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你强任你强,时间到弹指灭 > 第2章 答应

第2章 答应(1/1)

目录
好书推荐:

你强任你强,时间到弹指灭第2章 答应

“害,就这样的货色,只不过是去去玩而已,他如何去修练?”

最终,凌战或是答应了,因此凌迟琸只身一人赶到赤血峰。

可就在凌迟琸刚进赤血峰不到一个月中,的家庭中许多与凌迟琸平辈的子女,都从头至尾前往了赤血峰。

目地其实也不是为了能探望凌迟琸,更是为了来讽刺一番,而在这之中,出手得人也大有人在,大多是自小就喜欢欺压凌迟琸的这一帮子女。

凌战了解后,火冒三丈,但碍于其中有不少族中大长老或者其它关键工作人员的后辈,他并不能过多处罚。

因此凌战为了能考虑凌迟琸安全性,一声令下禁止再有些人私自来赤血峰。而他自己,都是除非是重要事情,否则不会过多前去。

而小灵,是凌迟琸进到赤血峰后不久便碰到的一只十分有灵气的小鸟。

那时候,凌迟琸把所有用具运往岩洞并整理结束,打算去小河边整理一番,天上掉下来的小灵不疾不徐的砸中了凌迟琸,那时的小灵刚长出新羽,显而易见或是一只雏鸟,已经训练翱翔,但应该有的“武器装备”都已愈合了,造成凌迟琸额头被前爪抓出几个血渍,痛得凌迟琸直咬紧牙。

再看一遍小灵,都是伤的不轻,双眼翻白,显而易见撞到晕死过去。

凌迟琸认真的扫视了一番,小灵全身上下洁白,外形近鹰,让凌迟琸禁不住眼前一亮,突然有一个想饲养它念头。

一来是由于小灵看上去很真的很好看,聪明;二来嘛,便是凌迟琸感觉这样就能好几个老伴儿了,也罢。

就是这样,凌迟琸和小灵相互之间为伴,一起生活。由于小灵的双眼十分动感,并且,很有灵性,因此凌迟琸给他起那么一个名字。

几天之后,小灵懂得了航行。但几日来,凌迟琸精心照料,让小灵产生了一种依赖,因此,它展翅翱翔在半空中,却没有离去。

再之后,小灵就负责为凌迟琸传递信息了。

回忆起这种,注视着小灵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中,凌迟琸才取回眼光。

开启手上这个小竹桶,轻轻地乱倒,一颗浅灰色的水晶珠滚下来出去,躺入凌迟琸手掌心当中。

只看见凌迟琸稍微用劲一捏,一张信函从这当中飞出去,凌迟琸将它抓住,拿在手中,快速的看了其中的内容,凌迟琸再度一捏,信函就回到了水晶珠之中,甚为奇特。

这也是一种名为提审珠的专用工具,被天玄大陆得人普遍用于传递信息。

凌迟琸将提审珠放入小竹桶中,当心放好,轻轻地呼了一口气。

提审珠中写的信是凌战所作,大致就是必须凌迟琸回到凌家见客。

“有顾客来临……”

凌迟琸轻喃了一句。

因此凌迟琸来到岩洞旁江河边,江河是通过上边飞瀑一直冲下来的,深蓝色得如同染了色一般的河流,十分美丽,可是那飞瀑在路上碰撞石头所溅出下去水流,折射着太阳,如梦似幻,甚为壮阔,不得不承认,这边风景独好。

虽然凌迟琸早已在这里生活了一年有余,但这一道景色永远都看不厌。

洗脸一番后,凌迟琸离开赤血峰。

凌迟琸一路不慌不忙的往前走,一个时辰后,便回到凌家。

凌家,真不愧是青城三大家之一,全部凌家也许占地面积三千再来一个方,屋子盘根错节,十分热闹。

向坐落于较外围待客厅走着,看到堂内一共有五个人。

凌迟琸依然步伐不会改变,踏入堂内。

“爸爸”

凌迟琸首先向凌战问好到。

“嗯,你回来了”

凌战用十分疼爱的眼神看见凌迟琸,回应着。

“木伯”

凌迟琸朝着靠左边而坐着的一位一身墨绿色的中老年问好。

“贤侄真的是客套啊,嘿嘿!”

这名中老年甚为和蔼可亲,恰好是青城三大家之一的木家宗主——木闾。

“木伯说哪里话,当小辈的本分嘛”

凌迟琸反是不骄不躁,针对木闾,凌迟琸或是颇有好感,至于原因,那便是木闾对她还是挺不错的,并没有由于他的废物身体素质而对她冷淡乃至讽刺。

自然,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凌迟琸和木家公子,其实就是木闾的大儿子——木焱十分好些。

凌迟琸再度张口,向另一方的一位中老年看过去。

“雪叔”

依然不骄不躁。

“嗯”

十分冷漠的一声。

但是凌迟琸并不奇怪,因为这位青城三大家之一雪家的宗主——雪沉衣素来便对凌迟琸很冷淡,乃至有一丝难受凌迟琸。

凌迟琸当作是这名“雪叔”格局小了。

“这位是……?”

凌迟琸沿着看去,看见坐到离爸爸凌战最近的一个位置的女性。

语句出入口,则是因眼光与其对望,出现短暂滞销品。

这别怪凌迟琸,因为这个女性实在太妖媚,那美不胜收的脸孔,五官精致,气质绝佳。

三秒后,凌迟琸转过了神,晃了晃脑壳,向父亲凌战了解而走。

“咳咳咳,龙儿,这位是……”

见自己儿子被这名青城年龄最小的盟主着迷了一会儿。凌战很尴尬的咳了咳,正要向凌迟琸详细介绍,反被这姑娘切断,凌战只能暗暗强颜欢笑。

“吼吼吼,弟弟,要我桃亲姐姐就行。”

王桃体态晃动,把手从桌子举到下颌处,一副羞涩样子,向凌迟琸看起来,双眼再一次与凌迟琸对望。并且王桃语气极其温和且温暖,这一切,令人心里禁不住有一定的躁动不安。

“……桃亲姐姐”

