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姐姐她有亿点钱怎么了 > 第10章 没事儿来找找存在感

第10章 没事儿来找找存在感(1/1)

目录
好书推荐:

姐姐她有亿点钱怎么了第10章 没事儿来找找存在感

“小翡是我们家被抱走的女儿,十八年来爸爸妈妈一直在找她,还好前几天终于找到了,可惜小翡这么多年一直在乡下,都是我们不好没能早点找到她,害的她在乡下喂猪,也没读过书。”

宇文枝说着低着头抹眼泪,生怕不知道宇文翡是乡下喂猪的。

“喂猪的!不会吧我看她长得挺漂亮的,一点也不像喂猪的。”

“是啊,谁家好人长这么漂亮还喂猪啊。”

“不听这话我怎么听着有些怪呢。”

可不怪吗,这不明显是来给宇文翡下马威的。

宇文翡就靠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她表演。

“你不是说你和宇文枝没关系吗?她怎么说你是她妹妹。”张歇在她后面戳了戳她的肩膀。

“宇文枝,我要是你我就在自己的班级里好好学习,不会跑出来找存在感。”

“你说的这些确实挺对的,我也从乡下来的,也没在学校读过书,也的确在喂猪,不过有一点你错了,我不是你的妹妹,宇文家也没有两个女儿,我就是那个真正的千金,而你不过是宇文正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养女。”

“还有,我不稀罕宇文正夫妻那样的家人,更不喜欢和你扯上关系,你们要怎样我管不着,不过别再学校里说认识我,我怕丢人。”

这么蠢说出去被人知道他们是从一个家里出来的她嫌恶心。

宇文枝立马眼睛里存满了眼泪“小翡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你也没必要这样直呼爸妈名字吧。”

这一下班级直接炸锅了。

“天呐,我听到了什么?他们真的是真假千金啊。”

“真假千金文照进现实?我靠,我吃到大瓜了。”

“这是什么鬼剧情,我的天哪,太有意思了。”

“好茶好味儿啊。”

“这是来宣誓主权的嘛。”

“我听到了什么,我听到了什么!宇文翡才是宇文家的真千金,那宇文枝是谁?孤儿?我的天哪,霸占了人家的位置,她是怎么有脸来宣誓主权的。”

宇文翡听着议论勾唇,她也觉得宇文枝真的够蠢的,自己跑来找骂。

想要给自己树立好人卡,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得不偿失啊。

宇文枝也没想这么多,她就单纯的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才是被宇文家喜爱的那一个。

“我知道小翡你怪我霸占了你的身份这么多年,可是我也不想的,我被领养的时候才几个月大,我什么都不知道,直到前段时间我才知道我是被领养的。”

“对不起,小翡,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这些年你受苦了,那么偏远的山区,没有通电,没有老师教书,我是对不起你,霸占了你的身份。”

“我今天来就是想把身份还给你,希望你不要生爸妈妈的气。”

宇文枝扫了一眼宇文翡,她以为她会在宇文翡脸上看到不一样的表情,结果人家压根儿没表情。

宇文翡抱着手“说完了?说完了就上课吧,你看看你把人家老师的课都占了一半了。”

宇文枝“…………”

“对不起老师,您上课。”

老师“…………”才想起我。

“好了,同学们现在我们开始上课吧。”

被占用了一半的时间,老师是敢怒不敢言,不过好在他吃了个大瓜。

“现在高三了,大家都要抓紧些别整天做一些无用功,这些题都是上一届高三学生做过的题,你们提前预习一下吧。”

在黑板上写下好几道题,都是高三学过的。

宇文翡看了眼题,没兴趣。

“最后一道题是超出了你们所学范围,但是题型却是你们学过的,有没有同学能做出来。”

老师指着黑板上的题型说道,眼睛瞟向几个学习成绩好的。

“好难啊,这题我只会前面一个步骤,解。!”

“这题他认识我,我不认识他啊。”

这题超出了他们的知识范围,没人解得出来。

这时宇文枝举手“老师,我想试试。”

老师满意的看了她一眼,示意她可以上来做题。

宇文枝上去,把前面两个步骤做了出来,然后就停笔了。

“这题我只能做出前面的,后面的题解步骤很难,我只能这个大概。”

老师鼓励式的说了句“已经很好了,回座位吧,还有没有同学做的出来。”

刚回到座位的宇文枝心生一计。

“小翡,这题我做出来了前面部分,后面的你应该能做出来吧。”

“…………?我靠,这不明摆着让人难堪吗。”

刚才她才说了宇文翡在乡下长大,没读过书,现在又让人家做题。

居心不良啊。

张歇皱了皱眉,小声说道“这宇文枝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她还看得过去,现在怎么看着就不像好人,坏的很啊。”

宇文翡好笑的看着她,没回答她直接朝着黑板走去。

走到讲台上,拿起粉笔开始在黑板上写起来。

没一会儿整整一个黑板的解题思路被写了出来。

字迹工整,遒劲有力,清冽而又优雅,好看的字迹令人赏心悦目。

她的解题思路清晰,简洁,易懂,让一教室的人都看呆了,就连老师也露出了赞赏。

他们不可置信的看着宇文翡,不是说她是从乡下来不识字,没文化的喂猪女?

他们都视线又再次看向宇文枝。

这和她描述的也不一样啊。

宇文枝也惊呆了,怎么可能,妈妈明明说过她们接到宇文翡的时候她正在喂猪的,怎么可能会解数学题。

一定是她运气好,蒙对了。

对,一定是这样的。

“宇文翡同学的解题思路很清晰,大家可以借鉴宇文翡同学的解题思路试着做一些其他同样的题型。”

……

放了学,宇文翡准备去一趟别墅,刚到校门口就遇到了宇文枝。

怎么阴魂不散。

“你不是没读过书?为什么会解数学题?”

宇文枝挡住她的去路,目光阴狠的看着她。

“呵!”

“你笑什么?看我出丑你很得意。”

宇文翡并不想理她,一个无故发疯的女人,不值得她浪费口舌。

张歇跟在宇文翡后面,想请她去吃饭,结果看到了这一幕。

“宇文枝,你又想做什么?”

宇文枝不悦的看着他“张歇,这是我和小翡的事,你就别插手了,再说了,你不过才认识了她三天,就这么上赶着给她撑腰,人家领你的情吗。”

张歇盯着她“不会说话就别说话,你一大早跑来找存在感,你以为我不知道?”

他早就和这些家伙说话宇文枝就是个表里不一的女人,还不信,这茶言茶语他是见识过的。

“你一个男人跟我一个女生吵架也是挺厉害的,你只见过宇文翡这副样子,没见过她其他的,当然觉得我是来找存在感的。”

“刚回来不到一天就把家里鸡犬不宁,还抛弃亲爸亲妈跑去爷爷家里住着,这样的人你也觉得她好。”

宇文枝把宇文翡回来的事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还不时的观察张歇的表情。

看他微微皱眉以为是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又道“我知道小翡从小在农村长大,没见过什么世面,如今看到了你,就巴巴的上赶着倒贴,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被人家卖了还数钱呢。”

看着校门口越来越多的人宇文枝勾唇,随即眼眶开始红了。

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忍不住要可怜她,她最得意的就是她这张脸,稍微一委屈,这张脸就让人看起来忍不住替她打抱不平。

宇文翡不是个好脾气的,更见不得这种扮可怜博同情的人。

直接过去甩了她一巴掌。

“非得逼我在大庭广众之下扇你。”

宇文枝被打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捂着脸真的哭了。

要说刚才她是自己掐自己把眼泪花儿掐出来的,现在就是真的哭了。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