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言情 > 喝口盆盆奶压压惊,全家等我去救 > 第142章 谁是讨债鬼

第142章 谁是讨债鬼(1/1)

目录
好书推荐:

喝口盆盆奶压压惊,全家等我去救第142章 谁是讨债鬼

啾啾的世界分两种人。一种是她欠钱的;另一种是欠她钱的。

很不幸,二皇子是第二种。

啾啾虽然在家人面前没有任何隐私可言,但是家人们还是贴心维护着彼此的神秘感没有大声尖叫出声。

她到底怎么认识深居简出的二皇子的!

云静兰试探问道:“啾啾举手是饿了吗?”

二皇子欠她钱?虽然二皇子不在朝堂,但是整个大周都有他的传说,作为一个被陛下愧疚多年的皇子,他最不缺的就是钱。

啾啾不开心对手手,改爬爷爷的腿要抱抱。坐在最中间开始批评她娘;【吃吃吃,我也不能天天就知道吃!】

云静兰反思自己对女儿的误解,又听弱弱的小奶音在给自己努力找补:【偶尔我也是会干一点正事滴!】

“诶!”

啾啾手指头翘起来,这个暗示够明显的吧!

她要去找二皇子!

云静兰默默将啾啾的无名指按下去。

“傻孩子,那是三。”

啾啾震惊,小胖手一松,五根短短的手指头在眼前嘲笑她的笨笨。

不怪她,是小婴儿的身体不受控制而已。

【我说是二就是二!】

又菜又爱玩说的就是她了!

在啾啾的强烈要求之下,苏君尧决定送她进宫讨债。

他们是臣,断没有找君讨债的理由。他觉得这件事还是要从长计议。

父女俩过了宫门,不到曲阳桥,二皇子宫里的小太监恰巧出现在那里

就像是早就猜到他们进宫一样。

“侯爷,小的景福宫伺候的,可算是等到侯爷了。小的六子,见过侯爷,见过啾啾小姐。”

苏君尧注意到小六子对着啾啾眨眨眼,两人好像之前就见过,心中微动,难不成二皇子真的欠啾啾的钱?

啾啾拍拍她爹的肩膀,指了指小六子,口齿不清:“狗。”

“狗?”小六子指了指自己,觉得冤枉,“啾啾小姐,奴才是人不是狗。上回我还给您玩呢,您不记得了?”

苏君尧:“小六子公公,啾啾口齿不清,她说的是想和您走。只是本侯还是多嘴问一句,可是二皇子召见?”

“回侯爷的话,二皇子说了,外面的事他也有所耳闻。赵家无心掺和别的事,底下的手脚不干净的人都处理了,还请侯爷放心。今日他想和啾啾小姐叙叙旧,等你出宫的时候来景福宫寻她即可。”

公冶家的事情不出半天就已经传遍京城大街小巷了,大家都说文允伯府不讲究,公冶老夫人成了百姓茶余饭后的笑柄。即使赵家有什么心思现在也该歇了。

二皇子这么一出就是在表明态度。

其实啾啾这一趟就不用去了。

苏君尧怀里空荡荡的,再看着啾啾头也不回的胖乎身影只好按照原计划去找陛下卖惨。

父女俩分头行事,势必要把危险拒之门外!

啾啾其实跟二皇子不太熟,她进宫只跟娘们还有福宁公主一起玩。和二皇子的偶遇完全就是一场意外。

还记得今年杏花微雨,啾啾手机捏着皇后娘娘赏的玉佩在花园里欣赏才人们扑蝴蝶,看得专注一不小心玉佩就被抢了。

抢她玉佩的“恶霸”自称二皇子,还说玉佩是他的。一个立志成为大胆男女主的反派啾自然不会妥协!

所以她让二皇子给她打了张欠条。

啾啾把自己的斜挎包都给背来了,夹层里放的就是那张二皇子按过手印的欠条。

她不信堂堂皇子殿下还会骗小孩!

事实证明……

堂堂皇子殿下非常会耍无赖!

二皇子捏着欠条一角在啾啾面前晃悠了一下,勾着一抹浅笑:“我怎么不记得我签过这张欠条了,小孩,你莫不是诓我的吧?”

啾啾双手撑地,努力抬起头观察二皇子的脸。这也不胖,脸上也没多少肉呀,怎么脸皮这么厚!

【小子,我劝你耗子尾汁!我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胖胖团坐在地上,连张椅子都没讨到,爪子刨刨做了一个超凶的表情威胁二皇子。

【我,反派啾,打钱!】

二皇子:“什么?”

【钱!】

二皇子:“大声跟本皇子说你要什么?”

啾啾气成小河豚,小拳拳怒锤自己胸口,全世界都在欺负她不会说话。

【到底是我这十个月的身子拖了后腿啊!】

二皇子没见过这么戏精的小孩子,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握住她的小手不让她再锤下去,“好了好了,我跟你闹着玩的。”

“欠你的,欠你的,本皇子欠你的还不行么!”

二皇子无奈搂住啾啾想把人抱起来,只是小孩子的身体太软趴趴的了,几次下手不得其法后来他想了个最简单的办法。

二皇子将啾啾给夹起来了!

啾啾蹬蹬自己的小胖腿,表示无论如何都是要还钱的!

“二弟,再这么折腾下去文阳侯怕是要找你拼命了。”

【有人!】

低沉的男子声音从屏风后面响起来,啾啾挣扎着要看过去。

声音好听,人应该也不丑。

她还没见过太子殿下呢!

太子从屏风后面走出来,长得与景明帝有三四分像,但是更吸引啾啾的是他头冠上镶嵌的一颗东珠。

绝对是好东西!

啾啾挣扎要换人抱,简直比过年的猪还要难按。

两个没抱孩子经验的皇子见四下无人,当即决定将啾啾放在地上,两人有些不雅观地蹲在那里围观啾啾。

“这就是锦鲤福娃苏啾啾?”

“就是她!”二皇子戳戳啾啾的腮帮子,“看起来平平无奇没有什么特别的。”

啾啾坐在地上抗议拍手:【你们坐在这里观察我的时候就注定我是个不平凡的人!】

太子与啾啾接触不错,加上他政务繁忙,对关于啾啾的一些传闻也没放在心上。只是现在连父皇都被蛊惑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来见见她了。

“肯定有特别的地方,不然公冶氏不会这么着急想见她的。”

“喂,小家伙你会吐金币吗?”

啾啾:“???”

【什么玩意?!】

吐金币?!

这项业务也不归锦鲤管吧!

“明日父皇要检查孤的课业,你没让我对书册倒背如流吗?”

啾啾一时间分不清楚到底谁才是讨债鬼,转身就迅速朝着门口爬去。

【许愿池里的王八和锦鲤我还是分得清的,再见了您嘞!】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