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重生手撕户口本,霍总哄妻忙 > 第184章 学会争宠了

第184章 学会争宠了(1/1)

目录
好书推荐:

重生手撕户口本,霍总哄妻忙第184章 学会争宠了

“老大,既然傅三是你的小弟,你能不能帮忙问一问傅三,上次参加赛车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怎么才能把人请来,我给开高价。”

韩豹很会顺杆子爬,最开始还在求当小弟,这会都会提要求了。

姜以宁不确定对方是知道那个赛车的人就是自己,所以试探,还是单纯就真的是想要认识对方。

她不动声色问道,“找她干嘛?难不成你输了,不甘心!如果你是这样的狗脾气,那就更别想当我的小弟了。”

韩豹如果不是开着车,恐怕都立马要举双手发誓表清白,“老大,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要找麻烦的想法,以后我要做你的小弟,怎么说跟傅三也算是同门师兄弟,我们出来混的,最忌讳内斗了。

我是真心佩服那个女人的赛车技术,我呢,其实赛车多少还是有几分能耐,也见识了不少赛车比赛,甚至还去国外看了不少国际赛车的锦标赛,偶尔还会投那么点。

这不,今年的F1赛车国际锦标赛在M国举行,我想要邀请对方报名,到时如果取得名次,我们大家都可以分一些。”

挣钱的买卖,虽然他混,但是耳濡目染,刚好还是他了解的领域,自然会想要挣一些,况且这种比赛也是非常激情的时刻。

如果是国内,有钱拿,姜以宁估计还会参加。

国外的嘛,她暂时还没有出国的打算。

“我可以帮你问问,不过估计对方不会答应。”姜以宁不可能直接给答案,所以给了个可能性,让韩豹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不过这话,也让韩豹理解成了,老大果然也是认识那个赛车手的,说不定拿赛车手还是老大这样有本事的人叫来同样有能耐的人。

他抱紧大腿的想法更甚,还感激说道,“老大,你能帮忙说话我就很满足了。”

“嗯!”姜以宁淡淡应了句,闭目不再说话。

韩豹见老大竟然对他毫不设防,心里那叫一个高兴,还偷偷拿手机录了相,等到将姜以宁送回壹号别墅后,便忍不住将视频发给傅三炫耀。

雄豹:【傅三,看看是谁?我就说我要当老大的小弟,老大回来,第一个见到的是我,还坐了我的车,在我车上睡了觉。】

傅三一看是韩豹的消息,就猜到对方是要炫耀。

他顶着一双憔悴似乎被妖精吸干了阳气的眼,无力应对这个渣渣。

但是“老大”二字他太敏感了,于是点开视频看完。

他那个激动高兴,老大果然没事,太好了!

就差喜极而泣了。

只是高兴过后,便是浓烈的委屈,老大竟然第一个见的是韩豹。

自己已经不是老大心目中第一重要的小弟了。

蓝瘦香菇!

他直接给姜以宁打电话过去。

前几日电话打不通,因为当时姜以宁回来,手机也跟着进了泥,所以联系不上,后来他跟姜以清网上大战,就忘记再拨打电话。

这也是为什么他当时难过又气愤怼姜以清的原因。

姜以宁刚刚回别墅,霍予在家二楼看着她从韩豹的车上下来,有些惊讶,同时眼神锐利看了一眼韩豹。

但凡韩豹警觉一些,大概就会察觉到霍予的眼神,说不定要给吓尿。

但是因为没有察觉,所以才会那么嘚瑟跟傅三炫耀。

霍予像是漫不经心下楼,塑造一副只是刚好碰上回来的姜以宁的样子。

但是姜以宁刚进大门就接到了傅三的电话,对霍予只是点了点头,就显得很敷衍。

并没有注意到,霍予的眼神有些眼巴巴的,黏糊糊的,甚至还多了点委屈。

“喂!”姜以宁走到一边,接通电话。

“老大,呜呜呜呜……”傅三见电话接通,眼泪竟然忍不住了,隔着电话就哭出了哭腔,“老大,还好你没事,还好。”

虽然,一个大男人哭,并不是很讨喜的事,但是姜以宁此刻并不觉得厌烦。

她甚至有些感动。

“我没事,好好回来了,你一个大男人,哭什么,要是被虎子萌仔那几人知道了,非得笑话你。”

第一次,姜以宁对傅三态度这么温柔。

可是傅三还是好委屈,只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他停止了眼泪,委屈巴巴控诉,“老大,我还是不是你的第一小弟了,你回来了第一时间没有告诉我,害我担心就是了,你居然联系韩豹,还坐他的车,在他的车上睡觉,还……”

“停,stop!如果不想我立马挂电话,你可闭嘴吧!”

姜以宁知道韩豹有些不靠谱,但是没想到他这么不靠谱,竟然学会跟傅三争风吃醋了。

搞得自己像是个花心大萝卜、负心汉!

光是想着,她就忍不住抖了抖鸡皮疙瘩。

“遇到韩豹,只是巧合!还有,我还没收他当小弟,还有别的事没有,我挂电话了。”姜以宁又恢复了以往对傅三的态度。

反正,温柔不过三秒。

但是傅三一点不难过,觉得无比亲切。

“倒是没别的事。”傅三就是有些意犹未尽,但是一时还没想到要说什么。

或者说,他想要说的话太多,竟然不知道从哪说起。

姜以宁见没什么事,直接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的瞬间,她感觉后背微凉,回头正好对上霍予幽深如海的目光。

“如今姜小姐应该称呼姜总了,业务很忙嘛!”霍予似笑非笑开口。

姜以宁听出来了,霍先生这是不高兴了。

不过这话,她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不就是许多女孩子被冷落后阴阳男朋友说的话吗?

所以,霍先生这是委屈他自己被冷落了?

姜以宁有些惊奇,又有些愧疚,立马笑脸凑过去,挽着霍予的胳膊撒娇哄人,“霍先生你这是吃醋了吗?你放心,什么事情都比不上霍先生你重要,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边说着,她还扭着腰晃了晃霍予的胳膊。

那样子,娇气又可爱。

霍予被她一撒娇,气就没了。

但是,他很受用她的撒娇,因为她骨子里的坚强,让她更多的时候习惯了依靠自己,这样姿态几乎没有过。

他装作继续生气的样子,不回应她的撒娇。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