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撒撒盐,驱驱邪,来生当个财神爷 > 第4章 地府简介

第4章 地府简介(1/1)

目录
好书推荐:

撒撒盐,驱驱邪,来生当个财神爷第4章 地府简介

听到这话,徐凡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他继续问道:

“能跟我说一下那个APP是怎么回事么?”

中年人顿了顿,然后望着那个古色古香的亭台说道:

“这个说来话长,我就简单的说一下它的来历吧。

它是由一个过劳死的程序员鬼魂研发的,并且通过一些科技手段连接到了现实世界网络。但是由于某些特殊原因,目前只有我们明晨宫的卞城王毕元宾陛下这方阎罗殿成功找到了第一位外卖员。也就是你!之前不敢让你直接送到黄泉路是因为怕唯一一个外卖员也会被吓到卸载软件。那样的话,唯一一个外卖员也就没了!”

“那为什么今天愿意让我送过来了呢?”徐凡不解的问道:

“今天情况特殊,今天是12月26日,是那位伟大导师的生日,毕元宾陛下听闻伟大导师想人间的飞天台子酒很久了,所以才冒险下令让你送过来的!”

“那为什么我只能送到这里呢?”

徐凡当然知道中年男子说的伟大导师是谁,他也想见一见这个心目中的偶像。

“你可曾听闻,地府13站?”

见到徐凡摇了摇头,中年男子继续解释道:

“人死之后,魂魄就会下来,把这地府十三站通通走完一遍,才算是一趟完整的轮回之旅。第一站是土地庙,也就是入口。生人的肉眼凡胎是看不到的,这里也不像城隍庙一样进门需要买票,也没有检票的,更不需要48小时核酸证明,只要是魂魄就可以进来。就像你,你也拥有魂魄,所以可以进来。

进来之后有一条小路,就是我们目前站在的地方。两边那些暗红色的花就是彼岸花。这条路叫做黄泉路。

当然,经过这些年的改造后,现在是单向12车道,名字也更改为黄泉高速了。

这是我们地府目前唯一的交通大动脉。

你看到在你眼前的那个亭台了么?这里就是进入地府第三站,望乡台。你看到那下面刻着的一行字了吧”

这时候徐凡点了点头并念道:“上了望乡台,远望家乡回不来!”

“没错,这段话的意思就是,到了这一站,就再也没有回去的可能了!

下了望乡台后,就会来到第4站-恶狗岭和第五站-金鸡山。这两站是靠的最近的两站。当然一听名字,你就知道,这里非常的凶险。但是不要怕,这里的恶狗和金鸡只会咬啄不纯净的灵魂。

再往前走就到了第六站-野鬼村。在这里停留成为村民的,都是在经过恶狗岭和金鸡山上时,被恶狗咬的和被金鸡啄的,导致肢体不健全的,缺胳膊少腿,无法赶路的不纯净灵魂。

但是正因为他们是不纯净灵魂,所以这里也是整个地府十三站里,治安最混乱的地方,他们这些不纯净的灵魂经常会拉帮结派,占山为王,和地府纠察大队打游击,用那句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载来勒索过往的灵魂。

地府纠察大队对于这群成天在这里鬼混的灵魂也是无可奈何。

因为有恶狗岭和金鸡山的存在,他们会源源不断的出现。而最近由于经费紧张,纠察大队也没有办法时刻出差剿匪,所以只能等他们攒够一定量后,纠察大队才会动手过来一网打尽。

再往前走就是地府第七站-迷魂殿了。在这里路过的灵魂,都需要喝下一碗汤,叫迷魂汤,这个汤是免费供应的,经费是由阎王殿那边拨付过来的。每一个前往地府的灵魂都要喝一碗。

这个汤的作用就是你们现实世界的测谎仪,只要喝了这个汤,那些灵魂到了地府后,就不会讲谎话了。而且这些年,随着不断的有烹饪技术鬼魂的加入,现在药效也是越来越强,味道也越来越好喝。目前就算意志最坚定的灵魂,都会被这个2020款的迷魂汤给灌晕。

喝完迷魂汤后,在你眼前就会出现一座恢弘大气城池,当然现在也经过了一些改造,原本的城门楼子早就拆迁了,现在那里建成了农贸市场。可是那个牌匾还保存着,牌匾上有一副对联。

上联是:人与鬼,鬼与人,人鬼殊途。

下联是:阴与阳,阳与阴,阴阳永隔

横批:酆都城。

这里就是地府第8站,也是地府的都城,更是地府的ZZ、文化、经济、互联网交流中心。妥妥的超一线城市。随着这些年的房地产开发,现在房价也是上涨的非常厉害。

......”

跟随着中年男子的介绍,徐凡总算是对这里的基本情况有了一些了解。

难怪他们不让自己踏上那个亭台,原来是踏上去之后就回不来了。

接着徐凡又问道:“那每次我完成订单后,给我打钱的人是一个叫秦裕伯的人,他是谁啊?”

“哦,他啊,他现在是天海市的城隍!”

“那你们的订单需求大不大啊?要不要我再找几个同伴一起来跑外卖?”

“暂时不是那么大,毕竟现实货币和我们这里的货币兑换比例是非常惊人的,不是什么人都消费的起。虽然现在地府的鬼口越来越多,可是他们能获得的后辈供养却越来越少。这几年地府的整体GDP增长很缓慢。大家都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呢。”

中年男子看到徐凡没有问题了。

于是他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位小同志,我这里有个不情之请。”

徐凡感激对方给自己解答了这么多的疑惑,所以很热情的回应道:

“您说!”

“是这样的,我家孙女今年年满20了,也在天海市居住,他的父母,也就是我那不孝的儿子儿媳,这两年开始逼她去相亲,我孙女在前两天祭祖的时候烧了一封信给我,说她特别讨厌父母的安排。而且明天她又要参加一场相亲,我孙女说,希望能有一个人假扮男友,忽悠过去,不然她都快要烦死了。

你知道的,我老人家就这一个孙女,我可是万般宠爱的,所以能不能请小同志帮个忙,去假扮她的男友,让她蒙混过关过去?如果你同意,我就把她的电话号码给你。”

徐凡不解道:“可是我这么贸贸然的前去,她会不会不相信啊?”

中年男子早就料到了徐凡会这么说,接着继续说道:“没事的,你就和我的孙女说锄禾日当午,爷爷不吃土。她就会知道是我的安排的!事成之后,我会让城隍那边给你转账5千块钱,你看可以么?”

闻言徐凡也就欣然答应了。

......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