凌迟琸脑海中也是一滞,才赶忙开口道。

内心密道妖怪,但确实是也获得了自身想要的答案。

这人恰好是青城在职盟主——王桃。

对比凌迟琸内心的波澜,王桃这时内心才算是一阵懵然。

由于最初凌迟琸望向自己的时候,王桃便留意她了,可只是三秒不上凌迟琸便缓过神来。

要记住,她的容颜本就能让人赞美,再加上她修炼的一身媚术,已经达到无需自发性的程度,一般人望向她双眼,她并不自主克制性的收拢,都是会无法回神,而拥有一定功力,韧劲不错的人,都是会在她的身上滞留五秒不仅。

因此,她才会对于这个第一次见她,却只是待了三秒的小少年分外有兴趣。

这还不是完,当他第二次略微运动,需要稍微测试一番之际,这个男孩只是滞销品一会儿便一瞬间转过了神。

王桃内心自然也是吃惊的,要不是自身风采降低,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这一一个少年灵魂力超乎常人。

因而,王桃对凌迟琸才能如此感兴趣。

这一切,在三位宗主眼都各有念头,凌战感到意外之外,除此之外还有一分开心。

而木闾则觉得,甚为看不穿这位年轻的盟主的念头。

对于雪沉衣,则觉得这名盟主但是是一时兴趣爱好才这么做而已。

待大伙仍在各怀想法时,凌迟琸早已走向在雪沉衣身旁一直静静坐着的聪明美少女。

美少女从凌迟琸进到屋内,眼光便没离开过一个少年的身上,且嘴巴自始至终挂在一抹浅浅的笑,甚真的很好看。

“妍熙”

凌迟琸轻唤一声,嘴巴也外露一些令人着迷的微笑。

“龙哥哥”

美少女激动的同意道。

这一天真无邪的小女孩,恰好是雪沉衣的闺女——雪妍熙。

打过招乎,凌迟琸早已坐在雪妍熙的正对面。四目相对,小女生的脸有一抹微小的淡红,依然洋溢着微笑。

“咳!”

雪沉衣稍微用力地咳了一声,面色又冷了一分。这,无非就是他对于凌迟琸冷淡乃至闹心的缘故了啊。

凌迟琸心里窃笑,并没有有任何自我调侃,这些年来,他早已经习惯了大家的各类冷淡与讽刺。由于两世为人,早已能看懂人的内心,也想清楚了很多事情。

她不给那些看不起自己得人而活着,只求在意他和他在意的人而活着,而强大。因此,针对旁人的讽刺,也就不会在意了。

但是,凌迟琸或是收回在雪妍熙脸上眼光,他不太想把局势闹翻。

雪妍熙也不高了小脑瓜,侧着脸望向爸爸雪沉衣不是很好的面色,则是轻轻地不能注意到的淡淡笑道,然后略微仰头偷瞄了一眼凌迟琸,再度快速的埋掉下来。

凌迟琸则已经把头偏重坐落于第一座的爸爸凌战方向了,但是视线则是看见雪妍熙的。

针对雪妍熙,凌迟琸有一种说不清的亲切感。两个人小的时候便从俩家家族聚会上结识了,那时候大雪妍熙对外部是那么好奇心,小脑瓜左顾右盼的注视着四周。

她随身携带护卫则相隔一定的距离,分别假装有事可做的模样,或进食,或斟酒自酌,或是与别人交谈,但眼光都在这个雪家唯一的小姐的的身上。

凌迟琸也由于闲着没事,在聚会上四处行走着,那时候仅有五岁的凌迟琸,则是抱着胳膊的往前走,给人一种搞笑又可爱的感觉。

在看到正在寻求吃哪种食物的雪妍熙时,凌迟琸忽然心魄一震,随后,一种发自肺腑观念隐秘的觉得长出。那是一种对面前这女孩的亲密,明明就是第一次看到,却有一种如久离水的鱼儿重返江河的怀抱一般,万般亲密,舒适极其。

可就在凌迟琸眼光做到雪妍熙的身上的前提下,雪妍熙内心也是一震,跟凌迟琸觉得一般无二,她也感觉到十分亲切的感觉,因此转过身,看向了凌迟琸。

第一次四目相对,那类亲切的感觉明显极其。

两个人这般对望,一分钟纹丝未动,雪妍熙四周的护卫早就注意到这一点,因此把目光集中在了凌迟琸的身上。

“你是谁呀?”雪妍熙稚嫩的声音首先传出。

“我是凌迟琸,你嘞,叫什么?”凌迟琸都是转过了神,传出一样也十分稚嫩的声音。

“雪妍熙,我是雪妍熙,为啥觉得我好喜欢你?”雪妍熙一样阐述了自己的姓名,结果因为无法有效表达自己的感受,在间断以后来啦这么一句话,差点没把凌迟琸呛到,想着:这便是童言稚语吗?

“额,你也是想说的是亲切感嘛?”凌迟琸试着询问道。

雪妍熙盯住凌迟琸脸又看了一会儿,随后重关键了些脑壳:“嗯,对,便是亲切感。”灵动的眼睛一闪一闪的。

雪家的护卫见两个人仅仅只是沟通交流,并无其他姿势,也便放松了警惕。但是心里却觉得古怪,大小姐平时除了他的父亲,不喜和其他所有男人触碰,更不要说沟通交流了,因此身边的护卫都是女性。

而这时他们的大小姐与一个陌生的异性朋友交谈甚欢,乃至看得出雪妍熙对男孩儿颇有好感。但是,这些不是他们做护卫的该操心,便没有再想的太多了。

两个人就那样无缘无故的结识了,并且第一次见面就十分好些。这不仅使自小就不喜欢触碰男生的雪妍熙感到奇怪,更是让凌迟琸这一两世为人,拥有成年人观念的人感到奇特。

但是,这一王国中有太多事儿是现在的凌迟琸一点不了解,也弄不明白的,因此内心虽然有一丝困惑,却也并不影响哪些。

“凌迟琸,你难道便是凌战大伯的二孩子,凌家的二少爷?”接着,恍若想起什么大雪妍熙看见凌迟琸双眼询问道。

“嗯,我知道你,雪沉衣大叔唯一的女儿,雪家大小姐——雪妍熙。”凌迟琸也早已从记忆里寻找有关面前这女孩的数据。

实际上在凌迟琸见到雪妍熙身影感到有亲切感的前提下,他便猜到了她的身份,由于四周的有多少人的目光自始至终若有若无的放到雪妍熙的身上,而且并无伤害之义,那样就只有一个很有可能,这些人是女孩子的随身携带护卫。

