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夫君多几个能怎地 > 第10章 不正经的四师兄

第10章 不正经的四师兄(1/1)

目录
好书推荐:

夫君多几个能怎地第10章 不正经的四师兄

几日后,孙氏终于醒了,也能吃下一些汤水可神志还是不清醒,大多数时间都在睡着。也正是因为人醒了,之前的咳嗽也便开始了,反而人消瘦的更快的。好在王家的和离书很快送到了将军府中,王玉将此和离书连着母亲之前写给外祖父的书信,一并装起来。

“金儿,金儿?这丫头又去哪了”王玉连着唤了几声都不见她应,只能派人找祁管家过来一趟。

外院,祁风正在看账簿,可旁边的视线让他一直没办法专心。这人他是认识的,是夫人带过来的陪嫁丫鬟,虽说是陪嫁他也知道并不是随着夫人一起长大的,性子自然也是截然不同。可这丫头不知道安的什么心思,已经这么盯着她好几日了。问什么事也说不明白。明明害怕眼神想要闪躲可撅着嘴皱着眉头也要看他,一看就半个时辰。这不,今日又开始了。

“金儿姑娘,你作为夫人的陪嫁丫鬟,都不用在夫人身边做活吗?”

“我,我,这就是我的活”这小姑娘看着和夫人一般大的年纪却不及夫人一半聪慧,说话都说不利索。也罢,像夫人这般的女子这世间能有几个?

难不成是夫人派她来盯着他一天都做什么?好回去汇报?可哪有站在人前盯着人干什么的,也太不避人了,这回去交差定要挨骂,不如提点下。

“你不能这般盯着我,你离我远些,我做什么找人打听就好了,我看过的账簿等我走了,你拿过来看一眼,回去告诉夫人便是,不必一直站在我跟前”

“哎呀,不行,就得这样,你别同我说话,你问的问题我答不上来,一会我还有好多人没说话呢。”金儿掰着手指头数今天与谁还没能说上五句话,因着被眼前男人赶,脸已经羞的如同桃子一般,可夫人的命令她再坚持些时日就能留下了,她绝对不要半途而废。

祁风也是看不懂这丫鬟,自从夫人进门后,这将军府可真是越发热闹,比起之前竟然有了不少人气,想到此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金儿正盯着这张脸紧张的很,突然看见他笑了。她从未见过他笑,竟然这么好看,看一眼,又忍不住看一眼。

“祁管家,夫人有请。”

“好,我这就到。”祁风已经站起身,发现旁边的小丫头竟然要跟着他走。

“你最好不要与我一道去见夫人,你才好交差。”

“为什么?”

祁风叹了一口气,也是不知道该如何提点了,罢了,爱跟着就跟着吧,转身走向夫人的院子。

王玉正站在屋门口,看见祁管家快步走进来,后边还跟着个小跑的金儿,她忍不住嘴角上扬,金儿这丫头人是单纯了点,可贵在听话,这一幕还有些般配怎么回事?

“哎呀呀,我说我的贴身丫鬟去哪里了?原来是被祁管家拐走了啊~”王玉原本就是个爱说爱笑的性子,只不过这段时间压抑的事太多她没啥心情,今日竟然有心情调笑一番了。

“夫人~您瞎说什么呢?”金儿先急了,脸羞的通红,这一急不要紧,直直的撞到祁管家的后背上,整个人差点摔倒,还好祁管家手快捞了一把,她才站起来,可这站起来还不如摔了下去,夫人竟然就这么笑出声来,羞的金儿捂着胸口赶紧跑回屋里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金儿你的脸也太红了。”

“咳咳,夫人,不知道夫人找在下何事?”王玉的笑声被祁风的话打断,可祁风通红的耳朵暴露了他刚才的窘迫,虽说金儿年纪不大,可身前的柔软就这么撞在他后背上,如何能感受不到。

“嗷嗷,咳咳,嗯~辛苦祁管家派人将这封信送到这个地方,务必交由老太爷手中。”这是王玉给外祖父的信,她想来想去若是母亲现在最惦念的,肯定是自己的家人。如今也与父亲和离,他日定是要带母亲回去的。

“是,夫人还有别的吩咐吗?”

