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拯救五个渣哥,真千金手撕剧本暴富了 > 第150章 最期待的事反而成了他最害怕的事

第150章 最期待的事反而成了他最害怕的事(1/1)

目录
好书推荐:

拯救五个渣哥,真千金手撕剧本暴富了第150章 最期待的事反而成了他最害怕的事

“不打不打,我身体都还没好,医生说不能久坐的。”

老太太一边说一边观察着自己的儿子,“我这也是第一次来你这吧?要不是因为羽鹿在,你以为我稀奇来你这破房子?这才呆了一天不到你就想赶我走。”

苏羽鹿嘴角一抽,颐园可值一个多亿呢,怎么在老太太嘴里就成了破房子了。

“羽鹿啊,委屈你了,这小子从小就不招人喜欢,跟他在一起不但需要强大的心脏还需要超强的包容力,你们在一起以来你只打过他一次真的已经很不错了,要我啊,怕是每天都要揍他。”

苏羽鹿安静地听着,倒也不是她不想打,而是这人脾气阴晴不定的,这一秒对她很好说不定下一秒就能翻脸,她也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才忍住不打人的。

“老太太,其实他也没有那么讨厌。”

某人一听,不乐意了,“什么叫没那么讨厌?那意思是还是讨厌的?”

苏羽鹿白了他一眼,“能不能不要那么幼稚。”

某人拿着手里的遥控器丢了两下,一脸不高兴。

老太太看他们斗嘴,捂着嘴直乐,那么多年来,他哪里见过自己儿子这个样子。

今天过来,一是担心苏羽鹿,二是想看看他们俩的相处模式,看他们像正常小夫妻一样恩爱,那她也就放心了。

老太太起了身,“我回去了,不然某个人的怨气都要把这屋顶给掀翻了。”

苏羽鹿有点尴尬,扶着老太太送她出门,到了大门口,司机已经把车开过来打开了车门。

老太太没走,而是转过了身,“羽鹿,上次的事情,多亏你机灵,那天要不是你过去,我早就被埋在黄土下面了。”

“没事,事情过去就好了,只是现在他还住在老宅吗?”

“在,但是臣渊在西城一天,他就不敢动手,因为他怕死。”老太太笑了一下,笑容里却透着些许悲哀。

苏羽鹿垂着眼眸,也不知道怎么去劝解她。

“孩子,我们家情况很复杂,委屈你了。”

苏羽鹿心里咯噔一下,掀起眼皮就看到老太太红红的眼眶。

她经历了太多的人间冷暖,此刻心暖得不像话。

“不委屈,您注意身体。”

老太太伸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脸蛋,在佣人的搀扶下上了车。

她站在门口朝着老太太离开的方向看了很久很久,想起前世的种种,一下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中。

慕臣渊看她半天不回来,就出来找她,远远地就看到她站在风中,风吹动她的衣摆和长发,看起来透着些许凄凉。

他走过去把外套披在了她身上,低头却看到她红红的眼眶,“你哭了?怎么了?”

“没事,我们回去吧。”

她要走,他却一下抓住了她的手,“肯定有事,别瞒着我,鹿鹿。”

苏羽鹿看着他,突然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说,要跟你说我感受到老太太的一点温暖就想起前世被欺凌的事情吗?】

【同样是婆婆,一个对我百般呵护,另一个处处针对还冤枉我是杀人犯,我说了不是我,可是没人信我,就连我那所谓的老公也跟别人同仇敌忾,恨不得当场将我挫骨扬灰。】

【真是可笑,可笑。】

慕臣渊心脏猛的刺痛了一下,一下将她揽到了怀里,“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苏羽鹿把头埋在他胸口,哭笑不得,“你对不起什么,你从来没有对不起我。”

“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救了我。”

“后来你也一直在帮我,还让我赚了不少钱呢,你不用说对不起,真的。”

她一直在呢喃,慕臣渊却心痛得不像话。

自责,愧疚差点将他击溃。

他差点没忍住告诉她,在她死后他已经查清了真相,知道人不是她杀的,也知道她是被冤枉了,只是现在不能,不能。

她恨透了前世的他,现在说她肯定会跟他决裂,或许会跟他老死不相往来,他永远都不会再见到她。

他绝对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慕臣渊弯腰将她抱起回到卧室将她放在了床上,用指腹轻轻的抹去了她眼角的泪。

很温柔很温柔,像是在呵护稀世珍宝。

苏羽鹿抬眼看着眼前的人,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那天她就在想,或许跟慕臣渊就这么生活在一起,也不是不行。

现在,这种想法好像又强烈了一点。

或许,她可以试着重新开始一段感情,重新接受一个人。

她伸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腕,“慕臣渊,你之前说过的话是真的吗?”

“什么?”

“你说,只要我们做真夫妻,你就让我看你的脸。”

他的手指顿了一下,下一秒直接附身来亲吻她的嘴角,“当然,如果你愿意,我现在就可以。”

他似乎等这一刻等了很久,拉起她的手就往衣服里塞,当手指触摸到他滚烫的皮肤之时,她一下把手给缩了回来,“我只是问问,没说现在,赶紧回你房间睡觉去!”

“可惜了,我还以为今晚有好事呢。”慕臣渊叹了口气起身走出去,苏羽鹿看着那紧闭的门,抿了一下唇,拉起被子蒙住了头。

一门之隔,慕臣渊站在门外早已经是一身冷汗。

刚刚他是真怕她今晚就要圆房,那样他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明明她开始接受他了他应该高兴,可现在,因为他曾经说过了那句话,他最期待的事情反而变成了他最害怕的事,真是要命。

第二天中午,苏羽鹿起来慕臣渊已经不在家了。

“夫人,这是您当时掉在停车场的手机,屏幕摔坏了,慕爷给您买了个新的。”

“对了,您以后出门还是带着保镖吧,不然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多危险,我都被吓死了。”

苏羽鹿笑笑,“我自己能处理的,带着保镖出门太招摇了,还不自在。”

她把旧手机的卡拿出来放在新手机里,才把手机开机沈老头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死丫头!你不是说跟他在一起没有危险的吗?啊?”

“我马上派人去接你,你给我滚回来!”

苏羽鹿耳朵都要被他炸聋了,“外公,我这不好好的吗?我又不是那种任人宰割的小白兔,惹了我倒霉的是那人好吧?”

“不行,我不放心,那臭小子人其实还算不错,但是,他的仇家真的太多了,你跟他在一起太危险。”

苏羽鹿咬了口苹果,“我就喜欢刺激的人生,毫无波折的人生未免太无趣了。”

沈老头一下听出了画外音,“你的意思是你喜欢他,非要跟他在一起不可了?”

倒不是她非要跟他在一起,而是她不得不跟他在一起啊。、

可是为了稳住老头,她只能说:“是啊,我就是喜欢慕臣渊,我就是非要跟他在一起不可,你要是把我带回去,我就绝食抗议饿死我自己!”

她胡说八道了一通,一抬头就看到某人直挺挺地站在门口。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