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穿书八零,炮灰美人觉醒了 > 第191章 邢昊东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

第191章 邢昊东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1/1)

目录
好书推荐:

穿书八零,炮灰美人觉醒了第191章 邢昊东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

邢昊东七拐八弯,走进一家小饭馆。

难得这家店初三就开门了,但每道菜的价格翻倍。

他随便要了两个菜,坐下来后就开始抽烟。

“老板,再给我来瓶酒吧。”

老板给他拿来一瓶姚花春,他连价钱也不问,打开来就喝。

就着玻璃杯的反光,邢昊东发现了躲在门外的蔺秋。

虽然她用围巾遮住了大半张脸,但他还是通过身形和眼睛把她认了出来。

邢昊东不动声色继续喝酒,菜还没上来,就快要喝醉了。

俨然一副心烦意乱的样子。

江斌假装客人走进店内,坐在他斜对面,悄悄地对他打了个手势。

邢昊东指了指他放在桌上的大哥大,江斌立即会意,走出去,找到一家小卖部,给他打电话。

很快,他的大哥大响了起来。

邢昊东佯装接电话,其实并未接通,而是挂断。

“喂?”他故意停顿了几秒,随后大声反问:“不分手还能怎么办?你是故意来戳我伤疤的么。”

说完,非常生气地把大哥大摁了一下,塞进包里。

蔺秋距离他并没有多远,这番话自然是听见了。

没想到他真的和姜明心分手了。

惊讶之余,她来到附近的桥上,一边凝视着结了一层薄冰的河流,一边思索接下来该怎么办。

邢昊东是白若溪心里的执念。

只要他一天还在这世上,她便一日不可能死心。

那要是他死了呢?

蔺秋知道自己这么想不对,但为了若溪,她必须要这么做。

她目测了一下从小饭馆到这条河的距离,捡起一块石头砸了下去。

石头咚一声穿过冰面,掉进水里。

这条河虽然结了冰,但冰层不厚,根本承担不起一个成年人的重量。

蔺秋再次看向小饭馆,然后把双手放在了栏杆上。

监视她的江斌瞬间拧起眉头。

这女人干什么,该不会想要跳河吧?

就在这时,邢昊东结账从小饭馆里走了出来。

他下意识看向四周,蔺秋立即抬脚翻过栏杆,作势要往下跳。

江斌拔脚往桥上跑,“别跳,不要冲动!”

话音刚落,就听扑通一声脆响,蔺秋纵身一跃,坠入河中。

“窝草,这是干什么呀这是?”

邢昊东也没想到蔺秋会突然跳河,军人和警察的本能驱使他飞奔而来,脱掉外套和皮靴,一个猛子朝水里扎了下去。

江斌在桥上急得直跳脚。

“尼玛,我不会游泳啊!!!”

大冬天的救人,邢昊东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

他抡起双腿跑进小饭馆,大喊大叫,幸好老板是个会水的,毫不犹豫就跟他过来了。

邢昊东水性不错,虽然河水冰冷刺骨,但凭借过硬的本领,已经成功游到蔺秋身边,抓住了她的胳膊。

就在他想要把蔺秋往岸边带的时候,刚才还在呛水的蔺秋突然伸手扣住了他的肩膀。

拼命地把他往水里按。

邢昊东来不及躲闪,喝了一口水,整个脑袋都是嗡嗡的。

“窝草,这女的在干嘛?”

小饭馆老板见多识广,解释道:“可能是吓懵了,把你兄弟当成救命稻草,抱死了。不行,看样子我得下去!”

这种情况,以往在营救溺水人员的事故中也发生过。

救人者如果没有经验,很容易救人不成,反被对方害死。

然而江斌比他看得细致,他觉得蔺秋就是故意抱住邢昊东,把他往水里拽的。

“不对,她会水,她是故意的!”

老板听他这么一喊,又探出脑袋去看。

这一看也发现了不对劲。

“俺滴亲娘耶,这女的安得什么心?你再去多叫几个人!”

说完,他穿着保暖衣跳了下去。

因为河面有冰,他实在不敢把衣服脱光,万一被碎裂的冰块刮伤,在失血的情况下,他焉能有命在。

邢昊东现在的情况不太好,跳下来时冷得发懵,如今还要应付蔺秋的纠缠。

蔺秋故意往他背上趴,勾他的脖子,拽他的胳膊。

她似乎是真的不想活了,像是水鬼一样缠在他身上,铁了心要把他拖下去。

幸好,小饭馆老板来帮助邢昊东了。

他一脚踹开蔺秋,不断把邢昊东往岸上推。

然而蔺秋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哪怕呛了水也能游回来,拽不住邢昊东就潜泳下去扯他的腿,甚至想要抱住他的腰。

“这女的怎么回事?撒手,赶紧撒手啊!”

这时桥上已经聚集了不少围观群众,看着蔺秋这番作为,都气得义愤填膺。

江斌扯着嗓子喊:“还有谁会水吗?能不能下去帮帮忙?”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邢昊东和小饭馆老板这样的勇气。

虽然有人会水,但却没有救人经验,根本不敢下去。

无奈之下,江斌找了根晾衣杆过来,拿在手里,伸到下面去戳打蔺秋。

“滚开,给爷爷滚开!”

蔺秋一连被打了好几下,却依然不肯放弃。

然而她的力气快要耗尽了,最后一次用尽全身力气朝邢昊东扑过去,却扑了个空。

她像秤砣般没入水里。

这次,没有人愿意再救她。

小饭馆老板和邢昊东费尽力气游上岸,两人都累趴了,倒在岸边重重喘息。

大伙一起帮忙,给他俩穿衣服。

确定他们没事,才有人想起沉入水里的蔺秋来。

“赶快报警吧,遇到这种事真是太倒霉了……”

路人都替邢昊东打抱不平,“小伙子,你千万不要觉得心里过不去,那种女人死就死了吧,纯属自找的。”

江斌也道:“是啊老大,她刚才想拉着你一块死啊。”

邢昊东咳嗽了几声,面沉如水,“我知道。”

蔺秋故意在他面前跳河,知道以他的品性,不可能见死不救。

然后趁着他救她的机会,准备与他同归于尽。

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饭馆老板带着邢昊东回到店里,不用吩咐就有店员去烧姜汤,把煤炉提过来给他俩取暖。

门外响起警笛声,郑队长总算是带人赶到了。

看到邢昊东没事,不禁松了口气。

但是这么冷的天,寻找蔺秋非常不容易,他要邢昊东有个心理准备。

“这人肯定活不成了,你得回局里交代一下情况。”

在场有不少人愿意给邢昊东证明,一起跟他前往警局,很快就澄清了他的嫌疑。

蔺秋差点害死邢昊东,就算侥幸没死,也得判刑!

警局调出蔺秋的户籍资料,发现她是个孤儿,连一个亲人都没有,顿时犯了难。

“派人去她家里看看。”邢昊东道,“也许能找到什么线索。”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