟头,离夜晚的时间还早,现在过去的话,自己的同居人可能还没醒。Winter,代指那个人的名字,他的名字是冬木,是把房子借给慎一住的人。冬木是一个易于利用的人,用老师的话说,这就是老师会雇用他的原因。

“如果要为你找一个同居人的话,你觉得什么样子的人最适合你呢?”刚刚进入情报屋的时候,自己一直借住在酒吧,一天,老师饶有兴致地说要为自己介绍一位同居人。

“我这里有一个人,名字是冬木。他可以为你提供住处,作为交换,这个人要和我们一起工作。”老师说道。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傻瓜?慎一在心里感到奇怪,脸上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瞧你的表情。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人啊?你一定在想这种事。”老师露出了一副了然的表情,继续说道:“你不可能用自己的名字找到住处,假的名字也不行。冬木有自己的房子,虽然不是自己名下的,但是是他远房舅舅的,十分地稳定。你经常会出任务,要让对方不会对此感到怀疑,看来要把你伪装成一个在之前居无定所的无业游民,虽然在酒吧工作了一段时间,但也只是学徒而已,经常会因为老家的事回家一段时间,因为认识了我,才能找到一份适合自己的正经工作。因为要一起工作了,我会建议冬木偶尔把房间借给你住。”

“冬木他啊,不是我们这边的人。但是,却是多少知道一些我们的事情的。我提到过他的远房舅舅吧,那是我的老朋友哦,不要想太多,只是酒友而已。但是,那个人却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搬到了日照比较充足的地方住,留在这里的房子也不舍得处理,正好留给唯一的亲戚冬木居住。冬木的父母很早就过世了,从很小的时候就寄住在各个亲戚家中,上高中的时候来到这个城市,就搬进了我的这位朋友家。他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感情很好,一家搬走后还乐于将房子租给冬木。冬木为了筹到钱,去风月场所打工的时候被我遇到了,我对他说,怎么可以做介绍别人来这种地方的工作,我可以给你更好的工作。然后啊,他就同意来我们这里打工了。”

“对我们来说,是易于利用的人,你明白吧?”老师对慎一眨了眨眼睛,那意思就好像在说,你要好好把握机会啊。

初次见面的时候,慎一才体会到老师的意思,就是冬木能成为对自己来说易于利用的人的原因。第一印象中,慎一只觉得冬木是一个并不多言的人,回答别人问话的时候十分简洁,也不会对别人的事情轻易提起兴趣,大多数时候,只顾着回答问题,从来不会主动问起慎一的情况。老师还是老样子,在三人的会面中,只听到老师在向冬木不停地介绍慎一的情况,时不时地代替慎一似的像冬木提出问题,然后才能听到冬木断断续续的回答。慎一虽然一言不发,慢慢地,却开始留意观察起面前的冬木。

这个人虽然比自己矮,但身形却极为相似,如果从远处看,说不定会混同成同一个人。虽然不想承认,但自己忍不住在心底为老师刻意的安排感到吃惊,这个女人,原来在细小的问题上也进行了谋划。

“冬木,慎一的情况你都已经清楚了,你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老师还是摆出了尊重对方的态度,希望对方能轻易地投入她预先设下的陷阱。

“老师,我没有任何问题,不知道慎一有没有什么想说的呢?”冬木果然不出所料地轻易就答应下了这件事,好像让一个陌生人住进自己家是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

“我的确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在你的家中,有像我这样的人自由出入,难道你没有任何意见吗?”慎一见冬木一副毫无怨言的样子,不禁对对方内心的真实想法提起了兴趣。

冬木抬了抬眼皮,就好像刚刚睁开自己方才还露出疲态的眼睛,他看了看慎一,毫不避讳地回答了慎一的问题,他说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