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你强任你强,时间到弹指灭 > 第21章 妩媚

第21章 妩媚(1/1)

目录
好书推荐:

你强任你强,时间到弹指灭第21章 妩媚

看到王桃脸部好像真的是一些恼怒,凌迟琸赶忙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桃亲姐姐夜里忽然闯进,换成是谁都能被吓一跳,一时意想不到这种,期待桃亲姐姐莫怨。”

王桃听到凌迟琸这般表述,脸部一笑,以前的恼怒,可伶凭空消失。

“那作为致歉,你亲姐一口如何?”額

凌迟琸才得知,还是被面前这女人坑了,摇摇头。

“桃姐姐不要再调侃我啦,这深夜找我,究竟所为何事?”

“好了好了,不会再逗你玩了。”

王桃拿了妩媚,确实是说起正经事了,可即便如此,她的身上若有若无的媚惑气场,仍然禁不住让人比较多看。

美不胜收的脸孔,即便不故做妩媚,也十分迷人。

“听说你要打算去天乾学院了,做为亲姐姐,没有什么好给的,这方面动态口令你拿,若是在学院遇到事,不好解决,能去临近的沧澜龙城,为此动态口令为引,找李家的人寻求帮助。”

王桃递上一块动态口令,整体灰黑色,上边除了一个桃字,没有多余装饰。額

王桃似乎并不是只为好玩儿才如此对待你,凌迟琸心中一暖,接到动态口令,作揖讲到。

“小弟凌迟琸,拜谢桃姐姐。”

王桃脸部的笑容更为严重,讲到。

“看起来没有什么好处,没法如果你这一姐姐了没有?”

凌迟琸微笑着返回。

“桃姐姐说哪里话,凌迟琸自打桃姐姐条件后,就叫过一次王桃盟主嘛?”

王桃嘴巴一抿。額

“小痞子油嘴滑舌的,会说的很。”

凌迟琸心里忽然接受这么一个姐姐,好看,一副放荡不羁样子,却那么会体贴人,虽然我不知道王桃怎么知道必须去天乾学校,但是要来一城之主是都不会简易,凌迟琸嘴巴一扯。

“不清楚桃姐姐前面说的致歉,还要不要小弟完成呐?”

王桃听闻,粉脸一红。

“好你个小痞子,以前的正儿八经全是伪装的,如今曝露了啊。”

凌迟琸认怂了怂肩。

“跟桃姐姐你呆久了,就自然而然懂得咯。”額

“哼哼唧唧,谁信你鬼话连篇,不过说实话,你这个俊美样子,之后长开了,会划算哪一家女孩,如果那雪妍熙反是相配。”

王桃都是感到凌迟琸对自身态度的改变,开心下禁不住多戏弄一番。

“桃姐姐,我还小,这些事还早得很,就不用着急考虑到了啊。”

凌迟琸都是觉得,自身的小心思好像不用再王桃眼前掩藏,这类感觉很不错。

“小嘛?我可是认为你一点也不像小朋友。”

王桃眨了眨眼睛。

“桃姐姐看着我这样,并不是小朋友到底是什么呢?”額

凌迟琸摊了坏笑。

王桃实现了该做的事,也戏弄可以了,随后讲到。

“好啦,姐姐我要走了,去天乾学校也别忘了想姐姐哦。”

“姐姐步行,我会想你的。”

那样一个好姐姐,谁会惦记着呢?

凌迟琸握着手里的动态口令,尽管冰凉,却令内心觉得暖暖的。

翻看了一番,并未发现有什么特殊之处,凌迟琸将其放在了龙凰戒中。額

倒在床上,刚要入眠,房间门反被打响。

“骁龙,刚刚你也是在和谁说话嘛?”

林香的声响,林香原本已经入睡,却由于居住在凌迟琸房间的边上,听见了一些声响,于是就下去查看一下。

“林香姐?不是啊,刚才正在看修炼功法,喃喃自语而已,惊扰到你了吗?”

