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言情 > 侯府继妻摆烂后,全家跪着求原谅 > 第321章 认出

第321章 认出(1/1)

目录
好书推荐:

侯府继妻摆烂后,全家跪着求原谅第321章 认出

谢婉瑜瞥了她一眼,淡漠地开口,“听闻,桀大将军的夫人是长公主,而你不过是个妾室。”

萧吟霜顿时恼羞成怒,指责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有没有胡说八道,萧大小姐难道不清楚?”

“你,哼!”萧吟霜被堵得哑口无言,咬牙切齿地瞪着她。

谢婉瑜懒得搭理她,径直离开。

“慢着。”萧璟抓住谢婉瑜的手腕,伸手阻止她离开,“你到底是谁?”

“我说了,我是谁与你无关!”谢婉瑜厌恶的甩开他的手。

那神情让萧璟万分熟悉,抬手去揭她的面纱。

谢婉瑜躲闪开,一个荷包掉落在地,萧璟捡起来看了一眼,眼中流露出震惊的神色。

“这荷包你从何处得来?”他万分激动地问道。

谢婉瑜扫了一眼,漫不经心地答道,“捡的。”

萧璟紧皱眉头,又问,“在何处捡的?”

谢婉瑜斜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你想知道吗?”

萧璟眸光微沉,盯着她点点头。

“可我为什么告诉你?”

萧吟霜本就生气,见她这么嚣张,随后捡起地上的石子扔过去。

眼看石子就要砸在谢婉瑜额头,关键时刻,一道身影突然出现,挡在她面前,石子打在男子后背。

谢婉瑜抬头看去,竟是许久不见的桀殊。

“大胆,你……”

萧吟霜话还没说完,便看到缓缓转过身来的人,嚣张的神色褪去。

“将,将军?”

桀殊邪魅一笑,嘴角勾勒出妖孽的弧度,“本将军不是说过,不准你再与萧家联系吗?”

“桀殊,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看的这样。”萧吟霜语气结巴,显然很害怕他会误会。

桀殊的目光落在萧璟身上,意味深长地挑了挑眉,“那是怎样?”

萧吟霜不知如何解释,为了以后的生活,只能和萧璟撇开关系。

“是他,是他一直纠缠我,萧家一直追着我不放。”

萧璟愤怒地看着萧吟霜,不敢相信昔日疼爱他的长姐,如今成了这个样子。

回想以往,自己哪次对她不是言听计从,萧家对她不是恭恭敬敬,现在倒好,为了一个桀殊跟他翻脸。

甚至不顾萧家死活。

谢婉瑜双臂环胸,靠在树上冷眼看戏,桀殊这个人,果然是个祸水。

“长姐莫要痴心妄想,这个男人根本不爱你。”

萧璟从一开始就知道,桀殊不是善良之辈,更不会爱上萧吟霜,不过是利用她罢了。

“你闭嘴!”萧吟霜呵斥道。

“侯爷还不走吗?”桀殊语气嘲讽道。

萧璟不甘心,碍于桀殊的身份,最终还是放弃,愤恨地看着两人,转身离开。

萧吟霜面带笑意地走过去,挽上他的胳膊轻轻地说道,“将军,我看中一个簪子,你买给我好不好?”

“你先回去。”桀殊将胳膊从她手中抽出,面色冷淡地说道。

萧吟霜脸上的笑意僵住,“将军,我陪你一起去逛逛好不好?”

“本将军说的话你没听明白吗?”

见萧吟霜一直执迷不悟,桀殊冷冷地开口,“你若再不走,休怪本将不客气。”

萧吟霜愣住了,她没想到桀殊居然对她如此冷漠,曾经他什么都会顺着她的,如今到底怎么回事!

“桀殊,你不是说会一直疼我,爱我,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谢婉瑜忍不住摇了摇头,萧吟霜简直太天真了。

果然……

桀殊的脸色阴沉下来,语气森寒,“爱你?疼你?本将军不过是利用你来吸引公主的注意力,这样本将军便可以继续收纳美人。”

“你……你胡说!”

谢婉瑜忍不住叹息,看来萧吟霜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桀殊刚才已经说得清楚,她不过是一颗棋子,让长公主出气的棋子。

萧吟霜最后被侍卫押走,任凭她喊破喉咙也没用。

“啧啧啧,大将军还真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谢婉瑜发出感叹声。

桀殊面色严肃地走到她面前,“还好你还活着。”

“你……”谢婉瑜有些震惊,她如今毁了容,还戴着面纱,桀殊怎么会认出她。

桀殊轻笑一声,“夫人不必急着否认,也不必惊讶,我对你有种莫名的感知,只要你不死这种感知就不会消失。”

这是他们独特的能力。

二人来到茶棚坐下,谢婉瑜问道,“最近京都城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恐怕最大的事,便是秦王要娶王妃。”

说到这里,桀殊抬眸看了眼谢婉瑜,问道,“不知那位秦王妃,可是夫人?”

谢婉瑜笑了笑,“你很聪明。”

“可惜喽。”

“可惜什么?”谢婉瑜不解地问道。

“可惜右相为你醉生梦死,最后一场空。”桀殊语调悠扬,透着几分幸灾乐祸。

谢婉瑜抿了抿唇,淡淡地说道,“我和沈公子只是朋友。”

“你拿他当朋友,他却拿你当心上人。”桀殊对于男女之间的事看得很透彻。

沈瑾煜明显对她情根深种,而郭太后的侄女又深爱沈瑾煜,这段情感注定悲哀。

谢婉瑜也知道沈瑾煜的心思,也曾不止一次地拒绝,看来要适当地帮一帮郭盈盈。

促成二人之间的喜事,她便也不用再担忧什么。

“我听闻,你最近在官场混得如鱼得水。厉害啊。”谢婉瑜夸赞道。

“这还要多多谢夫人提点。”

“不用谢。”谢婉瑜垂下眸子,眼中划过一抹暗芒。

若不是担心桀殊会如同前世一般,她也不会费尽心思帮他。

二人正说话间,一道身影走来,坐到他们面前。

谢婉瑜看到来人,疑惑问道,“王爷,你怎么来了?”

太叔瑱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转向桀殊,盯着许久才收回视线。

“你离府时间太长,本王担忧,便出来寻你。”

桀殊看了眼二人,站起身,拍拍衣摆,朝谢婉瑜行了一礼,“告辞。”

望着他高大的背影渐行渐远,太叔瑱的表情变幻莫测,片刻后又恢复平静。

回去的路上,谢婉瑜一直偷瞄沉默不语的人。

最后她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你就不好奇,我与桀殊的关系?”

“他看你眼神坦荡,并无任何其他情感。”太叔瑱回答道。

他不想勉强谢婉瑜,若是她愿意说,自然会告诉自己,若是不愿意说,就算逼问又有什么用。

谢婉瑜抿唇一笑,“我曾救过桀殊一命,也帮过他许多。”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