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莲花楼之故人重聚 > 第5章 再聚

第5章 再聚(1/1)

目录
好书推荐:

莲花楼之故人重聚第5章 再聚

方多病和笛飞声也没想到,这才赶路赶了一天就遇上案子,方多病之前为李莲花退出了百川院,后来肖紫衿离开,乔婉娩接管四顾门和百川院后,又把方多病请了回来。

“我乃百川院刑探方多病,这件事交给我来查,查清楚之前,所有人都不准离开。”方多病看着房间里老板的尸体,“小二,你跟我说一下事情的经过。”

……

方多病在探案,笛飞声躺在屋顶上看月亮喝酒。

由于时间太晚,方多病没查多久就让大家先休息了,明日一早再继续查。

方多病跳到屋顶上找笛飞声喝酒赏月,顺便商量一下该如何寻找万年雪莲。

这时,客栈突然来了一人,那人身穿白衣,头上戴的莲花样式的发簪很是好看,戴着面具看不出面容。

“小二,给我来一间房,顺便把你们这里的特色菜都给我上了。”

“公子,我们这客栈,刚死了一个人,要不公子您去二里外的另一家客栈?”那小二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老板死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无妨,银子不用找了。”这人直接把钱扔给小二。

“好嘞公子,二楼最里还有一间房,公子您先过去,过会就把您的菜给您送去。”那小二看到来人这么大方,也再没拒绝了。

那人走到自己的房间,坐在桌前喝茶,正在想自己怎么还没赶上方多病和笛飞声二人时,外头一声尖叫。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方多病听到声音立马回到客栈。

“又…又死了一人!”发现尸体的是小二,“我原本要去给新入住客人送吃食,结果一转头就发现这里又躺了一具尸体。”

方多病看着尸体,那人和客栈老板的死法是一样的,都是被割喉而死。

“我知道了,这里交给我就行。”方多病看着尸体,让小二和围观的人先离开了。

在最角落,那新入住的客人看着方多病,笑了笑便离开了。

“又死一人,一定要快点查清楚,阿飞!”方多病担心还会再死人,叫笛飞声过来帮他取证。

二人查了一夜,但不知为何就是查不到最关键的那个信息,第二天一早,很多人都想离开,在门口吵了起来。

“你这客栈什么意思?人又不是我杀的凭什么不让我离开?”

“是啊是啊,我们又没杀人,而且我还有事呢。”

“大家别吵了,相信刑探大人一定很快就能查出真相的。”小二看着要离开的人,只能劝他们再等等。

方多病和笛飞声听到动静下楼查看,刚想说话旁边就出来了一人。

“真相?真相就是,他杀了那两个人。”昨日入住的公子指着人群中戴头纱的一人。

“你…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杀了人?”那人看所有人都盯着他看,有些慌张。

“证据就是你包袱里和尸体伤口形状一致的小刀,还有你手上被昨日死的那人抓伤的伤口。”白衣公子快步走到那人面前,给那人点了穴定住,打开他的包裹,果真有小刀,那刀上的血迹还没擦干净,扒开他的袖口,他的胳膊上也果然有伤口。

“你…这能说明什么?我这是不小心弄的…”那人更加心虚了,但还是嘴硬。

“我昨晚查到,你和死的那两个人早就认识了,你们仨本为多年好友,却因为都想要那几件宝物而闹了矛盾,我想你原本是和后死的人一起杀了这客栈的老板,后来因为分赃不均,你为了独吞这个宝物才把那二人都杀了吧?”方多病这时拿出了一个箱子,里面都是不常见的宝物。

“你昨天晚上鬼鬼祟祟把这东西藏到了客栈外的一棵树下被阿飞看到了,所以我才确定是你,我还在想凶器会被你藏在哪里,原来是随身带着。”

“我…谁让他们二人想杀我夺宝,我只不过是为了自保!”那人见事情败露,便承认了。

“自保?自保也不是你杀人的理由!跟我回百川院一百八十八牢受刑吧!”方多病说完就把那人绑了起来,转头对白衣公子道

“多谢先生找到了锁定他的证据,请问…”方多病看向白衣公子,突然觉得他有些眼熟。

“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山上待着吗?身体怎么样了你。”他认出这人就是李莲花,马上把他拉到一边给他把脉。

“十九岁的他可闲不住。”笛飞声也认出了这就是李相夷。

“诶,这么快就认出来了啊,我明明戴了面具和变了声啊啊…”李相夷只觉得奇怪,自己明明隐藏的这么好怎么还是被认出来了,而且穿的也很素,发型都变了,怎么还是一眼被认出。

这时,石水从门口进来了。

“方多病,你昨日传信给我,犯人在哪?”