而这也是雪、凌俩家聚会活动,当然这个人真实身份不言而喻。

可是当凌迟琸讲出女生真实身份时却并没有得到回应,仅因女生正在看向凌迟琸双眼时目光略微滞销品。

这也不能怪雪妍熙,凌迟琸双眸甚是奇特,假如略有间距,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出现异常,正常的的白色。

可如果如果你近距去看看那么对双眸时,就比如说此时大雪妍熙,她能看到的是凌迟琸黑色双眸旁边有一层浅浅的,紫色的光晕,给双眸一种新鲜感,并且十分吸引眼球。

“你现在还好吗?”凌迟琸见雪妍熙盯着自己眼睛发愣了,便测试的问了一下。

“啊,我……我没事儿。”随后低下头,这一超级可爱的小妮子好像害羞了。

过去了没一会儿,雪妍熙也把脑壳猛地伸出,扑闪着眼睛:“这以后我是你龙哥哥吧。”

“可以啊,这以后你是我的妍熙亲妹妹了。”凌迟琸对于这些一见面就拥有亲切感的女孩子都是十分喜爱。

“龙哥哥,我想吃大餐,你家有什么特别美味小吃嘛?”两个人做好朋友了以后,雪妍熙逐渐返回以前在做的事情了。

“那肯定非常多了,妍熙亲妹妹,我陪你去吃。”凌迟琸也难得的交给了第四个好朋友,因此很是高兴。

但是想起林香姐由于受伤未能一起来内心黯淡了一分,但是一向积极乐观的凌迟琸马上就修改了来,未让雪妍熙发觉一切异常。

随后凌迟琸一把拉了雪妍熙的双手,逐渐陪她吃美食来到。

这一点在凌迟琸看起来并没有任何不当之处,因为她成人的观念,并没有对雪妍熙造成什么念头,这当然是妹妹啊。

但雪妍熙看起来那就不是这个样子,做为雪家大小姐,一般人非常少接触到,而异性朋友,更是因为她的风格,能接触到的更是少之又少,而手牵手这种事情,除开爸爸雪沉衣以外,这是第一个牵她手的男生。想起此,雪妍熙禁不住脸蛋儿发红。低着头则是抿着一丝笑容。

但内心最宁静却并非这两名被告方,反而是在雪妍熙周边默默陪伴的护卫们,这时一个二个下颌都需要惊掉了,这已经是他们那一个平常不喜欢与人交流,也不会理睬男生的大小姐嘛?陆续揉揉眼睛,但还是见到那男孩拉着自己家大小姐四处走动着。

但是,做为护卫,他们肯定不能渎职,虽然吃惊,或是找理由离去部位,跟随雪妍熙,在他周边明确能瞬间维护到她的部位才又停住。

“这一,‘龙心朱古力’,这也是用巧克力裹着龙心果水果汁制作出来的,可好吃了。你尝一尝………”

“这个这个,崩裂蛋糕,味儿柔美,并且吃在嘴里也会因为加入蓬松果的果子榨出的汁水,有生日蛋糕在口中闪烁的觉得,奇特十分。”

“还有这种,‘草莓奶’,那可不是用草莓苗加牛奶制作出来的,是从一种叫‘草莓苗乳牛’的妖兽那边取过的。”

…………

内心开心十分的凌迟琸一路拉着雪妍熙尝着各种好吃的。

这正是两人相识时,追忆完这种,具体内容虽然多,在凌迟琸脑子里也仅有几息中间。

“此次呢,通常是商议大家木、雪、凌三家的族比事……”凌战第一个讲话,道出了此次会面的目地。

大伙都是收起了之前的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逐渐听凌战发话了

……

凌战再度张口:“也有大半年,便是我们木,雪,凌三家的族比时了,今日一聚,是城主有一个念头,想与各位商议一番。”

“城主,请。”凌战抬起手,做出请来的姿势。

王桃妩媚动人一笑,轻晃着柳腰站起身:“凌宗主无须客套,叫我一声为王桃就行。”语调都是舒缓优美,令人心里都随着颤动。

到场的人,也不敢正眼对望,陆续拿起茶盏喝过下去。

凌迟琸瞧见,便趁机看向了雪妍熙,只看见小姑娘对着他顽皮的吐了吐舌头,凌迟琸都是轻轻一笑。

王桃然后接着说:“我就在想,青城三大家的族比素来非常热闹,大家城主府也素来谦虚低调,但是我刚刚来青城2年不上,此次需要邀约三家将族对比的武台‘挪’到了我城主府,一来呢,能让我好好眼界一番大家青城三大家的族比,二来呢,也罢让城中心之人会多去了解一下大家城主府。”

讲完这种,王桃停停,用手抚了抚嘴巴,甚为妩媚动人。

这时,在坐的三家宗主都是一惊,城主府在青城中管理秩序,向来以不张扬出名,三家会遵守公共秩序,城中心的人甚至会遵守公共秩序。

而城主府不张扬也不是因为较弱,反过来,城主府实力都还没除城主之外的人了解过,但是既然可以使青城人士自始至终遵守公共秩序,要来都不会简易,这其中的一些往日的事,也就只有每个的家庭中一些老人或是秘卷含有记录了。

而王桃这一举动,明显是不想不张扬下去,提前准备大有作为,这一点到场的人除开雪妍熙这一小姑娘以外,都非常搞清楚。

但是,凌迟琸能看的十分深入,也无法表现的很懂,因此,磨练表演的关键时刻。

只看见凌迟琸带着几分了解,又同时带着几分疑惑的表情望向王桃,一愣一愣的,王桃内心哼哼唧唧一笑,果真还只是个小屁孩儿。

待大伙发散思维之后,王桃可能就刚刚门把挪到侧颜位置,香唇轻启:“不知各位宗主……意下如何?”