凌迟琸赶忙解释到,随意扯了个谎。

“并没有,我就是口干下去饮茶,恰巧听见罢了,必须再给你洗澡换衣嘛?”

林香讲到。額

“不用,我已不是那小孩子了,林香姐去睡吧睡吧。”

凌迟琸答道。

“好。”

门口身影离去。

凌迟琸密道有惊无险,如果林香看到了什么,不太好处理,没想到堂堂一城之主是深夜偷闯凌府寝居,这拿出来怎么解释?

凌迟琸躺在床边,盘算着去天乾学校里的事项。

翌日早晨,太阳轻拂枝头,小鸟在枝头吟诵。

新的一天,正式开始。

凌迟琸拉开房间门,林香早就在清扫庭院了。

“你醒啦骁龙。”

看到凌迟琸的林香,总是会在恬静的脸部绽开一抹无法掩饰的快乐与笑容。

“林香姐,那还是早上起那么早。”

凌迟琸淡淡笑道,来到林香眼前。

“林香姐,我打算去天乾学校,你要和我……”

“那么我跟你一起去!”

凌迟琸还没有问了,林香早已脱扣回答说,讲完,把握住扫把的手紧了紧。

“好,那林香姐你便和我们一起去,我想去和父亲告别,林香姐你先收拾完行李吧。”

凌迟琸起先一愣,随后讲到,并没有留意到林香的动作。

与林香承诺之后凌迟琸来到爸爸凌战的庭院。

“龙儿,你来啦。”

凌迟琸初入小书房内,凌战看着窗外,好像早已了解凌迟琸会赶到。

“嗯,爸爸,我是要离别的,我打算去天乾学校修练。”

凌迟琸讲到。

“我明白,麒儿早已和我说过了,龙儿,你来。”

凌战回过头来,对凌迟琸讲到。

凌迟琸来到凌战面前,蹲下去了身。

“爸爸。”

凌战摸了凌迟琸的头。

“龙儿,你打小就比一般人更聪明,也更加成熟,大家兄弟二人自小还没见过你的妈妈,我就不曾和你们谈起,由于你妈妈身后所涉及到的阵营,过于巨大,爸爸没有本事,只有希望大家都能够健康快乐成长就行。”凌战表情复杂,有内疚,有难过,随后也漏出高兴。

“现如今你能修炼了,又有着惊人的天资,我就看得出,你的爱没有在这小小的青城当中,要来之后你造就也必然不凡,你母亲的事情太过复杂,我一时也说不清,且你了解太早也不是好事,我也只能对你说,你母亲叫凰紫曦,等着你日后你整体实力自身强大,我会告诉你一切。”

凌迟琸第一次听到母亲的名字,心里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了解爸爸和妈妈之间的故事,及其妈妈其背后的阵营。

“爸爸,但是大哥大我了五岁,我不曾看到过妈妈还算正常,可大哥他怎会也未曾看到过妈妈?”

凌迟琸在心中默念了母亲的名字后,忽然想起什么,了解着凌战。

“这,都是尚不要让大家了解。龙儿,你答应为父,你现在,专心致志修练,不必多多的在乎你妈妈的事,等日后整体实力充足时,我自告诉你一切。”

凌战拍拍凌迟琸的肩,轻轻地讲到。

“我答应你,爸爸。”

凌迟琸搞清楚,爸爸不容易害自己,都不会保存一切益处不给别人,既然这样,那一切都是为了她们兄弟二人。

在凌迟琸同意以后,凌战将手里玉扳指晃动,一张灰黑色信用卡发生,不知道是何材料。

“龙儿,这也是御金商会的黑金卡,在其中有五百万金币,你此别需要开销很大,尽管我凌家并不是多么的大一个大家族,但是也不能令人感到寒酸。”

