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夫君多几个能怎地 > 第6章 将军走了日子照常过

第6章 将军走了日子照常过(1/1)

目录
好书推荐:

夫君多几个能怎地第6章 将军走了日子照常过

“将军,后边有人骑马追来了”罗小一向来机灵,他们连夜出京一路疾驰,早就出了城门,哪会有人半夜一人独自骑马。

“吁~将军!”王玉穿着一身红色的嫁衣出现在这军队中,吸引来无数的目光。大家看到她似乎才想起今晚是将军的新婚夜,本该洞房花烛的一对新人,可现在却在这里。罗小一已在新房门口见过夫人,赶紧让她的马过去。

“你怎么来了?”高凛没想到她能追来,更没想到这样的行军速度她骑马要多快才能追上。可就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了。眼前的女孩身材瘦小瘦小,不过十五六的年纪。可眼中的沉静却不逊于朝中男儿。

“这个你拿着,这是清灵丹,是很好的止血药,只有三颗,若有外伤要尽快服下才能保命”只见少女从怀中掏出一木质的药瓶,上边系着一根红绳,接过手中的时候还残留着少女的体温,隐约间还能闻到一丝馨香。

“你叫小一是吧”

“啊,是的,夫人”,罗小一突然被叫到名字一愣,赶紧应下。

“接着”话音刚落,罗小一的手中便接过一个包袱,打开里面都是将军平日外伤用的药,还有白色的绑带,还有些换洗的衣服,罗小一打开看了一眼,随即明白。

“这件事就每日交给你了,还请好生照顾将军。”说罢,王玉微微颔首示意感谢。

高凛就这样看着她与罗小一一一交代也未插嘴,直到手边已经没了她的馨香,她才抬眼看向他。

“将军,祝你得胜归来,保重。”

“你好生在家等我,若有流言切勿相信,一切等我的书信,家中一切可信任祁管家,若有难处可找太子殿下帮忙,切勿自己逞能。”高凛自己都没想到,原本自己说不出话来,脱口而出的竟然说了这么多,他尽量忽略旁边罗小一要掉下来的下巴,也郑重其事的说了句

“保重”

将军府内

金儿站在王玉身边抖的更厉害了,早上夫人便让祁管家召集将军府的奴仆在院中集合,本以为夫人想要给下人一个下马威,可这站在下面的好几十号的下人,男女老幼,老弱病残一应俱全,一个个眼神中虽然没有不恭敬,但也没有奴仆该有的胆怯,甚至个别汉子眼神吓人的紧,看一眼都害怕。

“都坐下吧”,王玉姗姗来迟,也算是救了手足无措的金儿。眼见着没人动,王玉也不生气,转过身对祁管家说:

“祁管家,还请让大家都坐下吧。”金儿光顾着发抖,才认真打量起这个腿脚不便的祁管家。身形高大不说举止投足间竟然有一种文人风骨,可眼神中又难免有些杀气,终日也没见过笑脸。也就夫人敢跟他说话吧,想到此处,金儿把头更低了低。

大家在祁管家的带领下,都坐下了,可坐下后也没人说话。夫人也不着急一口一口的喝茶。

“不知夫人召集大家到来,所为何事?”祁管家站起身来,带头恭敬的问道。

“祁管家快坐下,我刚嫁过来,昨晚将军奉旨出征了,没来的及给我介绍大家,我想着今天天气好,咱们互相认识下。既然开头了,就从祁管家开始吧。”

祁风摸不准这位夫人什么意思,想着军中权贵喜欢搞驭下之术那一套,今天怕是给下马威的,面上虽不显着,可心里已经有些鄙夷。

“在下祁风,今年二十有七,之前跟随将军在军中做个案前文书,两年前征战腿断了,将军可怜我让我在这新建的府上做个管家。”几句话说完便不再言语,连王玉都觉得是否应该再说些什么,可就是这样直接没有了下文。

王玉笑着让祁管家坐下,唤起下一个看似年长的妇人。可叫了两遍都不见起身,仔细一看竟然是瞎的。终是妇人在别人的提醒下慢慢站起来

“我~我~”支支吾吾半天却是没说清楚什么。祁管家再次站起,可这次语气中竟然带了一丝的警惕和僵硬。

“夫人,这是我母亲”。还是简单的概括不愿意多说。

之后的人一一了解下来,几乎没有外边买来的奴仆,要不就是军中受伤的年迈的将士,要不就是死伤将士的家属,一眼望过去,能做活的竟然没几个,养着这样一大家子人,还能拿出那些彩礼来娶她,想来也是很不容易了。

“夫人可是要看账本?”祁管家还是问了出来,要知道之前府中没有主母,将军仁厚,虽说将军府的支出并不多,可城外还有一个村的残军将士靠将军养着,府中人勤俭再加上将军这几年的封赏颇多才勉强支撑,可要是主母接管过来看到这部分的账目,停了外边的帮扶也是可能的。大家受将军帮扶多年终是没有脸再要了。

“不必,祁管家管的很好,我今日就来认认人,以后将军府中一切事宜还是祁管家管着。若是有拿不定主意的可以找我来商讨。诸位都介绍过自己了,我也说说我”

“我叫王玉,家中女孩排行老二,可我不是大家以为的京中贵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是我的姐姐王简,我自小在山中长大,会些简单的岐黄之术,针灸之法,也有些拳脚功夫,虽不能出口成章但也是读过些诗书,今日说这些也是让大家知道,我并非京中做派,也不想为难各位,之前什么样的生活今后不会变,在一个屋檐下生活该彼此清楚些,祁管家可有要说的?”这一些话说下来在坐的各位没有一个不目瞪口呆,包括一向稳重的祁管家。

“没有”缓了半天祁管家才说出这几个字。

“那好,大家都散了吧~”王玉语气欢快的说道。

回院中的路上,金儿总是看王玉,王玉也是有些感叹她这藏不住事的脸。

“你有话就问吧,别憋着了”,听着王玉都开口了,金儿缓了缓,小心翼翼的问出来。

“夫人,金儿只是觉得,夫人今日那般说不怕府中的奴仆看轻了您吗?”听到这句话王玉不由得轻笑出来。

“你觉得今日你见到的府中之人,可有惧怕我的?”金儿仔细想了下,摇头。

“就是了,他们虽然是这府中的奴仆,可之前要不就跟随将军征战沙场,要不就是遗孤,将军爱兵如子人尽皆知,这些人本就是将军尊重且自愿养着的人,做多做少都无妨,所以他们怎么会有惧意”。

“可是夫人,我怕······”

“金儿,我今日说了,以前日子什么样,以后也不会变,你既然被买来跟了我以后我过什么样的日子你就过什么样的日子,你若不愿意我可将你的身契还给你的父母放你自由,我身边最忌讳多事之人,你明白吗?”王玉本不想这么凶,可见她这样扭扭捏捏的性子,实在是看不过去,特意吓吓她。谁知语气刚刚严肃点,她立马跪下去

“夫人,金儿不是有意的,金儿早就没有父母了,您要是将我赶回去我还会被我家中叔叔卖掉,请夫人不要赶我走。”说着,还哭了出来。

“哎呀,你别哭,可你这胆子实在是太小了,你若是想留下,便做成一件事,我就留下你。”

“夫人,金儿愿意。”

“好,这可是你说的,那你每日要盯着祁管家的脸至少半个时辰,他若看你眼神不能闪躲,问你什么你便如实说,府中与每个人每天至少说上五句话,若是一个月内能做到,我便留下你。”说完,王玉坏笑的走了,留下一脸纠结的金儿。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