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夫君多几个能怎地 > 第7章 可恶的王家

第7章 可恶的王家(1/1)

目录
好书推荐:

夫君多几个能怎地第7章 可恶的王家

王玉嫁进来也有半月有余了,基本上将军府的人也拎的清楚许多,中间太子派人来过一次告知了将军的情况,捷报说及时援助月城,首战告捷,也算是堵上了朝中悠悠众口。原本三日该回门的她因着将军出征便也搁置了。再加上之前朝中风向不明,王家怕惹事自然要与这个外嫁女撇光干系,可这几日的风向也变了,王家要是再不派人假惺惺的关心一下她,便要落人口实了。所以在昨天祁管家收到王家的邀帖之后就送了过来,今天一早便就套好了马车,可她却一直没动身。

“夫人,祁管家来了”金儿看着王玉面色不好,一只玉手撑着闭着眼睛看似睡着了,实则皱着的眉头告诉她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多事。

“让他进来吧”只见祁管家穿着一身干练的蓝袍走进来,虽能看出腿脚有问题可走路的速度却如风一般,一会便到了王玉面前。

“夫人,马车套好了,可以动身了”。祁风只见眼前的少女微皱的眉头听见他说的话后皱的更重了,美眸不情不愿的睁开,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恶心的事情。

“祁管家,若是有人给你摆了一顿鸿门宴,你去还是不去?”想必这府中能听懂“鸿门宴”三个字的,也只有祁管家了。

“不去”

两个字落下来,王玉都忍不住定睛看了此人,她万没想到此人能给一句准话,倒是与诸多八面玲珑的读书人不一样。

“若是有短处在人家手里,不得不去呢?”

“夫人,越是害怕越被拿捏”

几句话下来,金儿看的一脸迷茫,每个字都听得懂却不知道祁管家和夫人在说什么。

“将军府印可在您手里?”王玉心里已经有的定论,想到一个计策。

“在,不知夫人要做何事?”

“还请祁管家以将军身份起草一封书信,信中说我身体不适,思念亲人,想请家中长姐或母亲来府中小聚,已解相思之情。车既然套好了,那便直接过去接人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祁风也猜到了她说的短处想必就是她自己的母亲,结合她之前说的她嫡长姐的活,她所担心的也猜到七七八八。将军临走前叮嘱好生照顾夫人,可将军是否知道自己娶过来的夫人可与他想的一样?

“是,夫人”

王府内宅,花瓶声音重重的落下。

“好个死丫头,竟然敢威胁我,将那孙氏直接抬到他们那辆马车上,我们简儿是不会去的,一个武将的府邸未出阁的姑娘过去定会坏了名声。让她回门看看本就给她脸了,如今竟敢蹬鼻子上脸。她母亲就算是死了也是王家的死尸,与她个外嫁女何干!”大老远就听见王夫人在自己的内宅叫唤。王简刚洗漱完毕就听见这样的消息,赶紧跑到父亲母亲的房中商讨对策。

“你这是什么泼皮的话,孙氏为何下不来床了?你是不是把她的药断了?”王嚣看见自己夫人恼羞成怒的样子,也是猜到最近没少苛待孙氏。

“哪是我断了孙氏的药,是你那二弟,最近与一个乐坊女子打的火热,这个月的月例二房的早就支完了。”

“我那二弟只知道死读书,这些年要是想纳妾早就娶了,何该等到今日?”

“我怎么知道,听闻是什么红颜知己,反正我们简儿是不会去他们将军府的,他们稀罕孙氏,便就将人抬走吧”说完,王夫人转过身去,不再言语。门外的王简听得真切,想着那吓人的将军府王玉刚嫁过去就病了,门口来接人的人一个个像活阎王一样,她就害怕的紧,赶紧推门进来。

“父亲,你就听母亲的吧,将孙夫人给王玉送去吧”

“闭嘴,孙氏嫁进来多年不曾出门,外人总是知道她病着却从不知道病的这般重。这要是人横着被抬出去,我们王府的脸还往哪放?”

眼看事情成了僵局,王夫人旁边的嬷嬷趁机说:

“老爷,夫人,小姐,奴婢有个蠢念头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有话就说”

“听闻城南的曹大夫有一手针法,能将将死之人扎的如同常人无异,虽时间短暂但实在是可以以假乱真,我们再告诉孙氏她女儿在将军府病重,就要见她一面,她便是将死也会在病床上爬起来的,外人看见的可是立着走出去的孙氏,至于会不会在将军府······那怕就是孙夫人太过伤心,自己撑不住罢了,不知道老爷夫人意下如何?”

屋中四人对视一眼

“去安排吧”。

祁管家一直等到晌午,终于见到了被人搀着走出来的孙夫人,由于是男子的原因也未敢上前搀扶,也并未在意孙夫人是否有异常,马车带着孙夫人便赶去了将军府。王玉正在府门口焦急的等着母亲,心里总是不踏实。虽说这次行径有些放肆,可若是有希望能将母亲接来也是顶好的机会,看着马车慢慢驶过来。王玉赶紧迎了上去。

“母亲~”王玉打开马车的车帘,母亲竟然横躺在车里,嘴边已经有血,气若游丝。这一幕让原本镇定的祁管家也慌了神,对上王玉的视线后赶紧解释:

“孙夫人上车前还是好好的,怎会?”

“除了母亲可有她身边的丫鬟?”

“未曾见到”

“金儿,拿我的针来。快点!”她一边喊着金儿,一边查看母亲身体,发现哑门,劳宫,三阴交等处都有被人下针的痕迹,这怕是母亲在出门前便已经无法动弹,用了催命的法子,好阴毒的办法。

祁风看向马车,看着这瘦小的少女怀中抱着自己的母亲,强忍着眼泪再想到王府门口的种种也猜到被人算计,可他却帮不上什么忙。只见金儿拿针跑过来,王玉迅速给母亲脱掉衣服,拿起针的一瞬间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在抖。赶忙定了定心神,迅速下针。

一针一针的下去,扶着孙夫人的金儿眼泪都已经滴成了串,可怀中的孙夫人还是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

“夫人,老夫人她~”

王玉依然没有放弃,一针一针稳稳的扎进去,眼中蓄满了泪水一滴没有流出来。终究,最后一针下去,孙夫人还是没有一丝的反应,王玉脱下孙夫人的鞋袜,放进自己怀中不停地搓着脚心。声音颤抖的一声一声的唤着母亲。

将军府中的人早就出来了,听见这声音难免动容,连祁管家也在这一声比一声悲痛的呼唤中哽咽,将军府门口已经围满了人。可又安静的可怕,只能听见王玉一声一声的呼喊,还有金儿低声的啜泣,众人都已经摇头不忍再看下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

“醒了,夫人醒了!”金儿的声音虽然有些颤抖,可这句确是所有人实打实的听到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祁风赶紧派人上前帮忙安置。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