“你和金儿······”王玉还存着逗人的心思,特意抬高头扯着嗓子冲着金儿冲进去的房间喊。

“夫人若是没有别的事,在下就告退了。”说完,祁管家风一样的走了。

这一个月来,将军府的人早就习惯了王玉的存在,大家都敬佩她为母亲做的一切,虽面上没有刻意亲昵,所有人悄悄的照顾孙夫人,王玉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在吃穿用度上也帮扶不少,每日还会抽出些时间为将军府中的人看病,瞒着祁管家抓药,煎药都从自己手里出银子。

要说这府中谁与王玉说话最多那便是罗小晴了,她是罗小一的妹妹,八岁大的女娃聪明的很,嘴甜又可爱,整个将军府中人都喜欢的不得了,连平时不苟言笑的祁管家都拿她没办法。自从王玉嫁过来,只有她每日过来与她说话,虽说大多数时候都是鸡同鸭讲,可这时间长了,也便习惯了每日有这么一个小友出现,今日罗小晴竟然没来,所有人将院子翻遍了也没找到。

孩子丢了

“找到了吗?”王玉冲过来问刚回来的护院们,已经找到半夜了,还是不见孩子的踪影。王玉心急如焚,正当着急的时候,看见大门口有一男子身影拎着着一个小孩身影大摇大摆走进来,孩子也不挣扎不知道是死是活。院中护卫立马警戒,仔细一看手上的孩子不是小晴还能有谁。祁管家和身边的护院都是军中出身,只需要一个眼神大家就能明白,眼见就可以包抄此人。

“四师兄?你怎么来了?”王玉这一声阻止了一场一触即发的兵刃。这个时候,男人才缓缓撤下自己的围帽,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冲着王玉笑的叫一个灿烂。十分随意的将手中的女孩扔给祁风,就奔着王玉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小师妹,我可想死你了,嘿嘿嘿”穆青笑的人畜无害,一脸真诚,如此亲昵的抱着将军夫人在场的人刚收回的刀又拔出来一半。

“拿出来!”王玉不吃这套,直接伸出一只手。

“拿什么?师妹,我刚救了你们府上一个小孩,你不感激我,对我这么凶!”

“拿出来!”

只见男子从怀中掏出一个手帕,正是夫人平时贴身用的,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他身上去了。

“小晴怎么会在你这?还有,二师兄呢?我的书信他看到了吗?”王玉瞪了他一眼一把扯过自己刚被偷走的手帕,一边走向小晴把起脉来。

还好,只是睡着了。

“二师兄自然是不在,否则他若是知道你嫁人了,还不哭死,这样的热闹我定是一刻钟不想错过,才不会下山来。”

“哎呀,你不要管那个小丫头了,她没事,就是中了迷香睡着了,一会就醒了,你看看我,我的脸最近用了千芙脂,有没有吹弹可破?你看看嘛师妹。”穆青直接拉过王玉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旁边刀出鞘的声音此起彼伏,祁管家恨不得现在就回去给将军写信汇报这突如其来的男人。

“好好好,吹弹可破,你说你救了她,是什么意思?”

“师妹,你嫁了人都不关注江湖的事了吗?最近桃妖出来了,就是那个采花贼,专门抓八九岁的孩子祸害,京城虽没出事,可城外丢了好几个孩子了。喏,她不就差一点?”穆青见王玉对自己的皮肤不感兴趣,也只好找个柱子半倚着身子。没个正形。

“交手了?”

“嗯”

“为何不抓住他?”祁风抢在王玉之前问出口。

“抓人是官府的事,我能救她也是因为她身上的荷包是我师妹绣的。若是旁人我可未必管。”

“你!”祁风气的不行也后怕的不行,却一时语塞。

“师妹,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穆青说完便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王玉没打开就瞪大了眼睛

“你真是疯了,你敢偷师傅的还魂丹!”

“我看你才是疯了,你的信二师兄没看见,师傅看见了。知道你母亲病了特意叫我送来的,这药虽然不能完全治病,但能温补气血,夫人不至于太过难熬。二师兄云游四方媳妇都丢了,估计未必会愿意救治别人的丈母娘,你四师兄我就不一样了,连夜骑快马赶过来,累都累死了”穆青一边说,整个身子就像没骨头一样往王玉身上靠。王玉原是没动,在他泄力一瞬间躲开。拿着药往母亲房间奔去。

“哎呀,师妹,你等等我呀~”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