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言情 > 皇叔别宠了,王妃她只想搞事业 > 第294章 威胁人都不避讳了

第294章 威胁人都不避讳了(1/1)

目录
好书推荐:

皇叔别宠了,王妃她只想搞事业第294章 威胁人都不避讳了

“小桃,醒醒!”

连穗岁佩服小桃的睡眠质量,在陌生的地方也能睡得不省人事。

“啊,小姐,怎么了?”

小桃睁开眼睛,看见连穗岁的脸吓了一跳,揉着眼睛坐起来。

“小姐您要喝水还是要如厕?”

她这副迷迷糊糊的模样,怪不得能做出她下药她放风的事情呢!

“没事,你睡吧。”

连穗岁喊她,本来想跟她说,两个人替换着观察外面的情况,但她现在睡不着,小桃睡不醒,就算喊起来也是睡眼惺忪的模样。

“前半夜你先睡,我先守着,等后半夜喊你。”

小桃懵懵的点了头,而后一脑袋栽下去,没有一点过渡,直接睡了过去!

连穗岁:“……”

连穗岁坐在床上听着外面的动静,一直到后半夜,皇后也没回来。

卯时,宫门大开,官员们准备进宫等着上朝。

连穗岁喊醒小桃。

“啊,小姐,后半夜了吗?您让奴婢做什么?”

连穗岁打了个哈欠。

“天快亮了,你收拾一下,咱们出宫。”

小桃揉着眼睛,惊讶道:“您一晚上没睡?”

连穗岁嗯了一声。

“换了床,睡不着,对外就这么说,咱们这就出宫吧。”

小桃把床铺收拾了一下,跟着她往外走,去到皇后的寝宫外,对值夜的内侍说明缘由。

皇后一夜未归。

“奴才会转告皇后娘娘,招待不周,九王妃多见谅……”

连穗岁到宫门口,正遇上散朝的官员们往外走。

“父皇今天早上有点不太对劲……”

成王抬头看着东方才露出来的鱼肚白,跟身边的心腹说道,“父皇上朝从来没有这么敷衍过,只简单走个过场,就结束了?”

“王爷,或许是最近朝中没什么大事的缘故?”

成王身边的官员给他出谋划策,“王爷,要不您去一趟御书房,给皇上请个安?”

身为皇子,成王本来就要每天给宸帝请安,只不过宸帝有时候忙,不一定有时间见他。

成王看向昀王的方向,昀王同样皱着眉头,却没出宫,而是朝着后宫的方向去了。

“二哥可是要去见父皇?”成王喊住昀王,“不如一起?”

连穗岁正跟他们两个迎面遇上。

“皇婶怎么在宫里?”

昀王却不觉得意外,成王看了连穗岁一眼,又看了一眼昀王。

“我在哪里应该跟你没有关系吧……”

连穗岁放了成王鸽子,秦家的事情迟迟没有给他回复,成王心里憋着一口气,他都已经主动开口了,她竟然还不着急,难道一点也不在乎秦家人的死活吗?

“皇婶不要忘了,秦家老太太下顿饭能不能吃上,得看我的脸色。”

现在威胁人都不避讳了吗?

连穗岁扬眉。

“成王这是准备以权谋私吗,这里是皇宫,来来往往的人都能给我作证,我外祖母跟舅母如果少了一根头发丝,我就去皇上面前告御状!”

成王恼道:“连穗岁,你除了告状还会做什么?”

昀王也附和道:“这话我认同,皇婶告状的功夫一流……”

连穗岁把两人都得罪了,不管他们两个谁当太子,都不会让她好过。

反正,已经得罪了。

“昀王殿下不要随便污蔑旁人,这次明明是昀王妃不占理,还要进宫麻烦皇后娘娘,可不是我主动进宫告状哦……”

昀王从没遇上过她这种人,觉得有点好笑。

“皇婶别忘了,四小姐还在我府上。”

又威胁人!

连穗岁假笑道:“没关系,我每天都会派人去看望我四妹妹,她要是过得不开心了,我会给昀王爷递帖子的,你们别嫌麻烦就行。”

“二哥跟皇婶这是有什么过节?”

看到连穗岁对所有人都是这个态度,成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心里平衡了,他的目光在昀王跟连穗岁之间来回流转,“这是,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了吗?”

虱子多了不怕痒,连穗岁翻了个白眼,撞开两人继续往宫外走。

身后两道探究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再走几步就出宫了。

“小姐,那不是老爷吗?”

小桃一眼从往宫外走的人群中看见连方屿。

父女两人自从上次不欢而散之后还没有说过话,连穗岁倒是收到了秦氏回连府的信,她还没腾开手回连家看望。

连方屿也看见她了。

既然遇上了。

连穗岁走过去福身。

“见过父亲。”

她对连方屿的称呼改了,语气中透露着生疏。

连方屿叹了口气,语气官方。

“你母亲已经回来了,抽空回家看看她吧。”

连穗岁含笑应了一声。

“抽时间,我会回家看娘的。”

她对他称呼父亲,对秦氏的称呼跟从前一样,连方屿眼神复杂,冲她点了点头。

“我先走了。”

连穗岁后退半步,再次福身。

她现在的身份是王妃,连方屿同样对她行了个拱手礼。

父女两人错身走开。

“杜大人!”

连穗岁逮住落在后面的杜翰音,压低声音询问道,“今日早朝,皇上可有异常?”

杜翰音心里正在琢磨呢,估计今天早上来上朝的官员都觉得奇怪,平常没有事情也能拖半个时辰的宸帝,今天怎么只说了几句话就让退朝了呢?

是有人惹皇上生气,皇上借机敲打吗?

很多人心里打鼓,更不用说,义善堂账本的事情才刚过去,除了那些得罪人太多的官员被弹劾贬官免职,大部分官员安全度过这一劫了,但是心里始终不踏实。

今天早上宸帝表现异常,让大家本来就还没有放下的心又重新提起来。

杜翰音心口一抽,惊讶道:“你怎么知道皇上今天早上不太对劲?”

连穗岁只是猜测,她直觉昨天晚上去皇后宫里报信的宫女说的是宸帝。

今天早上宸帝去上朝了吗?

杜翰音自顾自的说道,“皇上今天上朝的时候有点咳嗽,高堂上拉了帘子,内侍说皇上昨天夜里感染了风寒,身体没有大碍,就是见不得风,今日上朝过后,休朝三天。”

“你听见皇上说话了吗?”

上朝肯定要说话的,或许能从中推断一二?

杜翰音嘶了一声。

“你不说,我还没有察觉,今天早上皇上说话的声音有点哑,音色……不太像皇上的声音,我还以为皇上伤了嗓子呢!”

他仔细回味着早朝上看见的宸帝。

“皇上的身形似乎也不太对劲。”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伸手比划着,“感觉皇上好像变壮硕了,隔着帘子,我只看见了皇上的影子,皇上的身形似乎过于挺拔,到有点像是……”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