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开局陪葬?娘娘她拉着王爷祸乱后宫 > 第46章 故技重施

第46章 故技重施(1/1)

目录
好书推荐:

开局陪葬?娘娘她拉着王爷祸乱后宫第46章 故技重施

四姨娘的话刚说完,便招来柳氏母女俩的嘲讽,商怜怜笑道:“这种东西也能入得了四姨娘的眼,也不算什么稀奇。”

柳舒艳很赞同女儿的话,便对着商国公说道:“老爷,妹妹如此喜爱,不如就给她吧,毕竟妹妹的眼光是如此独特。”

商书婉冷眼看着他们,看来在场的所有人,恐怕只有柳氏母女俩听不出其中的道道。

不过,这四姨娘是什么意思,这幅画她可是借鉴祝枝山的小鸡啄米图,按理说不会有人会喜欢这个,可四姨娘她怎么会看上这个?不会是真的喜欢吧!

不管了,梅花簪已断,今日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柳舒艳无意间看见商书婉的发髻上,竟没有梅花簪的踪迹,赶紧问道:“香儿,你家小姐发髻上的簪子呢,怎么没了?”

经柳姨娘的提醒,香儿赶忙看向小姐,只见小姐的发髻上除了配有一些流苏外,发簪竟意外消失了,看来小姐已经对发簪下手了。

“奴婢今早给小姐梳洗时,还给戴上呢,怎么会没有?”香儿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四处寻找,口中还不忘嘀咕着。

柳舒艳忽然想起她之前摔倒的地方,眼神朝那方向看去,果不其然,之前完好无损的梅花簪此刻正一分为二地躺在地上,她的眉不由得紧蹙着。

打从那药停止后,便一直让她戴着这枚簪子,没想到还差几天,商书婉就会永远的疯癫下去。

如今这簪子坏了,难道就不管了?

不行,这事不能功亏于溃,一定再想想其他办法。

“一根发簪有必要这么劳师动众?”

毫不知情的商国公实在理解不了,柳舒艳为何会执着于一根不值钱的发簪。

“老爷,你不知道,婉儿对着发簪可钟爱着呢,如今已经断了,不免有些可惜。”

说完,她走到商书婉跌倒的地方,将断成两节的发簪拿在手中,并细细观察着暗藏在发簪内的药物,有无异样。

直到里面洒落些灰色药粉,她的脸色才有些好转。

“娘亲,你怎么了?”

商怜怜似乎察觉到母亲的异样连忙上前,可当她看见母亲手中的发簪,她瞬间明白了。

“娘亲,别急,我找个时日看看这丫头的疯病怎么样了,我们再定夺。”商怜怜在娘亲的耳边嘀咕着,全被商书婉瞧在眼里。

“既然没事,你们都下去吧!”说完,商国公率先走了出去。

商书婉见父亲已离开,自己也没必要留下,便带着香儿打算离开,却没想到竟被身后的商怜怜喊住了。

“姐姐,妹妹昨日收到些好吃的东西,不知道姐姐想不想吃?”

好吃的?

她会这么好?

该不会又耍什么花招来对付自己,不管了,见招撤招先看着办。

“小姐,你说二小姐会请你吃什么好吃的?”

香儿凑到商书婉的耳边嘀咕着,希望小姐能留一点儿给她也尝尝。

“她的话你也信?你不怕她下毒啊!”

她是看出来了,这香儿一提到吃,这智商瞬间转为零。

香儿听后瞬间瞪大了双眼,连忙捂着嘴不敢说话。

“姐姐,走,妹妹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说完,她拉着商书婉的手朝着国公府的大门走去。

香儿想一路跟随着自家小姐,无奈却被柳舒艳的下人给挡住了去路。

商怜怜这是想带自己去哪儿,难不成真要出国公府。

“我要回去,回去。”

商书婉被商怜怜拉在国公府大门,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装作无措的样子躲在商怜怜身后。

“姐姐,你看,这东西可好吃了,你不信可以吃吃看。”

说完商怜怜朝着街道的角落指去,嘴角扬起了得意的笑容。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街道的拐角处,正有几只恶犬正狼吞虎咽地吃着碗里的残羹,商书婉瞬间明白了商怜怜口中的美食,看来这商怜怜又想骗自己来吃狗食。

“你们还愣在那里干嘛,还不快端来。”商怜怜见身边的丫鬟无人前去,便不停地催促着。

丫鬟们你看我我看你,始终没人敢迈出第一步,毕竟她们所要面对的是群恶狗。

当商怜怜看着她们躲躲闪闪的样子,不由地来了火,不就几只恶狗,怕把他们给吓得,于是道:“谁把那饭拿来,我就赏她二十个铜板。”

她的话刚说完,大家全往恶狗的方向奔去。

恶狗何时见过这等阵仗,立即吓得四处逃窜,反倒是给跑在最前面的丫鬟钻了空子,很快就把恶狗刚吃过的饭放到了商怜怜的脚边。

“姐姐,你也瞧见了,这份美食可不易得手,你可要好好的品尝品尝,也不枉费我的丫鬟们冒死去抢。”

说完,商怜怜一脸嫌弃的用脚将碗踢到商书婉的面前,笑道:“姐姐,这么美味的东西,你可别辜负了。”

商书婉在商怜怜的耳根嘀咕着:“我的好妹妹,你既然那么喜欢,那姐姐我怎么能夺人之喜好。”

听着商书婉的话,商怜怜瞬间瞪大了双眼,就在她想要揭穿的时候,防不胜防的被商书婉给拉跪在地。

“商书婉,你敢,你……,你这个疯子。”

还没等她说完,商书婉便将她的头按在了狗粮里。

“妹妹,难道你忘了我就是个疯子,居然你这么喜欢吃,那就多吃一些,不要和我客气。”

说完,商书婉扫了眼早已惊呆的丫鬟们,冷笑道:“我是不是在犯疯病?”

淡淡的一句话,瞬间让丫鬟们明白了过来,连连说道:“大小姐是犯了疯病,是犯了疯病。”

很好,这些丫头还算实务,恐怕平时也是被她给压榨的敢怒不敢言吧!

“既然这样,还不快进去请夫人,毕竟疯病发作,可是会害死你们家小姐的。”

丫鬟听后,纷纷跑进府里传达,一时间府外竟没有留下一个丫鬟。

“商书婉,我们居然被你给骗了。”

商怜怜咬牙切齿道。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你这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随时恭候大驾。”

“商书婉,你别得意,娘亲来了一定会为我做主。”

“是吗?我倒是很期待。”

商书婉的话刚说完,便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府内传来。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返回顶部