大伙搞清楚王桃的用意,不过最终这名刚到青城不到两年的城主要做点什么事,他们自然还意想不到,但是对于这点,其实她们基本没啥讲话支配权。

她们只懂得,这名王桃城主看上去十分年青,过去的城主,最少有一个三十几岁上下,而王桃,最多也就是才二十出头。

要记住,假如说她就是某一大阵营的后辈,来青城磨炼,那这都没有什么,假如说她就是靠实力拿到手的这一城主之职,那么就吓人了。

因为这个青城的城主,整体实力起码要做到武术大师人生境界,他们作为青城三大家的宗主,可能就才破灵境整体实力,仅有族中几个老人,才会有武术大师整体实力。

刚满二十岁就能有如此整体实力,这个天赋,让人不禁觉得可怕。

凌战首先张口:“我凌家并没有任何建议,会到城主府内举行族比,让族中年青人长长见识都是很好的事。”

雪沉衣和木闾瞧见,都是立刻回过神来,只看见木闾捋了捋胡须,讲到:“城主府再加上三大家的面子,那时候肯定非常热闹,而族比,那不就图个开心繁华嘛,王桃城主此次建议,非常好。”

雪沉衣自然不会落下来:“这一建议我雪家一定会赞同,终究这事百利而无一害嘛。”

王桃见大伙主要表现,轻叹一声:“那么就谢谢诸位宗主的推动了。”

但是这时,木闾恍若想起什么:“但是,这事我自是答应了,但仍需要与族中大长老通告一番,做一个决定,终究族比虽说不上来多大的事,但也不算琐事,敬请城主能容许。”

木闾一席话都是恰当,这种事情这些人在这时当然不太好驳了城主的面子,却又不能太过轻率确定,只有此番委婉地建议道。

瞧见,凌战和雪沉衣也急忙紧跟:“木闾兄讲的话是极为,是极为,敬请城主容许。”

王桃眨了眨那一双媚惑的眼睛,微笑着道:“这自然没有问题,坚信各族人民的大长老全是明事理的人,吼吼吼。”

讲完,王桃忽然将目光转向了凌迟琸,饶有兴致的模样:“不知道凌迟琸小公子快满了多少岁了呢?”嘴巴上扬,甚为迷人。

凌迟琸见这一妖怪望向自身,并问完话,以这样的韧劲,都是打心里有紧迫感。

“我早已满十一岁,快满十二岁了,桃亲姐姐。”

凌迟琸说着话持续保持笑容,害怕引得这名城主不高兴。

“那请问三位首领,大家族比参赛者的年龄要求是多少岁呢?”问了凌迟琸,王桃又仰头向凌战等看过去。

“王城主,达到十四岁,未满十八岁的后辈皆均可报名参加。”

凌战一五一十的回答说。

“哦?那不知道,能否让这娃,破格录用参加一次?我很期待他。”王桃挑选了上扬眉,语调娇媚的说,看向了凌迟琸。

顷刻间,凌迟琸内心一瞬间炸起来,背部已经有了一丝凉意,弄不懂这娘们想做什么。

凌战怔了一下,缓过神来强颜欢笑着道:“王城主,这实在太于刁难犬子,他自幼便无法开启经络修练,最后连淬体一重也不算是啊,也让他怎么参加族比。”

讲完,凌战都是一叹。

“真的?”王桃带着一丝困惑看向了凌迟琸。

在这样一个功力高,又极具魅力的女人眼前,凌迟琸都不敢耍一切花式。自然,其实没必要,是因为这部便是客观事实。

“桃亲姐姐,我的确打小就没法修练,为此我可没少被打和遭到嘲讽,这一族比我实在是没法参与,让桃姐姐你彻底失望。”凌迟琸宁静的说,仿佛说的不是他一般。

王桃盯住凌迟琸脸孔看过很久,在这期间雪妍熙这一小姑娘,在他们之间不断地想来想去,全是困惑,连三位宗主和凌迟琸都没弄清楚王桃想干什么,她自然也是晕晕沉沉的。

“哪好,我就不勉强,但是倘若半年之后凌迟琸小公子需要报名,我希望所有能重视他的选择。”王桃轻轻地淡淡笑道,目光也又温和了下去,再度泛起妩媚动人的感觉。

作为爸爸的凌战,这时心里颇感困惑,不知为什么这城主对凌迟琸这般有兴趣,但也只能沿着王桃的意味。

“倘若半年之后族比时,犬子有心想想参加,我自然也不会阻拦。”凌战也有着自己的思索,他明白,凌迟琸并不是鲁莽得人,乃至思维比较成熟,当然不能在无所谓了的情形下参与族比。

待凌战讲完,王桃轻叹,随后把目光望向另外两家宗主。

木闾和雪沉衣看此,立刻表态发言:“大家也情况属实。”

木闾心里一团困惑,但是也没任何借口不愿意,当然会同意的。

对于雪沉衣,心里的疑惑更为明显。

从了解凌迟琸没法修练逐渐,他便瞧不起凌迟琸,也颇为难受女儿和凌迟琸玩的好些。

但城主则对凌迟琸如此有兴趣,他只好再看一下凌迟琸是不是有哪些其他不简单的事。

他忽然颇想知道,半年之后,凌迟琸有没有可能参与,并且这确实是城主的意味,他没有理由不愿意。

整场的人都困惑王桃城主为什么如此做为,只有一人在思考其他事——雪妍熙。

只见眼睛看着王桃,转一转的,忽然开口道:“那既然龙哥哥可以报名族比,那我也参加族比。”雪妍熙声音清脆的传来。

“哦?”王桃眉毛一挑,饶有兴趣地看向雪妍熙。

雪沉衣这时面色稍显不太好,赶忙讲到:“小姑娘只是觉得有意思,胡说八道罢了,望城主不要太在意,不要太在意。”

但是雪妍熙则是不乐意了。

“我才不是胡说八道,我想跟龙哥哥一起参加族比。”只见撅起小嘴儿,不服气的一边说着。

王桃瞬间兴趣爱好更足,掩着香唇,轻叹一声。

“即然雪家千金大小姐有这样念头,我自然也是赞成的,这样也可以让族比更有意义,诸位觉得呢?”

