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我不该爱你 > 第9章 相互试探

第9章 相互试探(1/1)

目录
好书推荐:

我不该爱你第9章 相互试探

“皇上驾到!”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正在用餐的二人连忙起身去迎接来者。

楚宴城一身龙袍尤为醒目,白冰阳擦着额头的冷汗:“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楚宴城笑意不达眼底。

“白大人,不必行如此大礼。”楚宴城话虽如此,但并没有让宁安婳和白冰阳起来的打算。

白冰阳和宁安婳自然知晓楚宴城说归说,但他们要是当真了就不可了,便维持着一直跪地的姿势,半晌,楚宴城悠悠开口道:“白大人真的太有礼节了,快请起吧。”

白冰阳这才谢恩站起,宁安婳看着眼前的男人,从未有过如今这样,如此捉摸不透一个人的内心,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爱卿今日见到心心念念许久的女儿,可有什么变化。倾媏在后宫中好好的,你可要好好看看。”楚宴城漫不经心的说出令人胆战心惊的话语。

宁安婳眼皮突突直跳,这话是什么意思,终究还是被怀疑了吗,的确,并不是在他的眼线下说话的。

白冰阳战战兢兢说道:“笔陛下说笑了,在后宫中端媏怎会有所不同,要真说起来有什么不同,微臣这一瞧还真有些不一样。”

楚宴城听及此,似乎来了一点兴趣:“你说说看,和从前有什么不同。”

白冰阳说道:“从前这丫头总是毛毛躁躁的,没一点稳重的感觉,这次回来倒是有些稳重了,长大了。”

白冰阳说着这些话,眼底有自豪有心疼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恨。

楚宴城闭眼听着白冰阳的话语并未注意到白冰阳眼底的恨,自顾自的说道:“长大了好,这样也不必那么为她操心了,爱卿操劳一生,现如今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谢皇上关心,微臣为尽绵薄之力为陛下排忧解难。”白冰阳恭恭敬敬得说道。

“眼下还真有一个很棘手的事情需要爱卿的协助,这件事要是不解决,朕还真是日夜难眠。”楚宴城揉了揉眉心,看似很烦恼道。

“陛下信任臣是微臣的荣幸。”

宁安婳看是要聊正事,开口说道:“陛下和父亲聊正事,臣妾去瞧瞧茶水是否准备好了。”说完正要退下,就听到楚宴城说道:

“不必,准备茶水这些小事还是让下人去做吧,白府上下就没一人可以准备茶水的?”楚宴城的身上散发着不怒自威的气场。

“是,陛下吩咐便是。”宁安婳此时哪还能出去。

“这件事的的确确很蹊跷,明明当日宁安婳将容貌毁去,自行跳下城门,可为何朕的密探回报境遇阁好像有关于宁安婳的命令,你们说这长公主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呢,要是死了这命令是何人所传,要是没死,当日又是何人救下了她,你们二人如何看待这件事。”

楚宴城一边说出这话,一边观察着宁安婳和白冰阳的面部表情,宁安婳镇定自若得说道:“陛下如今是在质问臣妾吗,臣妾当时是直接被掳来当楚国的俘虏,至于臣妾的父亲,当时应当也是不符合这个条件的。”

楚宴城看着并无任何不正常的宁安婳和白冰阳,宁安婳甚至有些怒气。

“朕如今是信任你们,与你们商讨出现这种事情的缘由,并不是在质问你们,爱妃何必如此动怒。”楚宴城不急不缓地说道。

“陛下,微臣愚钝,不知为何会出现这种事情。”白冰阳说道。

“陛下,臣妾并不了解朝堂之事,但境遇阁的好像只要是夏国皇家之人皆可下命令,臣妾并不认为长公主当日跳下城门还有生还的可能,就算,就算有些人大逆不道,救下了长公主,以当时的伤势程度,非死即残,长公主是个骄傲的人,不可能还会苟活于世。”宁安婳整理了一下思绪说出较为稳妥的说法。

“可爱妃可知晓密令的内容是什么吗。”

宁安婳正经地思考了一,说道:“陛下还真是说笑了,臣妾一介深宫妇人,怎会知道关于境遇阁的消息,还是密令这么紧要的事情。”

“真的不知道吗,朕以为倾媏这么聪明肯定会猜到的。”

“陛下还真是高估臣妾了,不过一个普通的弱女子,陛下都想不到的事情,臣妾又怎会知晓。”

“一个轻功极好会点医术的’弱女子‘,倾媏才真是过谦了,密令上说道’无论如何,一定要寻回宁安辰殿下,也就是说宁安辰并不是下令者,那这个下令的人究竟是谁呢,白大人你说说看。”

白冰阳此时的表情都快绷不住了,“回陛下的话,微臣着实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微臣对境遇阁的事情了解甚少,莫说微臣了,只要不是夏国掌握实权的皇室中人,都不会有太多了解境遇阁,换言之,宁安辰殿下可能还不太熟练掌握境遇阁的事物。”

“哦,爱卿此言是说这密令是宁安辰传出来的?”

“微臣愚钝,不知晓真实情况,还请陛下指教。”白冰阳直接哐当一下跪在了。

楚宴城瞥了一眼,说道:“朕一下朝就直奔白府了,看你们也都还在用午膳,添双碗筷一同吧。”

话题转变之快令还在地上跪着的白冰阳不知所措,宁安婳连忙唤来下人准备多的碗筷,并让他们多准备一些重口的食物。

一会儿,就已经递上了楚宴城所需要的碗筷,楚宴城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并不管地上跪着的白冰阳和一旁帮忙布菜的宁安婳。

似乎吃饱喝足了,轻飘飘说道:“白府的饭菜如此一般,倒是朕的不对了,没安排好厨娘来白府,白爱卿,怎么还在跪着,还不快起来。”

白冰阳说道:“谢陛下的挂念,这些厨娘都很好,跪到现在是臣自责,不能为陛下排忧解难,对这些事不了解。”

“白爱卿说笑了,本就是想问问看你的想法,你既已给出了见解,哪还有怪罪你的意思,朕就不多留在此处了,倾媏朕也一并带走了,你们父女俩来日方长。”

说完这话,楚宴城就带着宁安婳往大门口走去。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