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我不该爱你 > 第5章 鸳鸯药浴

第5章 鸳鸯药浴(1/1)

目录
好书推荐:

我不该爱你第5章 鸳鸯药浴

宁安婳顺力而起,一双桃花眼含着泪光,模样好不可怜,楚宴城想说的话一时间不忍说出。

“怎么了,在这宫中除了朕谁还能欺负了你去。”楚宴城用手轻抚着宁安婳的头,漫不经心地说道。

“陛下,臣妾没有受到欺负,只是觉得很气愤。”宁安婳带着楚宴城在榻上坐下。

“哦~你说说看,什么事气到朕的答应了。”楚宴城带着戏谑的眼神看着宁安婳。

“今日的册封礼陛下应该有所耳闻,他们这样做无非就是把臣妾推向无底深渊,如果,臣妾说如果,皇后真的在册封礼上出了什么事,臣妾真的不敢想。”说完宁安婳自顾自的掩面哭泣,其演技之精湛。

“倾媏,朕知晓你已是朕的人了,自然心也是向着朕的,你不必担心一些莫须有的事情,只要你没做错,朕就不会随意冤枉了你去。”

“陛下,臣妾宫里想要一些族人来伺候,听闻有一些从夏国来的在洗衣房里,臣妾斗胆,能否要了过来。”说了许久,宁安婳提到自己最主要的目的。

聪明如楚宴城,怎会不知,现在说的才是宁安婳的主要目的,刚刚差点就被小丫头给装到了。“可以,但倾媏,从一开始你应该就知道提条件是要付出同等代价的。”

宁安婳听闻脸部稍微泛红,将楚宴城往浴室领,“陛下,之前简陋的环境臣妾没法儿解毒,现下在皇宫之中,有太医尽心疗愈,臣妾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为您准备药浴,臣妾伺候您沐浴更衣吧。”

楚宴城看着药浴有些许怔愣,真是有趣,后宫妃嫔还是第一次有人送他药浴的。

随后楚宴城被伺候到就剩下只能遮住关键部位,楚宴城在浴池里,宁安婳在浴池上,药浴温度上升,有些雾气,显得更加若有若无的气息。

“你这药浴的有什么功效。”沉寂许久的药浴池终于有了点声响。

“回陛下,臣妾不才,对药理只是略懂皮毛,这药浴并不能解蛇毒,但臣妾想着到了宫中定有太医为陛下医治,臣妾能做的就只有为陛下调理身体,增强体魄。”宁安婳轻声回道。

“与朕同浴。”四个字让宁安婳心头一颤:他是害怕自己下毒?

但手上的动作只停顿片刻,便下水了。

“倾媏,夏国都是穿着衣裳泡药浴的?这样效果会不会减弱。”

楚宴城一脸为了宁安婳所着想似的,但眼底的挑逗之色却尤为明显。

宁安婳背过身去将衣裳一件件褪去,也不知是药浴的温度过高还是什么,宁安婳的脸部更红了,突然一只手将宁安婳从浴池的这端捞到浴池的另一端。

宁安婳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顺着大手的主人的力气转了一圈,准备攻击楚宴城,楚宴城微微勾起唇角,与其比划起来。

宁安婳见楚宴城并没有因此恼怒,拿出五成的功力与其比试。

在药浴中,迷雾缭绕,只能看到似乎有两个身影在晃动着,只是这晃动不由得从分离的两个人到了紧贴在一起的两个人,宁安婳并没有克制自己的身音,宫门外的宫女太监们听着都面红起来。

等“比试”结束,宁安婳脸上的绯红更加明显,显得宁安婳更加明艳动人,打斗地点也从浴池转变到床榻上。

楚宴城用手摩挲着宁安婳的背部,似乎心情不错:“药浴不错,果真可以强身健体,朕看倾媏都已经面色红润了。”

“陛下,要只有药浴是万万没有这效果的,是陛下的恩泽令臣妾如此的。”宁安婳说着本就红艳的脸颊更加红润了。

“没想到倾媏如此会说话。”

翌日一早,太阳已然在三杆,宁安婳才悠悠转醒,稍微动一下,身子就疼痛欲裂。

“真是个王八蛋。”宁安婳轻声咒骂道“来人,梳妆。”

但来人已然不是昨日的梳妆丫鬟,但好像有些面熟。

“小主,奴是陛下今早调来伺候主的,之前在洗衣房当值。求主赐名”一个宫女恭恭敬敬地匍匐在地。

“你可是亡国夏国的人?”

“回禀小主,之前奴在长公主房里伺候着,奴原叫阿碧。”

听完这话宁安婳瞪圆双眼,“阿碧?你上前来与本宫瞧瞧。”

等到阿碧抬头之时已然泪流满面,“小主,小主,您知道奴多担心小主吗,我还以为小主真的。”

“阿碧,公主死了,死在亡国的城池上,死在了那个大婚之夜,我白倾媏也很难过,但我们都要知晓,现在我们都是楚国人,不可有二心。”听到阿碧的话,宁安婳连忙打断。

阿碧自幼就跟在宁安婳身旁,自是知晓,宁安婳只要是外出就是用着白倾媏的身份,所以鲜少有人会知道公主的真实样貌,再加上一系列的事情和宁安婳现在的着急打断,阿碧怎会不知,现在处在楚国皇宫,处处都是别人的人,要多留个心眼,知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小主,奴知道,奴是楚国人了,让奴为小主梳妆吧。”

说着就上手为宁安婳梳妆打扮,和之前的许多年一样,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化,但他们都心里清楚,一切都变了,无论是环境还是心境。

“快些梳妆吧,皇后那边该着急了。”

的确,早就过了请安的时间了,但皇后那边居然没有遣人来催促,是不在意还是有事等着她。宁安婳更相信是后者,一国之母怎会容许别人在她的权威上。

于是便急匆匆地准备赶往皇后的寝宫,还未走近就已经能听到众妃嫔的嬉笑声,但其中不缺乏对她这个新封答应的好奇与责怪。

丽贵嫔娇噌道:“白答应这是仗着皇上的恩宠,这就不把皇后娘娘放在眼里了,居然还没来请安,真是夏国蛮夷之国出来的,一点礼数都不懂。”

其他妃嫔也都是笑着附和着。

就在此时,宁安婳走进大殿,一时间气氛有些寂静,最后还是皇后打破了这份沉寂。

“倾媏妹妹呀,昨晚休息的可还好?如今这么迟到,可有什么身体不适?”

虽是关心的话语,宁安婳还是能感受到姜亦时那若有若无的敌意。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