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全球诡异,我用聊斋对抗惊悚 > 第215章 盛惠,我们这里提供包月喔

第215章 盛惠,我们这里提供包月喔(1/1)

目录
好书推荐:

全球诡异,我用聊斋对抗惊悚第215章 盛惠,我们这里提供包月喔

有几只诡异满脸喜庆地试探着走入楼梯间。

电梯诡果然没有攻击它们。

这让它们更加兴奋了:“电梯诡大人,我们去13楼。”

电梯诡也很高兴,探出小手,一摊:“盛惠,电梯费每次一人一鬼币喔。”

“哈,这坐电梯还要给钱啊。”

这几只诡异直接懵了。

以前坐电梯要命,现在坐电梯要钱。

这搞的,好像哪里有点小不对劲啊喂。

它们懵逼的转头看向新任的楼长张炎。

张炎一脸和煦的笑容,然后骤然,绽放出凶光。

一副流氓头子的嘴脸:“怎么?

坐电梯不想给钱啊?

收电梯费是我这个楼长的新规定,你们不服?

我费那么大劲说服电梯诡,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收点费怎么了?”

那几个坐电梯的诡异,怯生生地揉着衣角:“可我们,我们没有鬼币。”

“啥?

没鬼币。”

张炎瞪大了眼:“你们不要不知道好歹。

你要知道,说服半凶有多么的不容易,你们楼长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啊。

没鬼币?

你们要多想想是不是你们自己的原因。

说服半凶很难的好不好。

这么多年了,你们当诡异的时候有没有努力过,有没有多想想挣钱的办法?

不要当了十多年诡异,连上下楼的钱都给不起。

呸,真丢诡异们的脸。”

那几个诡异一脸郁闷,脸色比鬼还难看,立刻想要从电梯轿厢里走出去。

一枚鬼币,可是老大一笔钱了。

只为了坐电梯,那可划不来。

不是它们吝啬,而是走楼梯更有性价比。

电梯诡见它们要溜走,笑颜盈盈的公关脸,立刻变得凶狠无比。

诡域猛然展开,那几只诡异顿时无处可逃。

电梯诡一把抓住那几个家伙,使劲扇了他们几巴掌:“想走?

从你们踏进来开始,老娘就开始计费了!”

那几个诡异被打怕了,只好从身上翻出鬼币,交了电梯费。

电梯诡乐滋滋地收了起来,恭恭敬敬的递给张炎。

张炎乐开了花。

这就几枚鬼币了,当楼长真赚钱。

剩下的诡异见势不妙,哪里还敢坐电梯,一窝蜂地朝楼梯间跑去。

刚进入楼梯间,就看到下楼鬼一脸笑眯眯的挡在楼梯中央。

诡域已经展开。

潘洛斯阶梯那令人头晕目眩的复杂楼梯结构,将一股脑进来的诡异全部笼罩了进去。

没有下楼诡的允许,除非它的实力比下楼诡高很多。

否则根本就逃不掉。

“盛惠,上下楼要收费喔。

每人每次一鬼币。”

下楼诡摊开手,一脸售票员的正儿八经模样。

“卧槽,连走楼梯也不行。

那我们该怎么回去!”

九号楼的诡异发疯了,激动地大喊大叫。

以前这下楼诡还是个有很有原则的善良诡异,只在下午时出现。

碰到它,它也不过就是杀死它们罢了。

所以九号楼的诡异们通常都会被逼开着绕开下午的时间段,再通过楼梯上下楼。

现在下楼诡把床都搬到了楼梯间,一副和楼梯间共存亡,再也不离不弃的市侩嘴脸。

众诡异打呼,电梯诡,你的初心变了!

今后还想要上下楼,可就不付钱都没办法了。

它们恶狠狠的看着张炎,怒意已经实质化。

亏它们刚刚被猪油蒙了心眼,还认为张炎是个好楼长。

好你妹的!

现在看来,张炎这个新楼长,比最可怕的诡异都还鬼,是铁了心的要在鸡脚杆上刮油。

可它们这些小小的平凡诡异,哪有那么多钱?

妈的看这架势,上下楼几次,估计就要搞得倾家荡产。

还不如不回家!

回去个屁啊!

散了,散了。

在小区里当游魂野鬼也比破产好啊!

于是那些诡异又一窝蜂的想要退出楼梯间。

张炎哪里肯让到手的鸭子跑掉。

他命令下楼诡将那些想跑的诡异抓了回来。

冷哼一声:“收楼梯费是我这个楼长的新规定,你们不服?

我费那么大劲说服下楼诡,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收点费怎么了?

你们不会连这么一丁点钱,都不愿意付出吧!”

张炎的语气冷冰冰。

其中一只诡异小心翼翼的说:“楼长大人,这段话您刚刚已经说过了。”

别一些诡异开口道:“楼长,我们是真的穷逼,没钱啊。

现在挣鬼币很难的,我们许多诡都是宅诡,身上的钱真不多。”

“对啊,求求楼长高抬贵手。”

张炎呵呵一笑,身上的冷厉瞬间烟消云散,又恢复了和煦的笑容:“这样啊,既然民意如此,我也不是顽固不化的人。”

诡异们心中一喜,看来新任楼长听取了它们的意见,准备改革了。

这楼长还是怪好的嘛。

张炎确实改了方案,但是那笑容,却令所有诡异都有些心里毛毛的。

“既然各位亲人觉得按次付费有些不划算,我这个宽宏大量的人,也接受包月喔。

每月十枚鬼币,接受预付款,接受贷款,不接受赊账。

这个条件,很合理吧?”

合理你妹啊!

所有诡异一窝蜂全炸毛了。

刚刚本来只需要付出一枚鬼币,它们上去就不准备下来了。

现在张炎直接要求包月,甚至还是十枚鬼币一个月。

这谁给得起?

怎么想怎么都觉得是个大坑。

它们这些诡异,只是死了,又不是蠢了。

自然不愿意。

但是这次出血,恐怕是不得不出了。

于是又诡异小心翼翼的提议:“楼长大人,我们还是按次计算吧。”

“不不不。

我觉得包月对你们比较友好,住我的房子,不给我点物管费,怎么可以。

我这个人宽宏大量,所有认识我的人都称呼我憨厚小郎君。

我是为你们好啊,物管费干脆也一起包月在那十枚鬼币里的。

现在,就给我付!”

张炎眼睛一翻,杀气凛然。

所有诡异都打了个冷颤。

这特么,怎么连物业费都出现了……

“我们,真付不起啊!”

有诡异小声嘀咕了一句。

张炎冷笑:“我说的是结果,不是草案。

你们给也要给,不给也要给。

陈凌萱,陈家寒,陈家董!”

他喊了一声。

陈凌萱三人一脸懵逼地站了出来:“到,姐夫有啥事?”

“给我搜身!”

张炎命令道。

收到命令的陈凌萱三人,直接被张炎毫无礼义廉耻的手段给惊呆了。

果然只要不要碧脸,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他们甚至都晕乎乎的,觉得自己在做一场梦。

以前来自鑫安小区,哪一次他们陈家不是小心翼翼,步步为营,一不小心就会落得全员死亡的下场。

现在这么个寄魂师绞肉机小区,被张炎搞成了游戏场。

这还有天理吗?

还有公道吗?

这特么,明抢实打劫,实在也太好赚了些吧!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