“石姐姐,你怎么来的这么快!犯人在这儿呢,不过我还有事,所以还请石姐姐押他回去。”方多病见石水来了,马上把人送过去。

“好…”石水转头一看,看到了李相夷,“这…门…门主!”

“石…”李相夷刚想说什么,被方多病拦住了。

“石姐姐,这是我前段时间认识的新朋友,他叫李小花,不是李莲花。”方多病暂时还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李莲花还活着,他太怕李莲花再次离开了。

“李…小花?”石水还是不敢相信,因为这人和李相夷,不,应该是和李莲花太像了。

“好了石姐姐,你怎么来的这么快啊。”方多病担心石水继续深究,马上转移了话题。

“哦…我刚好在附近办案。”

“石水姑娘,事情都办完了,犯人抓住了吗,我们该回去了。”杨昀春也来了。

“杨大人,你也在啊。”方多病看着面前的两人,好像知道了些啥。

“哦…我们只是刚好碰到就一起了,那我们就先走了,告辞。”石水马上解释,然后就转头离开了。

杨昀春也正要离开,看到了李相夷,愣住了。

“这…李…”

“杨兄…”方多病马上拦住杨昀春,对他摇了摇头。

杨昀春马上了解,他这是不希望有太多人知道李莲花还活着,便点了点头离开了。

“方多病还有笛盟主,你们必须好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不能告诉他们我的身份?”李相夷见人都走了,把方多病和笛飞声拉到房间问。

“这十年,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有人想杀你,所以不能让太多人知道你活着。”

“杀我?谁?有本事和我一决高下!”李相夷听到有人要杀他,立马就跳起来了。

“你坐下!忘记你中毒的事了?这件事等你解毒之后我再好好跟你说,现在我先不告诉你。”方多病马上按住李相夷。

“你说你是我徒弟,怎么一直管着我,一点也不尊师重道。”李相夷可不是李莲花,没那么好说话,他可是天下第一,凭什么要躲着那些人。

“那这样,以后你乖乖喝一次药,我就告诉你一件事情,你乖乖不动用内力七日,你可以问我一个问题,怎么样?”方多病突然想到了之前失忆的笛飞声。

“我看行。”笛飞声也想到了之前李莲花用这方法骗自己帮忙,笑了笑转过头去。

“好吧,那你先告诉我一件事才行。”李相夷见这两个人诚心瞒着自己,也只好答应了。

“你这十年,学会了做饭。”方多病道。

“做的还很难吃。”笛飞声补刀。

“嗯?笛盟主你什么意思,我做饭会难吃?”李相夷一边惊自己学会了做饭,一边又气笛飞声说他做饭难吃。

“诶呀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你做的饭有些很好吃,有些就…不过没事,师父,有徒儿在您根本不需要进厨房!”方多病想起李莲花之前天天拿他试新菜,他一定不能再让李相夷进厨房了。

“哦~”李相夷看着两个人,“我饿了,我要吃饭,还有,这衣服太素了,过会吃完饭我要出去买衣服,这是我路上给人看病赚的钱,拿去买吃的,顺便给我买点糖回来。”李相夷把一袋钱扔给方多病。

“李莲花会医术,可是李相夷不会啊,说,你是不是用了扬州慢救人!”方多病突然想到失忆后的李莲花不应该还会医术,之前李莲花也多次用扬州慢救人。

“是…是用了一点…没事儿,你看我这不挺好的嘛。”李相夷不知为何,看着方多病生气突然有些心虚。

“我现在去给你拿吃的,至于衣服别买了,这好歹是李门主好不容易赚来的钱,省着点用。”方多病说完就出去买吃的了。

李相夷看着方多病的背影,问笛飞声:“笛盟主,这真是我徒弟吗?怎么管我管的这么多。”

“怎么,李相夷可是后悔了?”

“唉,算了算了,好歹是我答应过的。笛盟主,我这衣服真的太素了,你跟他说说给我买两件红色的衣服呗。”李相夷想了想,还是想穿鲜艳的衣服。

“我劝你别买,不然等你恢复记忆会后悔的。”笛飞声看了看李相夷现在的样子,还是这样看着舒服,虽然不能和他比武,但至少还活着。

“我才不会后悔。”

过了一会,方多病带着很多吃的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袋糖,李相夷见了眼睛立马发光。

“等等,这糖,你也不能多吃,每日一颗,喝完药可以多吃一颗,这是今日的。”方多病看李相夷眼睛一直盯着糖袋,从里面拿出来一颗递给李相夷以后就把糖袋收好了。

“方多病!!!”

“诶救命啊!师父要杀徒弟了!!!”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