凌战和木闾确实搞不懂这城主的怪异行为表现,但是总之凌迟琸已经通过了,再多一个也无所谓,自然也就一口答应了。

而雪沉衣则轻轻地咬了咬牙,他我就这一个闺女,他不太想她有着一切差错,从小雪妍熙外出便会有暗卫跟随,就可以看出来这一点。

但是既然多说无益,不可以当众在这儿扫王桃的兴趣,他也只能先同意,忙碌着返回族中再好好跟雪妍熙规劝一番,只需半年之后,它的闺女不去报名,一样的没什么问题。

见大伙都能接受了,王桃双眼轻动,出音道:“那么就容许你这个雪家千金大小姐可以参加了。”

听见能够参与了,雪妍熙激动道:“感谢王桃城主。”一双眼睛笑变成月牙状。

“你与凌迟琸一般,要我桃亲姐姐就行。”王桃也是由于雪妍熙天真,对他甚为友好。

“嗯,那感谢桃亲姐姐。”雪妍熙再度张口。

凌迟琸瞧见,都是一脸无奈,但见雪妍熙开心的跟他眨了眨眼睛,凌迟琸眼光溺爱地看着雪妍熙。

待这一切都谈之后,凌迟琸终于有机会开口说。

“木大叔,不知道木焱在哪儿,如何没有来参加此次商议?”

木闾了解凌迟琸打小就和自己的儿子木焱好些,当然搞清楚凌迟琸为什么有这样一问。

木闾带着一点骂腔,道:“那家伙,真是教导不了,今天要联系他,则是未能寻找,不清楚就跑到哪去了。没有来参与本次会议,敬请王城主不必责怪。”

凌迟琸对于此事并没有猜疑,自小和木焱玩成大,的确掌握木焱,平常心大的很,不受拘束,特殊的无拘无束。

王桃也不会把这种事情记在心上,这一大会本来就仅仅是为了明确提出自己的观点,并非多么的平淡无奇,间距族比也有大半年,具体事宜还能够渐渐地分配。

因此王桃轻叹,柔声讲到:“令公子木焱性格洒脱,本次会议并不是多么的庄重,我自是不太在意,木首领无需解释。”

到此,有关族对比的商讨就告一段落了……

“姑娘王桃在此谢过诸位宗主的大力支持,那今日会聚会活动就到此哦。”王桃语气媚惑,一双双眸似乎有勾人心魄能力,令人不敢抬头看。

凌战作揖道:“城主有心了,我早已嘱咐族中之人,备齐饭食,期待城主及其木闾朋友们和沉衣老弟啊能留下一起吃一顿宴会。”

凌战话刚说完,雪沉衣便冷冷的开口道:“不用了,我族中也有些重要事情解决,就先回去了。”

而缘故嘛,当然是由于雪妍熙这时仍在凌迟琸身边,两个人说说笑笑,使他十分恼怒。

“妍熙,离开了,回家了。”雪沉衣再度张口对雪妍熙讲到。

雪妍熙当然是多少了解爸爸为什么会从此之后,但是依然稍微有些舍不得,直勾勾的盯着凌迟琸,凌迟琸微笑着道:“妍熙,你赶紧随雪叔回去吧,以防他害怕你。”

雪妍熙虽然没有舍,也只能是乖巧可爱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便小跑步到雪沉衣身旁了。

雪沉衣看在眼中,心里也是爽了一些,惦记着,算这家伙识时务,但是,倘若平常不必和自己女儿暗送秋波那就更好了。

针对雪沉衣的种种行为,凌战也没有办法说些什么,别人家的女儿,怎么安排是别人的事情,但好在凌迟琸和雪妍熙或许是极其要好的。

凌迟琸也并没有由于雪沉衣的举动受影响,凌战就更不用担心了,他看得出,这些年来,凌迟琸的性情已磨炼得非常好。

“沉衣老弟啊步行,我要招乎别人,就很近寄了。”凌战注视着选择离开大雪沉衣,讲到。

雪沉衣就这样离开了,反是雪妍熙这丫头,两步一回头的,对凌迟琸实在是不舍,雪沉衣只能拉着雪妍熙的小手,稍微推动了脚步。

两个人离开之后,大伙换步到凌家的宴客厅,一桌子美味佳肴,大伙都是食欲大开。

“诸位随便就座,无须束缚,这部就是一场平常宴席,千万不要拘泥礼节。”凌战是一家之主,想让顾客真正意义上的享受美味,自然得这般讲话。

“王城主,请。”凌战提示王桃坐在vip座。

王桃则是嫣然一笑:“凌宗主并不是说随便就座吗,这哪又请我坐这贵宾席了啦?”

“这……”凌战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应,“城主讲的是,那就请城主随便坐下了,木闾朋友们也无需拘礼了,立即坐吧。”凌战之所以这么说,是由于木闾也在等待王桃就座,因为这是城主。

听见凌战得话,木闾可能就没有在拘泥礼节,趁机做到了极致一旁的座位以上。

凌迟琸当然一开始也是未就座的,这时才敢坐着。但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王桃碰巧的坐到了她的边上。

凌迟琸全当没看到,反正他小孩的真实身份,也不担心被说些什么。

凌战从端倒酒水的保姆手上取过酒来,与此同时取过一个杯子,站起身,冲着王桃方向:“今日难能可贵还有机会酒宴王城主,这杯,我敬你。”言罢,一口气将它喝下了肚。

王桃瞧见,也拿起了工作人员刚给自身倒是好的一杯酒,此酒清亮中泛有莹光,明显是美酒。

“凌宗主有心了。”将手上酒杯子往前举了举,一口饮尽。

她虽说女流之辈,饮酒却毫不含糊。

“王城主的魄力让人佩服,木闾再敬城主一杯,愿王城主美肤青春不老。”木闾都是趁机向王桃端酒,一口把酒喝下去。

王桃只不过是浅浅一笑:“谢谢木宗主。”

