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夫君多几个能怎地 > 第9章 为母亲和离

第9章 为母亲和离(1/1)

目录
好书推荐:

夫君多几个能怎地第9章 为母亲和离

连着几日王家没听到孙氏的死讯,已经派人打听多次,可最终打听到的无非是王玉将人带进了将军府,别的竟然什么消息都没有了,这要是没人从中故意隐瞒谁能相信。王夫人本就心虚,连着几日没消息已然是坐不住了,今日娘家又传话过来说自己的亲弟弟被军中紧急调到了月城,那个地方苦寒还在打仗,母亲在家以泪洗面再想到在月城打仗的高凛,让她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小叔啊,不是我不顾忌孙氏的身体,你没见到玉儿那天派来接她娘的人啊,一个一个的长得凶神恶煞,想必是现在嫁给将军攀高枝了,将我们都不放在眼里硬是要接还卧病在床的孙氏走,原本玉儿就自小不是养在我们身边的,你又不在府中,我们哪里拗得过她,现在孙氏也在将军府中待了好几日了,我们心中十分惦念,你这刚回来,不如代表咱们王家过去看看,要是孙氏和玉儿无碍,便将孙氏接回来,哪有丈母娘一直住在女婿家的道理。”王夫人自己没打听到消息,只能趁着之前的消息还没传到王霆的耳中,赶紧恶人先告状。

“大嫂,凤云能起身了?”凤云是孙氏的闺名。

“能了,最近新的药方可是花了不少银子,要不哪能乘车去看玉儿”

“行,大嫂,我这就去”在烟花柳巷待了几天的王霆也终于醒了点酒,想着自己最近实在是荒唐也对妻女生出些愧疚,没多想便应下了。

将军府中,王玉已经连着几天守在母亲的床前伺候汤药,也不知道二师兄什么时候能到,整个人瘦了一大圈眼底的乌青更是遮盖不住,任谁看了也觉得生病的人是她,可她非但没有慌乱,将军府中一切事宜井井有条。这让将军府中的人不由得生出些敬佩。

“夫人,老爷来了,正在前厅等着呢,祁管家正在应付着让我来问问夫人的意思。”金儿是出嫁前买的,虽然没在王府待上几天,便也是认识这位家主弟弟的。王玉拿着药勺的手一顿,然后继续给孙氏喂药,整碗药孙氏几乎喝不下一半。

“走吧,随我去见见”王玉慢慢的喂完药才回了金儿的话,起身眼前一黑差点晕倒,好在金儿手快接住了她。

大老远王玉就看到了站在正厅的王霆,那是她这个身体的生父,她出嫁的时候也见他也撒过热泪,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辜负了母亲的一辈子。

“父亲怎么来了”王玉这一声唤的王霆转过身来,看见才几日未见的女儿人消瘦了不少很是心疼,见她表情见到自己并不欢喜,想起府中王夫人说她现在身份变了,竟然派人回娘家抢人的事都干的出来,面上就冷了下来。

“你小小年纪,现在倒也是会摆谱了,你娘身体才好些,你就把她折腾到这里来,我看她身体还不如你呢。我就是来接你娘回去的,你娘人呢?”。

“我接娘亲来将军府那天,父亲在哪?”王玉不答反问。

“我~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质问你的父亲”,王霆想起那天在花巷听曲,恼羞成怒径直向王玉走去。站在旁边的祁管家见势不好立马上前一步站在王玉身后。两人同时停下,祁管家没退,王霆原本要扬起手硬生生没抬起来。

“好啊你,竟然敢带人来威胁你父亲了,合该你母亲是我名门正娶的大娘子,我今日便要带她走,我看谁敢拦着我!”

王玉已经缓步走到旁边椅子坐下了,祁管家也顺势站在她身后。她今天实在是没什么精神,站一会已经眼前发黑了,像是这几天太累了声音大一点便有些头疼。见着眼前的父亲她心中无比的悲凉,有些男人外边是个站不起来的,让家人受尽了委屈,回到家里又是个窝里横。觉得全天下的人都对不起他,自怨自艾表面上哀凄自己的怀才不遇,实则遇事毫无担当。母亲竟然为了这样的男人付出了自己青春,还差点搭上自己的性命。

“祁管家,把人带上来吧”不一会,王霆的脚下便被甩过来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说是肥头大耳也不为过,整个脸已经肿成了猪头,一看就挨了一顿毒打。

“二老爷,救救我,我可是听命大老爷的话才给二老夫人扎针的啊,即便是我不下针二老夫人也活不了多久了,我就是一个郎中何须如此对我啊。我错了,二老爷饶命啊~~”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为孙氏扎针的曹大夫,时至今日已经在将军府中挨了几日的打了,也是今日见到二老爷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

“你这是何意?”王嚣见地上的人,忍不住质问自己的女儿。

“何意?父亲怕是听青楼女子的琴音不辨是非了”

“祁管家,拿给我父亲看看”

祁风在王玉的手中接过两张纸,转身交给王霆。一张是郎中的认罪书,一张是她替她母亲写给父亲的和离书。王霆看完认罪书后整个人差点站不稳,他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更没想到他的女儿竟然敢主持父母和离。

“我要见凤云,即便是她不想与我一处了,我也要听她亲口对我说。”

“你没资格提我母亲的名字!”王玉听到此处再也忍不了心中的怒火,猛地站起来。

“这个认罪书和和离书不是给你的,是让你拿回去给大伯的,父亲一向聪明想来也不难猜出谁是始作俑者,父亲若是把这和离书签了,这认罪书我便不送到官府,王家便没有谋杀人命的罪名在,王简就还有机会高嫁,不然我就一纸诉状告到官府,到时候就要看看对我这出嫁的影响大还是未出嫁的影响大?”

“你竟敢威胁我!”

“父亲错了,这些话也是让你转告给大伯的。父亲一向听大伯的话,这和离书即便是你今日不签,他日大伯也会给我送来。父女一场,我今日也说句明白话,若我是当年祖父也会将家产传给大伯,父亲要能力没能力,要狠心没狠心,要担当没担当,连自己的妻儿都护不住又如何能护得住王家?难道你真的以为时至今日大伯一家是一时糊涂才敢谋财害命吗?”

“逆子!你给我闭嘴!”

“我母亲带来的几船的嫁妆都去哪了?我为什么能被送走十几年不能回家?为什么他们敢找大夫扎针害我母亲,难道这些不都是因为你这些年的纵容和懦弱吗?”

“我~我,我要见凤云~”王霆终究是没了刚才的气势,一屁股坐在地上。竟没注意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

“你没资格见我母亲,你身上的脂粉气我娘嫌恶心”说完,王玉头也不回的迈步往外走,马上走到门口却又听见身后传来声音。

“你这般嚣张,无非是仗着将军府的势,可你别忘了,你是王家的女儿将军你才会娶你,你若与王家断了关系,这府中之人又有谁会高看你一眼,今日你如此决绝,他日你在夫家落难,也会拖死你娘,你终究是个不孝女,为人子女也好,为人父母也罢终是都走过这一遭,谁也不比谁清高,我做不到,你也未必。”

王玉并未回头,阔步离开。只留王霆一人在这院中独坐,无人问津。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