五百万,等同于凌家一年的毛利,而凌战虽是一家之主,却也不能随意移动这般大一笔大家族资产,既然这样,这种要来全是爸爸的本人存款。

“爸爸,这时候不是很多了一些,你知道我自小不爱花钱,用一些那么多。”

凌迟琸开口道。

“这一下不太多,龙儿,你没打拼过,并不清楚这个钱用出来是怎样非常容易,这笔钱,算到底有多少,算少许多。接下来吧。”

见凌战如此说,凌迟琸只能接手了手里的黑金卡。

“龙儿感谢爸爸了。”

“你这家伙,这就是在洗刷你老子?我掏钱给孩子用,你谢什么?”

凌战嬉笑怒骂道。

“这个不是一时兴奋嘛。”

凌迟琸解释到。

那绝对是实话,凌迟琸上辈子没有接触过那么多钱,这一生虽说凌家二儿子,都没有取过那么多钱在手中,并不兴奋嘛。

凌战觉得凌迟琸这般不沉稳的一面,却认为开心,因为孩子成熟懂事到令人心痛并不是一个爸爸想看到的。

“走吧,勤奋修练,别给我凌家丢脸,我敢确信。”

------

离去凌家,告别凌战,凌迟琸赶到木家,看一下木焱提前准备怎么样了。

一向散漫的木焱却早已整理结束,看起来这些月的修炼,着实让我改变了许多,每一分整体实力不是无缘无故的。

待一切备好,凌迟琸二人按照约定在大门处与凌麒馨兰汇聚。

凌迟琸刚进大门,却看见除开凌麒与馨兰外,也有其他几个影子,恰好是雪妍熙与雪沉衣。

一袭雪装雪妍熙看到凌迟琸,平淡无奇的脸颊终归是焕发出一抹微笑。

“雪叔,妍熙妹妹。”

凌迟琸首先问好。

雪沉衣点点头,算得上回答了,凌迟琸不禁感慨,或是实力雄厚的好呀,以前叫雪叔可只有换得一声冷笑,现如今虽说不上来多激情,可最少还回答了自身,这愈发让凌迟琸向往着强大。

“龙哥哥,你打算去哪啊?”

而这时雪妍熙带着一丝微笑,明知故问道,不过这微笑,却并没有刚刚柔情的,反倒带着一丝冷。

“妍熙妹妹,听我说......”

“哪个是你妹妹了?我们要去天乾学院也不与我讲,都不找我道别,还有什么好说的?”

看见脸部淡淡的笑容伴随着问出入口得话转化成忧怨大雪妍熙,凌迟琸内心跳跳,好像自身确实有些忽视这小妮子了,但是也不能怪自身,近期出现了很多很多的事,认识的人都比这十几年来加在一起还要多,在所难免忘,只对这一一直支持自身风雨同舟,自小和自己好些小妮,的确是有非常大的歉疚。

“妍熙妹妹,我就是这一段时间特别忙,才一时忘记了,你喜欢什么,只要说,我肯定让你沾到。”

凌迟琸心痛的注视着雪妍熙,也犯起男生的通病,只要承诺,都没仔细想她真的能否做到。

“那熙儿需要满天星星与月亮龙大哥也可以给我吗?”

雪妍熙听见凌迟琸如此说,便盛行的逗着凌迟琸道。

“如今的我也许还是不行,但是之后并不一定。”

没想到凌迟琸却一脸认真,为虎傅翼,答道。

这句话把一旁的众人都惊了一张,这手摘星辰,脚踩日月的确能做到,但是只有那没有人知道这种境界以上,现在的大家也只是在古书中略闻一二,如今凌迟琸讲出那样一番话,显而易见他的目标就是如此,怎能让你不诧异。

雪妍熙都没想凌迟琸会这么回应,小嘴儿张了张,煞是可爱,随后却沿着凌迟琸得话讲到。

“也就是说之后才能咯,那现在怎么办?”