再度一口饮尽,脸部没有任何不适感,不得不说,这王桃的确是个有能力的女人。

端酒之后,当然该吃菜了,大伙陆续打起了木筷。

仅仅王桃添菜时,美目时不时地旋转着,一直有意无意地看凌迟琸一眼,弄的凌迟琸浑身不舒服。

没添几回菜,王桃猛地接近,小声的对凌迟琸讲到:“凌迟琸小公子,你没提前准备敬我一杯吗?”王桃眼神里有一丝寻味。

针对忽然靠近的王桃,把凌迟琸吓了一跳,随即而来的便是王桃的身上的香味,并不是浓厚,却很好闻,不知道是胭脂水粉的香味,或是香味。

“这……桃亲姐姐,我酒量不行。”凌迟琸尝试婉言谢绝,但是王桃显而易见不打算善罢甘休。

“我好歹是一城之主是,那你也喊了我一声桃亲姐姐,这种,难道说还不能让你喝一杯酒嘛?”王桃语气中竟带有一丝卖萌。

凌迟琸心里一阵泛起,基本上就快要迷离以往,好在他立刻体现了来,一咬舌头,清明了一些,这王桃居然是对他用了一些功底。

因此赶忙端起酒杯:“凌迟琸敬桃亲姐姐一杯。”随后一口喝下去。

喝了凌迟琸就很后悔,无论是来世今生,他都没有喝过酒,此次立即一杯入肚,使他脸部神色有一些痛楚,咽喉更加是不舒服,肚里都是翻滚了一阵。

看见凌迟琸主要表现,明确他真没喝过酒,王桃嘴巴不住的翘起来,有那么点情不自禁的觉得,赶忙拿手遮挡,以防被别人看到。

随后王桃都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也向凌迟琸抛了一个魅眼。

凌迟琸再也不敢对望,低下头一个劲的刨饭,他实在弄不懂,这王桃王城主对她怎么那么感兴趣。

一样的疑惑同样在凌战心里存有,凌迟琸的确心发情一些,可光这一点,也并不应让王桃如此大的兴趣爱好。

所有人想不通,也就只有王桃自身才发现为何,可在见她第一次与自身眼光对望,在三秒没缓过神来,她怎会不感觉凌迟琸独特。

而且在方可,她动用一些功底,凌迟琸也比较快回过神来,尽管还是看起来惊慌,可的确是作出了正确的方式。

虽然她动用的功力不足自已的千分之一,但是对于其实也没有一切功力的鬼魂,照理说就已经足够使他如痴如醉。

见凌迟琸早已害怕在与自身一丝一毫接触时,王桃就没在干什么了,自顾自地吃起饭食,用来招待朋友的美味,自然也是美味可口,她虽然吃过,但也不算经常吃,因此,有或是要吃。

宴会完成后,凌战将王桃和木闾二人送出去凌府已经是寅时。

“老爸,我就回屋休息。”凌迟琸面色有一些发红,神色还有些微醺。

凌战原本还打算问一些什么,瞧见,也只好学会放下这个想法。

“嗯,走吧,好好休息一下。”

凌迟琸头脑的确有些昏昏沉沉的,从未喝过酒他,今日直接干了一杯,倘若渐渐地一点一点的喝都要好很多,可当时偏要由于王桃的主要原因,他只好一口饮尽。

甩了甩头,凌迟琸走到她的房间,打开门,一切都没变,乃至书橱、餐桌、凳子上,都未曾有一点尘土,不由得让凌迟琸想到了一个人——林香。

但是如同由于一路吹风机来的原因,凌迟琸这时酒意更为严重,倒在床上便睡了过去。

第二日早晨,阳光透过窗户,使整个房间全亮膛极其,凌迟琸落在床边,更加是好似沐浴在阳光里一般。

睁开眼,体会到刺眼的阳光,凌迟琸坐起身来。

“呼”

终于是醒来了,凌迟琸再度甩了甩脑壳,觉得不会再昏昏沉沉。

“林香。”忽然想起什么,凌迟琸猛地站起身来。

冲出了屋子,院落中只有一名清扫枯叶的保姆。

凌迟琸走了过去。

“段三,你了解林香去哪儿了吗?”

那名字叫做段三保姆抬起头来,一见是凌迟琸,立刻精神实质一震。

“二少爷,林香前段时间,被凌玄强制带到它的院落当婢女了。”

尽管凌迟琸是废材,可终归是凌家二少爷,并且凌迟琸对家里保姆一向非常好,从来不指令她们干什么。

“哪些,凌玄?”凌迟琸握拳在瞬间捏住。

“没错,二少爷。”

“凋谢,段三。”言罢,凌迟琸就冲出了院落大门。

一路狂奔,凌迟琸落在短短的五秒内溜了近两百米远,这不禁让人感觉可怕,来到凌玄的院落以外。

凌迟琸直接暴力推开门。

“喝”

“哈”

院落中,一声声低吼叫声传出,伴随衣袍在风中碰撞的啸啸声音。

只看见一名青少年正光着上身,持续摆拳,搭配着脚步,打得有模有样。

但他的不远的地方,有两张桌椅,及其两把椅子中间一张茶几,而这时,正好有一个女子站起一旁。

她服装朴素无华,肌肤则是嫩白极其,标准的瓜子脸,一双双眸惊艳出众,一头长笔直的乌黑秀发身后倾泻而出,然后由两边各一束头发向后围去,做到中心位置系住,一起往下坠落,真的是犹如仙女一般,服装的质朴也无法改变她美不胜收的品牌形象。

“林香姐。”凌迟琸张口喊到。

听见声音的林香猛地抬起头来,手上斟茶动作也停住。

已经打拳的凌玄也停住了,一看是凌迟琸,便讲到:“居然是凌迟琸哥啊,你来我这,有事吗?”

