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全民领主:你告诉我这是最弱种族? > 亡灵天灾(补)

亡灵天灾(补)(1/1)

目录
好书推荐:

全民领主:你告诉我这是最弱种族?亡灵天灾(补)

双方从战争开始到现在,传说级领主都没出过手,但这不代表,双方默认遵守。

私下的各种信息收集,也只能知道谁是传说级领主,并不能探查到兵种能力。

唯有仔细防范,才能一点点试探出底细。

天空临近傍晚,对方的传说级领主依旧没有出现。

这让俞庆年松了口气,自己的兵种本不是战斗种族,加上还要分心给手下带上净化加成。

心力憔悴,要是对方来的是战斗种族,自己是打不过的。

但有时候越怕什么就来什么。

铃铛声音不知从何处响起,地面上出现了一种诡异的生物。

连附带了净化的武器都无法让这些种族死去。

突然的变故,让俞庆年知道,难缠的家伙终究还是来了。

“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躲躲藏藏的”。

“呵呵呵,老爷子,怎么这么快就急了,你可杀了不少我军亡灵啊”。

一个十分妖娆的女声传来。

俞庆年见对方也是漂浮在空中,道:“看来,你就是李梦颖了”。

“老爷子居然偷偷调查我,莫非孤独了,要是你加入我们,也不是不可以让你尝尝”。

李梦颖舔着舌头,撩起长发道。

“哈哈哈,你这样的我还真不稀奇,既然你不动手,那我先来”。

“笔墨点军”。

只见,笔画符收回了对军士们的加持,向地上甩下大量墨水。

这些墨水慢慢凝聚成一个个甲士,战场中间自动分开一个区域。

巅峰对决,其他种族完全参与不了。

李梦颖的魇兽,俞庆年的水墨甲士。

两者都是不死的存在,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总的来说,俞庆年这边处于劣势。

虽说两者兵力不多,但造成的杀伤却是无法比拟的。

倒霉的就成了下方俞庆年所在的阵营。

亡灵军团用自身搭出一条人梯,后面的亡灵络绎不绝,并且还杀不死。

大多数兵种几乎成了砧板上的肉,哪怕再怎么努力,依旧无法造成有效杀伤。

这让许多种族心生退意,根本没法打,本来数量就比他们多,现在还杀不死,完全能够摧毁一些兵种的心理防线。

士气低落,眼看要塞已经摇摇欲坠,俞庆年也准备撤离了。

自己虽然是这个要塞的掌权者,但事关自己的小命,他可不会以身殉职。

“老家伙,你这是打算跑了吗”?

俞庆年脸上有些挂不住,手下人可都看着自己能,要是现在跑了,那可就丢大发了。

可是不跑,后面就要被围了,面对这么多亡灵,哪怕自己的兵种再无敌,也不可能打得过啊。

俞庆年选择了沉默,这样的表现,寒了许多自己这一方种族士兵们的心,士气以可见的速度下降。

后方的领主们,更是如此。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天空雷电交加,轰鸣声从各面传来。

“看来,我来得不算晚,还能赶上”。

天空中出现了一个人影,正是来支援的传说级领主——陈澜。

李梦颖见此,冷哼一声:“来得可真快”。

对方既然来了支援,李梦颖自然不会傻傻地呆着,以一敌二,胜算不大。

陈澜看出她想要撤退,立刻道:“想走”!

“切”。

李梦颖头也不回地撤退。

陈澜见状,立刻让鼓雷兽放大招。

只见如同蛤蟆一般的鼓雷兽,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天上雷电,倾泻而出,直直落到亡灵军中。

李梦颖差点也被这雷电锁定。

靠着魇兽的具体化才挡下这几道天雷。

很快就逃离了陈澜的大招范围。

“亡灵军团,撤”。

撤退的号角传来,亡灵也开始回撤了,但数量还是有60万之巨。

亡灵后方,几个庞大的骷髅战士和死亡骑士保护着的营帐内。

莫雷丁冷冷地看着一切。

“就让你们多活几天”。

朱闫走到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撤了”。

“要不了多久的”。

随后,这座帅营就被拆除,往大后方而去。

退敌了的要塞却没有狂欢,反而多出了一丝怪异的冷漠。

俞庆年走到陈澜面前,道:“多谢陈领主了,这次若不是你,要塞恐怕……”。

陈澜道:“陈老先生,这是应该的”。

然后看了眼身后的一些种族,又道:“但恐怕,要塞的军心已经不稳了”。

“唉,回去后,我就与他们商量,换个人来吧”。

俞庆年自然知道什么情况,毕竟事从自己开始,要不是实力够强大,加上有陈澜出现,恐怕现在那些拼命的领主,已经开始口伐笔诛了。

与其留下碍眼,不如尽早撤离。

陈澜也不多说什么,自己代表南方一众势力,哪怕俞庆年的做法令自己都感到不耻,也不会说出来,这关系到两方的利益问题。

北方的事,他还真做不了主,况且人家要是被逼急了,转身投了黑暗阵营,这可得不偿失。

每一位传说级领主,目前都是战略级存在。

就算到了北方议会,恐怕也是雷声大雨点小,这事翻翻也就过去了。

但这些事与他陈澜何关,自己是来支援的,又不是来夺权的。

打辅助,他第一个上,要是打不赢,自己撤退也没有任何人敢说不对。

俞庆年看着抱有怨气的领主们,对陈澜道:“陈领主,就你一个人前来吗?

以现在要塞的情况,恐怕……”。

陈澜:“我们传送来时,大多分散了,而我刚好被传送到附近,感受得这边混乱的气息,便马不停蹄地过来了。

南方支援的领主恐怕要晚一些,但也很快就会前来,俞老先生放心”。

陈澜所说不假,传送过程中,他就刚好被送到这里,其他人就不清楚了,但这么大的基数,传送来此处的定然会有。

听到这话的俞庆年稍微放松了一点。

有这一股新力军加入,可以缓解一下要塞内的压力,同时增加些许士气。

至少能撑到他轮换,让其他人来收拾这个烂摊子,虽然这么做有些不厚道,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现在不管自己怎么解释,都已经无法获得其他领主的信任了,更别说指挥。

与其如此,还不如离开更实在,眼不见心不烦,这也是对其他领主的交代。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