凌迟琸一脸难堪,笑了笑说道。

“那妍熙妹妹如今就要个简单一些的,我如今能做的,我绝对给。”

听见凌迟琸如此说,雪妍熙嘴巴吹拂一丝方案成功的诡谲。

“那龙哥哥就携带熙儿一起去天乾学院吧。”

要来这儿的众人都知道了雪妍熙的想法,仅有凌迟琸和木焱不知道,木焱当然不在乎,凌迟琸听闻则是看向了雪沉衣,雪妍熙如果想一起去天乾学院得话,凌迟琸自然也是愿意,雪妍熙天资不比自己弱,非常符合天乾学院招收规范,而唯一很有可能阻拦的就只有雪沉衣了。

见到凌迟琸望来目光,雪沉衣咳嗽一声,顿了顿讲到。

“你这家伙什么话语都敢讲,也不担心气侯闪了嘴巴,年青人有信心是好,可也不要太过度眼高手低,并且你年纪轻轻就会甜言蜜语,以后再了解还需要得罪是多少女性。”

这句话一边点凌迟琸的前提下,也是讲给雪妍熙听。

这时的凌迟琸当然只有听到。

“我就看得出来你这家伙有一些天资,近些年来就是我看错了,但是要是你觉得有点儿天资就可以得到熙儿根本不可能,我就这么一个闺女。”

一旁的雪妍熙听闻脸孔似火一般,红通通的。

“雪叔说哪里话,我可是并没有感觉是我什么天赋,此外,我都这么小,雪叔说这个是否太早了点。”

凌迟琸都是连忙讲到。

“小?我可不认为你小,最少你给我的感觉可和别的十一二岁的小孩远不如,况且,这些事情便是越快劝阻就越好。”

雪沉衣丝毫不客气的讲到,凌迟琸也只能是尴尬的笑一笑,自身一直以为装特别像,想不到也是让那么多人感觉异常。

“好啦,很多的话我就不愿意和你臭小子说,答应让熙儿跟你一起去天乾学院,但是这因为她本就去,我就同意让她去,仅仅恰好大家都会去,顺道有个伴罢了,并不是由于你同意的。”

见到雪沉衣有一些天真的表述,凌迟琸能够感受到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爱。

“雪叔安心,有我陪着你,也不会让她们出事。”

这时候,一旁的凌麒开口了,是他想让凌迟琸去天乾学院,最终才会导致大伙要一起前往,他想要对每个人承担,并且来到天乾学院后,他们几个便是彼此之间最信任的人啦,自然是要保护他们。

注视着比凌迟琸多了不少完善气质的凌麒,雪沉衣皱着眉总算是变缓了点,讲到。

“凌麒啊,你也是他们当中引领者,我雪凌俩家尽管多的是不与,都是生意上的缘故,抛开这些,对自己的我也是很认同的,更何况这去天乾学院,青城当中也许你是最掌握的啦,我就挑不出毛病。”

凌迟琸也算是看穿了,雪沉衣过去对她的不爽来自两个方面,一是看不起自己的修炼天资,二是感觉他与雪妍熙太亲密,如今前面一种已经不再是问题,但最重要的后面一种依然存在,他能够了解一个父亲对自己唯一一个闺女的关爱,但是谁可以理解她呢,之所以与雪妍熙亲密,真就是莫名的感觉,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呢。

“雪叔放心,我拥有天乾学院动态口令,一路上不会有问题的。”

凌麒并没有认可雪沉衣的赞扬,显而易见性情一向稳重的他,不容易高调接纳这些赞扬,不管是对或错误,反而是提到天乾学院动态口令。

天乾学院做为天乾域第一学校,也许没多少人敢碰拥有其动态口令之人吧,这更是让凌迟琸憧憬学院里的修炼了。

最终,在晚霞的余晖下,凌迟琸一行人告别这一待了十几年的青城,踏上前往天乾学院报名路面,一条走的更远的道路。

书页 目录 没有了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