“凌迟琸……”林香眼睛一亮,但随即响声又弱出来,无法得到指令,她不敢冒险活动。

凌迟琸瞧见,满腔怒火又长了些。

飞步跑进林香眼前:“林香姐,你怎么在这里。”

“我……”林香正要讲话。

“是我们将她的名字叫的,总之凌迟琸哥你一人来山里修练,”凌玄也走来,一脸鄙夷的说到,在提到修练二字时,凌玄刻意咬重声调,然后道“留有林香一人从你院落中,即然作为婢女,就需要办事,于是我就将她送到我的院子中来了。”

“凌玄,第一,林香姐是爸爸当时亲身分配来陪我的,第二,林香也不是婢女!听懂了吗?”凌迟琸强忍怒火,把声音竭尽全力抑制,使自己表现的平静,但是毕竟年纪还小,也是触碰到林香的事情,他显然没法做到他想要的结果。

凌玄和凌迟琸爸爸一辈是表兄弟影响,而凌迟琸比凌玄早一个月出世,都成了哥了,尽管凌玄叫凌迟琸一声哥,但从未将他这一哥当回事,之前凌迟琸受欺负时,这凌玄也是其中一个,不过当时年纪还小,凌玄并没有过多欺压,仅仅跟随那一帮孩子一起,但是没有动打过。

“我讲凌迟琸哥,她在这凌家,没有为名,并不是婢女,还能是什么,对于你所说的她就是啸大伯亲身布置的,这也没有人能证实呐,如果你去叫啸大伯亲自来说明原因啊,哈哈哈哈哈。”凌玄笑了出来。

凌玄一席话,虽然有点儿流氓,可是却非常聪明,让一般人听到还感觉他说的话没什么问题,他也始终如一凌迟琸不太可能真把凌战叫来。

凌迟琸握拳再度捏住,牙紧咬。

凌玄瞧见,开囗笑道:“凌迟琸哥,即然林香对自己的那么重要,我一个当儿子的,当然不得不留面子,这个样子,我与你较量一场,倘若赢了,林香你就得回家,倘若输了,她便得留到我这边,看看怎样?”

“好!”凌迟琸竟没有一丝迟疑,让凌玄都小小的惊呆了一下,但是他原本就要托词欺压一下凌迟琸,即然同意得那么快,他没有退缩这个道理。

一旁的林香则是觉得着急:“凌迟琸,你不要跟他打,你……你弄但是他的。”

“林香姐,我能击败它的,我一定会把你带回家的,一定!”凌迟琸深邃的眼睛看见林香。

林香一瞬间傻眼了,望着小一个少年目光,心里也莫名地对她充满信心,那种感觉很神奇,这类自信心,源于青少年自身的信心,却带给他人自信心。

“凌玄,快来。”凌迟琸一脚踏出,索性且强有力。

“凌迟琸哥,你当心了。”看见凌迟琸眼里的信心光辉,凌玄内心也是有一定的慌乱,但这几年的一切都验证了凌迟琸是一个没法修炼的废弃物,他不相信凌迟琸落在去山上短短一年半,能有哪些作用,只不过虽然这般,凌玄或是打起精神实质,迎了过去。

凌玄猛地使力,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右手在腰间紧握着,臂弯使力往前,他居然是没提前准备测试,立即竭尽全力。

凌迟琸看此,眼里则是并没有慌乱,一年半的艰苦训练,令其反映能力出众,尽管凌玄的速度很快,但他依然看得清。

只看见凌迟琸伸出右腿,后退一步,与此同时右手成掌,往前外伸。

凌玄心里一惊:难道说凌迟琸早已修炼到足够和我对抗了?假如任由他这一拳下来,他会不会骨裂。

想起此,凌玄有心需要收一分力,可间距好像已经不可以了,它的握拳很快就要遇到凌迟琸手掌心了。

恰在此时,凌迟琸胳膊则是隐隐有往后的态势,倒退速度越来越快,在二者触碰到时候,凌玄感觉很不难受,由于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对着干的交手,反倒他感觉加进去软绵绵的。

凌迟琸嘴巴微翘,胳膊极速倒退,而凌玄身型还在持续前冲,待手掌心早已收至腰部时,凌迟琸忽然间化掌成爪,将凌玄的拳头立即把握住,两腿同样在陡然间使力,以腰为轴,随后臂弯使力,将凌玄立即拖到身边。

手腕子一转,毫不费力的或者说使用了凌玄的力度,将它扔到背后。

凌玄一惊:四两拨千斤。

凌玄真的没有什么战斗经验,第一招就露出致命性漏洞,在接近凌迟琸以后,他选择了一跃而起,这样虽然能给他在冲击到敌人时带来更多的能量加持,可缺点也是致命的。

那便是再也无法操纵本身转换方向。

凌迟琸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丝毫不乱。

但是一切从那一刻开始,凌迟琸并没有任凭凌玄跌倒,反倒回去拉了一把力,让凌玄不会立即摔个狗吃屎,但凌玄两脚落地式也站不住,人体仍在摇晃,而此时,凌迟琸右手握紧拳头,猛地挥出。

仓惶当中,凌玄只能把双臂交叉于胸口,凌迟琸握拳做到,直接把凌玄震到往后面撤出三步之远。

凌玄再度吃惊,凌迟琸进攻中并不添加龙灵之力,表明这个人是靠纯肉身打出来的力度,这就有点可怕了,但是吃惊归震惊,他就得打,他绝不可能输。

但深入搞清楚战争中每一息全是关键性的凌迟琸,为什么会给凌玄机遇,凌玄方可把手臂忘掉,凌迟琸早已冲到他身前,此次凌迟琸双手紧握着,持续挥出,打到凌玄胸口以上,让凌玄一阵郁结。

凌玄这才知道,还是小看了凌迟琸,而且还是极大地小看了,凌迟琸无论是能力或是速率都不如自身差多少,并且格斗技巧更加是比我们娴熟的多,要记住,那可是淬体境四重,他都开始猜疑此人究竟是不是凌迟没了。

不一凌玄反映,凌迟琸凝聚了力量,从腿起势,最终挥臂传出,一拳打的凌玄立即身体前倾,两腿再也无法支撑点,立即倒了下去。

“噗”

一阵黄沙漫天,凌玄早已四肢伸开,五体投地的摔倒在地上了。

“咳~咳~”

过去了一会儿,凌玄站起身,敲打着自己身上的尘土。

“凌迟琸哥,是我输了,我觉得问你一个问题,你能修练了没有?”凌玄也不是那玩不起的人,很坦然地承认,无论是因为她骄傲自大也罢,或是真的不如凌迟琸也好,他输掉,便是输掉。

凌迟琸这时候已经走到了林香身旁,听见凌玄问题,淡淡的张口:“并没,这种可能是我凭着日复一日的练习实现的,我依然是那个不可以修炼的‘废弃物’罢了。”

“哪些?”

