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暖春入帐 > 第209章 来来来,打,你打

第209章 来来来,打,你打(1/1)

目录
好书推荐:

暖春入帐第209章 来来来,打,你打

“怎么回事?”一名身着盔甲的将军沉着脸大步走了过来。

“羊跑出来了,撞翻了篝火。”一名侍卫抱拳回道。

“那你们又在嚷什么?”将军转身看向正在人群里穿行、检查众人身份的侍卫长,一脸不悦。

“接到密报,有细作混进来了。”侍卫长立刻说道。

封宴眸色沉了沉,悄然看向对面的人群。商子昂和常之澜也来了,站在人群后,正往这边张望。

“细作?”将军面色更难看了,走到人群前,慢慢地看着众人的脸。

封宴垂下眸子,手悄然摸向腰间的刀。这些人,还不够他杀的。但此时还未开战,他实在不想朝大周国的将士动手。

“崔将军。”商子昂突然嚷了一嗓子,“别是说我和之澜兄吧?我们可是被你们强行抓来的。”

“你闭嘴。”将军扭头扫一眼商子昂,冷笑:“好好呆着,少找麻烦。”

“你放我们走呗。你说说,我不过一个小小京官,之澜兄连官都不是,还穷得全身上下凑不齐十个铜板。你抓我俩干啥?我都说了,我那夫人已经死了,宴王和我不是亲戚了,你莫不是以为他会来救我啊?也太看得起我了吧。”商子昂嚷嚷道。

“你再说话,打落你的牙。”将军呵斥道。

“来来来,打,你打。”商子昂火了,一把扒拉开面前的侍卫,朝将军走了过去,指着自己的脸说道:“老子好歹是个京官,老子的夫人好歹也是宴王的大姨子,就算是死了那也是大姨子,你敢打老子,老子回去就告状,让宴王弄死你个天杀的。”

将军黑了脸,挥手就想扇。

“刘将军,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常之澜快步上前,一把拉回了商子昂。

将军还想发作,此时突然觉得哪里不对,转头看向人群,感觉少了几个人,又感觉不知道少了谁。正迷茫时,前头又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

“报,紧急军报!”

“又有什么事?”

将军黑着脸,嘟囔着往前走。

商子昂揉了把脸,骂骂咧咧地也往回走。

常之澜扭头看了一眼漆黑的后营守卫处,拧了拧眉,跟上了商子昂。

营地外,封宴和祈容临一行人已经悄然穿过了关卡,隐于密林之中,直到人群散开,这才放轻了脚步,往涪村急步奔去。

“刚刚的火不知道是意外,还是常之澜和商子昂放的?”祈容临突然问道。

封宴眸色沉沉,低声道:“许是故意。”

“常之澜胸有大才,可惜了。若能为王爷所用,必会发挥大作用。”祈容临点头,若没看错,常之澜已经发现了他们一行人。

“有什么作用。”封宴冷声道。

情敌的作用?

“啧,王爷醋劲大,属下不说了。”祈容临摇头,走到了封宴前面。

“换药的人还不知道是谁,不留他是对的。”方庭低声道。在药王山的男子就那几个,排除来去,只能是商子昂和常之澜。但换药一事,又可能不是发生在三妹妹见到的那一天,所以此事一时半会无法弄清。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蛊师养蛊之地。

一路疾行了一个多时辰,几人在涪村外停下了脚步。

封珩把营地建在涪村不远处,就是防止有人进入涪村。

“分散。”封宴打了个手势,和祈容临各带几人,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夜色深处的涪村。

……

营地。

顾倾颜把堆在第四个小榻上的杂物搬走,朝门口的常思艺挥挥手。

“常小姐,你就住这儿,把被褥铺好就能睡了。需要本妃帮你铺吗?”

“不敢,小女自己来。”常思艺走进来,朝顾倾颜笑笑。

顾倾颜点点头,走到了墙边,拉起垂在墙上的细绳,慢慢拽动几下,一个小帘子就升了起来,正好隔开了两个小榻。

说是小,那是真小,不过一人宽而已,躺在上面都不敢乱翻身,怕半夜里摔得头破血流。

常思艺铺好被褥,静静地躺了上去。

顾倾颜坐在帘子后面,捧着绣罗挑选绣线,她准备给封宴做一双新靴子。他这一趟出去,只怕会沾上鲜血,要洗洗才能再穿。她今晚可以先备上,等他回来就能穿上新的了。

“王妃不睡?”常思艺见她一直坐着,于是问道。

“常小姐先睡吧,两个妹妹还没回来。”顾倾颜轻声道。

“顾大小姐真的已经没了?”常思艺小心地翻了个身,小声问道。

顾倾颜点头,“是。早产,血崩。”

常思艺轻轻点头:“女儿家生孩子就是过鬼门关,王妃节哀。”

顾倾颜定定神,轻声道:“常小姐当日从王府回去,没被刁难吧?等回京后,本妃让王爷好好补偿你们几个。”

“我还好,那两个妹妹难过一点。”常思艺叹了口气,“城中传过不少闲话,说是我们貌丑无德,王爷嫌弃。有一个妹妹被家里匆匆嫁给了一个四十多的商人当续弦……还有一个被关在后宅一直没出来过。”

“倒是本妃与王爷考虑不周了,委屈你们了。”顾倾颜琢磨了一下,说道。

“宴王殿下疼爱王妃,我们只是羡慕,不敢委屈。”常思艺轻声道。

“常小姐,会有属于你的好儿郎的。”顾倾颜劝道。

“天下儿郎都一样,不会喜欢一个被人嫌弃的女子。我已经看开了,一个人也好,不必侍奉公婆,讨好夫君。”常思艺绞着帕子,直愣愣地看着帘子上映出的身影。

“王妃,齐大人想请您去看看齐小姐。”司黛快步过来,在顾倾颜耳边小声说道。

“走吧。”顾倾颜放下针线,让赵阿姑留在这里照顾两个小的,带着司凌司黛去见齐粉青。

齐粉青单独住在一个小山洞里,去那儿得走上一炷香的功夫。齐礼杰已经到了,正在门口往里面张望。

洞口用胳膊粗的木头做了门,木头间缝隙很小,连一根手指都伸不过去,光线就从这些细小的缝隙里钻进山洞,勉强照到了方寸大小的地方。

“王妃娘娘。”侍卫行了礼,打开了木门。

“为何看管这么严?”顾倾颜不解地问道。

“齐小姐发作时会很疯狂,抓伤了不少人,所以只能关着。”侍卫说道。

顾倾颜拧拧眉,迈进了山洞。当初娇憨明媚的少女此时蜷缩在山洞的角落里,一头长发乱糟糟地披散着,衣衫也皱巴巴的,胡乱包裹在身上。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