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言情 > 婢女绝色,疯批王爷囚我入东宫 > 第400章 清 醒

第400章 清 醒(1/1)

目录
好书推荐:

婢女绝色,疯批王爷囚我入东宫第400章 清 醒

准确地说,是盯着她的唇。

她纵然当真要渡气,也不会跟夜延均当真有什么接触。

也不知道他在在意什么。

长公主将贵女们打发去赏花,自己则留在了这里。

夜景湛也留了下来,生怕洛璎还会有什么不合适的举动。

折腾了一个时辰之后,夜延均总算醒了过来。

长公主看到他醒过来,松了口气。

“这是哪里?你们是什么人?”

可他开口说的话,却让她瞠目结舌。

“阿璎,你快给他看看,他这是怎么了?”

夜延均纵然痴傻,却还是认得她的。

怎会落水之后连人都不认识了?

洛璎诊过脉后,蹙眉道:“十皇子的脉象并没有任何问题,看样子,他应该是落水之后受了刺激,所以才会如此。”

“受了刺激?”长公主看着面前的人,“延均,我是你姑姑,你方才为救人溺了水,亏得阿璎救了你。”

“姑姑?”夜延均仔细打量起她来,“这里不是冷宫?”

“你已经离开冷宫多时了。”长公主拧眉,面上疑惑渐深,“你可知道你今年几岁?”

“再过几日就七岁了。”夜延均回答。

他面上尽管还有几分孩子气的样子,但与先前那痴傻的模样已然是天差地别。

长公主微微一怔,喃喃道:“难不成,方才你救人溺水,竟让你阴差阳错地恢复了神志?”

夜延均没有理会她的自言自语,只大声喊道:“嬷嬷呢?我要见嬷嬷!”

长公主让人去将一直照顾夜延均的周嬷嬷请了过来。

周嬷嬷看到夜延均清醒过来,喜极而泣。

她跪在地上磕了好几个头,“真真是苍天有眼啊!十皇子糊涂了这么多年,终于清醒了!”

夜延均将嬷嬷扶了起来,擦去了她的眼泪,“嬷嬷别哭了。”

他长在冷宫,原本就是个清冷的性子。

若非是被人喂了毒药成了傻子,也该是一副阴郁的模样。

洛璎看着这样的他,还有几分恍惚。

这才是真正的他么?

夜景湛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没有说话。

他已经看出来,这是洛璎精心布置的一出戏。

为的就是让夜延均名正言顺地清醒过来。

他下水救人,呛水濒死,置之死地而后生。

会因此恢复神志,倒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

鲜少有人会起疑心。

只怕就连生性多疑的皇上,也很难察觉出问题来。

洛璎自然察觉到了夜景湛的眼神,但她知道,他不会拆穿。

所以半点也不担心。

从一开始,洛璎就在利用他的愧疚。

那原本就是他欠她的。

长公主让人拿了干净的衣裳来。

正要让夜延均换上,就听宫人道:“长公主,宋家小姐求见。”

长公主闻言,顿时皱了眉。

方才夜延均救她,她却连一句感谢都没有,就被自己的丫鬟扶着离开了。

这一个多时辰的时间,也不曾见她来关切过一声。

如今听闻夜延均清醒,就巴巴地来了。

只怕是想要借着救人的事做文章,让夜延均娶了她。

长公主思索片刻,还是让人进来了。

宋家是大周最大的皇商。

宋瑶是庶女出身,却因生得漂亮,又会玩弄人心,在京城里有不少爱慕者。

曾经有一次,几个公子哥为了她大打出手。

她不但没有阻止,反而还在一旁煽风点火,差点闹出人命。

长公主听说过此事,对她的印象很是不好。

所以给宋家递去请柬的时候,只邀请了宋家嫡女。

却没想到她也跟着来了。

“民女见过公主,十皇子。”

宋瑶一进来,目光就落在夜延均身上。

先前不管怎么看都觉得他是个傻子,不值得浪费半点心思。

可如今瞧着他这冷峻的模样,面上竟然起了红晕。

“民女前来,是想要谢过十皇子的救命之恩。”

“不必了,方才发生的事,我已经不记得了。”夜延均则是一副头疼的样子,连看都懒得多看她一眼。

宋瑶泫然欲泣,看上去楚楚可怜,“十皇子当真不记得了?”

“你想做什么?”夜延均嫌恶地看了她一眼。

因着他还要表现出只有七岁的样子,所以这举动看着还有几分小孩子气,让洛璎忍俊不禁。

夜景湛注意到她面上的笑意,不由攥紧了手掌。

先前他不曾见夜延均放在眼里。

可如今看来,果然还是不能小觑了他。

宋瑶不甘心地咬着嘴唇,“民女、民女与十皇子有了肌肤之亲,还被那么多人看在眼里,怕是会遭来非议。”

夜延均冷哼一声,“你的意思是,我方才不该救你?”

宋瑶显然没有想到夜延均会这样说,当即变了脸色,“民女不是这个意思!”

“方才本宫看你没有半点要道谢的意思,这会儿倒是来了。”长公主说话半点也不客气。

“民女……”宋瑶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长公主接着说道:“照你这么说,阿璎方才与延均也有肌肤之亲,难不成,她也要嫁给延均?”

宋瑶便是方才嚼舌根的几个人之一。

她原本就嫉妒洛璎能得到长公主善待。

如今又听到长公主这般比较,一时气血上涌,道:“公主怎么能拿我跟她比?她在潇湘馆不知道已经被多少人玩弄过……”

“啪!”

宋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夜景湛狠狠扇了一巴掌。

他力道极大,宋瑶被整个人掀翻在地,脑袋重重磕在地上,当即肿了一个大包。

嘴角也流出血来。

“若是让本王再听到你胡说八道,就让人将你扔去做暗娼。”夜景湛怒不可遏。

宋瑶顾不得疼,跪在地上求饶,“民女知错了,还请王爷恕罪!”

长公主也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就凭着你方才说的话,你也永远不可能嫁入皇家。滚出去,本宫不想再看到你。”

宋瑶连滚带爬地出去了。

外头的贵女看到她这样,纷纷躲开,生怕被她给沾上。

今日之后,京城里又会多一个笑话。

不过,洛璎并不觉得宋瑶会善罢甘休。

毕竟她与夜延均的确有了肌肤之亲,若是被皇上知晓,只怕这婚事夜延均还是逃不过。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