凌玄一惊!

“仅仅练习的成效,呵呵呵。”随后一笑。

“如今谁敢说你是废弃物呢,凌迟琸哥,是我不懂事在前,但是这次兵败,也是有我骄傲自大的主要原因,以后再还有机会单杀,我一定会当心再小心,随后打败你。”

凌玄虽然犯了错,以前也十分尖酸刻薄,但根上里却并非一个多么的邪恶的人。

“嗯。”就说下一个字,凌迟琸便没再多说。

掉转脸,冲着林香:“林香姐,和我回我庭院走吧。”

林香眼里已经有眼泪闪动,有打动,有开心。

打动,由于凌迟琸为了爱情不顾一切和凌玄对决,凌玄虽话说的难听,可则是客观事实,她来到凌家,并没有为名,真的算,也只能说是婢女。

开心,是因为她发觉凌迟琸居然已经如此强大,能够击败凌玄了。

“嗯。”擦了掉眼泪,林香点了点头。

凌迟琸一把牵过林香的小手,朝大门外走着。

……

再度回到自己庭院中,段三仍在清扫枯叶,看到凌迟琸将林香带着回家,心里感觉困惑,但是他自然也不会都不敢多问问。

“二少爷。”

“嗯,段三,此次多谢你通知我林香姐的消息了。”凌迟琸本提前准备立即进家,但是恍若想起什么,讲了那么一番话。

“二少爷有心了,时下人理所应当的。”段三答道。

回到房间内,凌迟琸关心的询问道:“林香姐,没事吧?凌玄会有把你怎样?”

林香眼里的雾水还没消退,望着眼前的关心着自己凌迟琸,心里说不上来感动。

“凌迟琸,感谢你,我没啥事,凌玄尽管把我强制带过去,却也的确仅仅让我做了一些婢女该做的事情,并没为难我。”

林香回答说。

“那好,但是,林香姐,别说感谢,你也不是婢女,你是我心中凌迟琸林香姐,懂吗?”

凌迟琸看见林香的双眼,眼神坚定。

“嗯,凌迟琸,我知道。”林香擦了掉眼泪,然后道:“那凌迟琸,你这次回来,还得去山里吗?”

“在这里青城中,对于我练习没有什么协助,我也得回家。”凌迟琸想了一下,回答说。

“那这次,你……你带上我一起,那样我也好伺候你。”林香稍微迟疑,但是和盘托出。

“林香姐,只需你想好了,我便带你一起。”

凌迟琸讲到,也的确,林香留到凌府上不如跟凌迟琸一起进山,那样,凌迟琸也能更好的守护着她。

并且,林香小时候就逐渐照料凌迟琸,刚进赤血峰练习几日,并没有林香照顾凌迟琸,十分却不习惯性。

现在将林香带上去,既守护她,凌迟琸也能轻松一些,一举两得。

“凌迟琸,你一定吃了很多苦吧?”林香眼里还有雾花涌起。

凌迟琸赶忙向前,递上一张纸。

“林香姐,你不要哭,我并不苦,我练习得非常好,你看看,我并不是仍然完好无缺,帅气依旧嘛。”凌迟琸赶忙送上纸去并柔声道。

“即然此次你就已经下定决心要跟我一起去赤血峰,那么我就陪你去买一些物品,以防之后再出来购买了。”

凌迟琸赶忙岔开话题。

“这怎么能行,我想用的东西我都有,何苦还让你再帮我买呢?”

林香也的确沿着凌迟琸念头,转移到了刚才那难题。

“林香姐,你是我心中凌迟琸亲姐姐,我给我买物品,需要理由吗?回去吧,逛集市去。”凌迟琸轻叹道。

“行吧。”

林香再度擦一下剩下的泪水,便不再想太多。

两个人摆脱房间,刚要迈出院子的凌迟琸忽然一顿。

“段三,若问,你直接说我已回山里来到。”

“好一点的,二少爷。”段三回答说。

……

“看一看,瞧一瞧,水果便宜卖嘞,美味又实惠。”

“纯天然活元水果汁,锁水美容养颜!”

……

集市中满是叫卖声。

林香脸蛋儿通红通红的,显而易见是由于开心,终究同样也是个女生,逛街购物这种事情,自然就会激动,她虽比凌迟琸大,但也就变大2岁不上罢了。

当时凌迟琸小的时候,林香就来到凌家,林香的身世并不容易,凌战收容林香时,她满身伤痕,也不知道是谁伤得,可是能确定,是武士刀伤及。

凌战见这小女孩确实可伶,就叫做人去治愈了她伤情,还好尽管全身上下是伤,但也是皮外伤,在药力的影响下,马上就恢复好了。

当时的林香,只有四岁罢了,确实无法想象,谁会让一个四岁的孩子,刀剑相向。

以后,凌战便把林香分配照料仅有两岁凌迟琸。

看见一脸开心的林香,凌迟琸也不禁洋溢着出微笑。

下面,集市中存在怪异的一幕,只看见一男一女逛集市,可男孩儿似乎比女生更有效率。

凌迟琸为林香买了不少衣服,但是好像凌迟琸感觉不够,打算去凌,木俩家合并而成的商业街,她们此前逛的,是凌家单独开设的集市。

而这条凌,木俩家开设的商业街,间距凌迟琸她们逛的集市也不远,两个人离去凌家集市,几分钟的路程便到了。

在一个摊位上,一位老人正摆列着产品,你这个货摊好像很复杂,无论是武器装备,心决或是武技,或者魔晶都是有。

凌迟琸一眼划过,则是察觉到了一颗散发出深蓝色微芒,晶莹剔透晶石状物件。

“魔晶!或是水体魔晶!”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